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7章 遭天谴,被雷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兴许,四星的大多数修炼者,都崇拜尊敬无虞、安溯游,但经历了极北之事的夜青天、夜无痕,却不希望在如此喜庆的日子,出现某些煞风景的人。

    诚然,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没人怪过安溯游。

    只是师徒情谊断罢了。

    无虞冷嗤道:“看来你还算识相,老夫会来,是你夜家的荣幸。”

    后侧,碧西双紧皱着眉头,双手蜷缩,目光冰冷,她愤怒的看着无虞的背影,咬牙切齿,深感无奈。

    这,才是无虞的真面目。

    圣贤慈善,仁义道德,不过都是虚假的面具罢了。

    安溯游只是站定在原位,并不说话。

    双眼慈祥的看着轻歌。

    好似,轻歌还是他的小徒儿。

    轻歌双眼冰寒,宝剑出鞘,她就要说话之际,嵇华忽的道:“小夜,你可得好好收着这把剑,大师说了,难得收个弟子,可得好好对待,不能委屈了。”

    嵇华背对着安溯游等人,朝轻歌调皮的眨了下眼。

    安溯游是夜轻歌师傅的事,一年多前,传遍四星,嵇华俨然知道。

    嵇华一直想不通,夜轻歌为何不肯做金蝉子的弟子。

    难道是因为她清高自傲?

    当然不是。

    她不是云巅的莲,而是泥泞里挣扎的小人物。

    直到今日在夜家大院看见安溯游,看见夜家人对安溯游的不欢迎,嵇华反应过来,兴许,是安溯游做过某些事情,让夜轻歌对师傅二字的理解发生了歧义。

    而嵇华一番话,使得夜家大院内的人噤若寒蝉。

    金蝉子的徒弟?

    圣罗城发生的事,过于局面性,并未外传。

    故此,帝国之内的人没听说过。

    就连安溯游,也是愣住。

    “金蝉子?”安溯游眉头狠蹙。

    无虞沉怒道:“夜轻歌,这是怎么回事?”

    轻歌看着嵇华一本正经的脸,又看了看愤怒的无虞,不知无虞在愤怒些什么。

    心底里,轻轻叹了口气。

    嵇华真是给了她个棘手的问题。

    如今,她自然不能矫情的说不愿做金蝉子的徒弟。

    明白人眼里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世间,大多数都是庸俗之人。

    夜青天身上的气焰顿时消失不见,他回过头,摆着一张苦瓜脸看向轻歌。

    他家孙女要不要这么会勾搭人?

    才走了个安溯游,又来了个金蝉子。

    不能忍的是,都比他这个爷爷优秀,他还想多享两年清福呢。

    轻歌并未理会无虞,伸出手,挑起黑盒里的胭脂伞。

    伞柄手感,犹如上等玉质般冬暖夏凉。

    “如何?”嵇华问。

    “蛮好。”轻歌浅笑。

    无虞见自己被忽视,脸色发黑。

    他是四星第一学院迦蓝的大长老,德高望重,走在哪里不是被人前呼后拥,何时被人如此无视过?

    不,那不是无视,是打脸。

    无虞脸上浮现讥诮,双眼里倒映出轻歌的身影,犹如微红的海棠徐徐怒放,抽根发芽渐渐生长。

    他,会把这美丽虚影用刀子划破。

    一地海棠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很多时候,无虞都在想,若不是夜轻歌的出现,碧西双不会遇见李富贵,更不会移情别恋于李富贵。

    这一切的错,都归咎于夜轻歌!

    没有她的话,他悬崖勒马发现自己心时,碧西双还会在原地等他。

    可现在,错了,都错了。

    “早便听完金蝉子的大名,只是老夫听说,金蝉子不会收徒。”无虞说道:“夜轻歌,金蝉子会收你为徒,是不是你使了什么狐媚之术?”

    轻歌拿着胭脂伞的手微微攥紧,瞳孔紧缩,幽绿之光闪烁而过,放射出凶煞狠辣的光。

    姬月虚眯起眼,危险的气息无限蔓延。

    夜青天一脸怒色。

    夜无痕把手放在腰封软剑上,蠢蠢欲动,风声鹤唳,哪怕面对灵师以上阶级的强者,也没见任何惧色,一脸战意,双眼凝霜。

    东陵鳕猛地站了起来,忧郁的双眼之中,似有黑暗之色氲成无情漩涡。

    轻纱妖坐在位置上,双腿高高翘起,放在桌面,她身下的椅子,微微往后倒,她侧过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剑拔弩张的场景。

    殷凉刹一脸冷漠,手里的红鞭却蓄势待发。

    没有人,惧怕迦蓝大长老的威仪。

    轻歌把胭脂伞放入空间袋里,目光冷凝,“只有狗才会不知所谓的乱吠、胡乱咬人,安院长,请把他带回去。”

    无虞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轻歌指桑骂槐,言下之意,说他是狗。

    如此堂而皇之,如此嚣张不可一世。

    “怎么?恼羞成怒了?看来被我说对了。”无虞狞笑,阴阳怪气的道。

    安溯游花白的眉轻轻皱着,他复杂的看着轻歌,有一缕失望之色。

    他与金蝉子有过一面之缘,金蝉子爱妻如命,青年时更是说过绝不收女子为徒的话。

    若说金蝉子收男人为徒,还有些可信。

    女人?

    基本不可能。

    故此,就连安溯游都在怀疑,夜轻歌被金蝉子收为徒弟,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轻歌不言,冷漠的看着无虞。

    多日不见,无虞憔悴沧桑了很多,眼底之下,尽是疲惫之态。

    轻歌了然,无虞今日会来北月,是来找茬的。

    他以为自己的幸福没了,她夜轻歌怎么还能与有情郎终成眷属呢?

    轻歌嘴角勾勒出一抹残笑。

    至始至终,姬月都安静的站着,置身事外,像个旁观者。

    终于,他看着无虞,笑道:“无虞长老,人呢,坏事做多了,会遭天谴,被雷劈的。”

    男人声音爽朗,与之对视的无虞却仿佛置身于地狱,四肢百骸都涌入了无边冰凉,将他冷冻,封于腐朽的千年棺材里。

    那一刻,恐惧之感,包围了这个风光一世的老人的心。

    霎时,苍穹之上,湛湛青空被密集的乌云取代,似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雷电交加,疯狂如斯,飓风卷山野,黑暗末世到来。

    姬月的双眼之中,似有暗青色的光,一闪而过。

    他像是一头蛰伏的狼,等待猎物走进血盆大嘴里。

    无虞置身深渊,无法呼吸。

    身体里的血液,无形中,仿佛被眼前的危险男人给吸干。

    天穹。

    雷声滚滚,闪电阵阵。

    暗青闪电,粗如壮汉大腿,在乌云里,缠绕成光团。

    忽然而至的奇景,使得所有人都怔愣,抬起头,惊骇错愕的看着那轰隆隆的雷和电。

    暗青光团之中,一道光,拨开乌云,俯冲而下,直劈无虞天灵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