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5章 姬月的小叔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仅如此,就连夜轻歌,此时此刻,都让在场的一些青年才俊,双眼放光。

    平日里,轻歌美则美矣,更多的却是凌厉冷锐,让人不敢冒犯,更别谈征服。

    而今,许是姬月画眉的原因,轻歌两条细细长长的眉,犹如烟,缥缈温婉,整个人多了几分书香气质,宛如佳人在水一方。

    不得不说,这样的女子,才能入男人的眼。

    但轻歌依旧与蓝芜有很大的不同。

    蓝芜双眸如水,轻歌双眼宛似淬了冰,只是人逢喜事,眼底满是浓浓笑意,嘴角一扬,恰似有百种花竞相怒放,美不胜收。

    轻歌挽着姬月的手臂,从红毯的尽头,缓缓朝前走去。

    姬月眼中尽是笑意,看向轻歌时,无尽的柔情缠绵悱恻。

    夜青天被婢女搀扶走至酒席的极端处,在其中一张椅子前坐下,接受主角的敬酒。

    夜青天旁边,还有一张空空如也的椅子。

    夜青天脸上的笑垮下。

    男方的亲人还没来。

    其他人也都发现这一幕,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话说回来,这姬公子就像是凭空走出来的一样,没有祖籍,没有家族,却异常强大,那他到底有没有家人呢?”

    “应该没有吧?要是有的话,订婚宴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不出现?”

    “什么都是王上操办,公子姬会不会太不上心了?”

    “……”

    轻歌只是挑了挑眸,便与姬月逐步走近夜青天。

    在十步开外的地方停下。

    众人皆不解。

    就在此时,赤火般的绿焰席卷夜家大院,一朵朵幽绿的花儿在纷然火焰中绽放,美丽,妖冶,高贵,典雅。

    两道身影,从绿焰之中走出。

    浊世佳公子,翩翩玉无双。

    一人着白袍,插玉冠,身材颀长,面色温润,看似无毒无害,却端着强大气场,风度十足。

    另一人身穿一袭黑袍,肩配勋章,洒下七星流苏,暗红玫瑰纹路沿着袍摆绽开,他抬起修长的双手,将斗篷掀掉,柔顺贴耳垂下的三千青丝,随风舞动,如絮轻飞。

    轻歌回过头,诧异。

    帝九君!

    帝九君身边的那个男人,冷肃倨傲的眉目间,有几分熟悉,更多的却是陌生。

    难以想象,当初那个在青石镇前拿刀要杀了她的小孩,短短时间,竟已玉树临风。

    熙子言优雅抬起手,戴着薄皮蚕丝黑手套的手,五指收拢之际,轻声响动,倏地,绿焰翕然消失。

    熙子言面如表情,帝九君脸上挂着春风之笑。

    一个如同九天之尊,一个恰似笑面之虎。

    夜府众人皆是看着他们。

    从天而降的英俊男子,让人震撼。

    两人踩着红毯,径直走去。

    站在椅前,帝九君缓慢坐了下来,笑嘻嘻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轻歌、姬月二人。

    “二位是……”夜无痕走过来,察觉到二人没有敌意,便问。

    帝九君变戏法般凭空掏出一把扇子,摇晃了几下,清脆声响起,收拢!

    “本君乃是姬儿的小叔叔。”帝九君手中的玉骨扇指向熙子言,“这位是姬儿的弟弟,来之晚,还望海涵。”

    姬月冷冷地看着帝九君。

    小叔叔?

    敢情他千辛万苦的让熙子言把这厮带来,是在他身上占便宜的?

    轻歌不由微笑。

    帝九君看似儒雅,其实就是个笑面虎。

    夜无痕讶然,其他人也都仔细打量着帝九君、熙子言,想着这二人来自哪里,只是,只怕他们如何也想不到,这两位,一个是妖域之君,一个是九界守护者!

    夜青天脸色缓和了几分,不过依旧凌厉,“他父母怎么没来?”

    帝九君面不改色,张弛有度,“姬儿的父母在三年前就已为家族壮烈牺牲,姬家早已归隐世间,不入尘世,不理纷争,家族得知订婚宴后,特让本君带来子言前来恭贺。”帝九君一本正经的拱起双手,“想来这位就是轻歌爷爷夜长老吧,还望长老能够理解。”

    满口胡话,信手拈来。

    帝九君胡编乱造,还说的让人动容,不可谓不是一种本事。

    夜青天信了,面容温和,目光慈祥,“能来即是心意。”

    此番,众人皆是在想,隐世宗族里,有没有姬家。

    想至此,世人对夜轻歌动手之前,都得掂量掂量自个儿的实力。

    也没人会想到,这都是帝九君胡乱说的。

    后来,谁知世人还真在历史洪流里找到了一个姬姓宗族,一个个便下意识认为姬月来自这个神秘宗族。

    “轻歌,该敬茶了。”夜无痕轻声道。

    轻歌点了点头,与姬月一同走上前去。

    银澜手捧托盘,檀木托盘上静置两杯茶,轻歌二人分别接过,跪在夜青天面前。

    帝九君险些一口水给喷了出来。

    他见鬼似得瞪大眼睛,丝毫不敢相信,姬月会对别人下跪,尽管这个跪礼不含羞辱。

    姬月把茶杯递给夜青天后,眼神飘飘然的瞥向帝九君。

    帝九君讪讪地正襟危坐着。

    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他与妖王一同长大,煮酒论青梅,畅谈天下事。

    彼时,妖王还只是少年,被迫下跪,他情愿被人挖去膝盖骨,也绝不弯双腿。

    帝九君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不用逞一时之意气。

    姬月说,万事蹉跎可破,唯有原则不能跪。

    他是未来的妖王,他可以受尽折磨被人压在地上,但刚硬的心,绝不能未战先衰。

    一双膝,跪天跪地,遍野黄金。

    故此,帝九君认为,没人能够让姬月跪下,更别谈心甘情愿。

    谁能料想,经年后,他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一切。

    轻歌也没想到。

    订婚宴的流程是要跪下敬茶,她已经和夜无痕事先说好,站着敬茶。

    就在方才,敬茶之时,她被姬月带着跪了下去。

    当姬月双膝碰触地面发出柔软之声时,轻歌的心,仿佛裂出了一道痕,灌入了无限温暖。

    这个男人啊,总是让她沦陷。

    越来越欢喜了

    该怎么办才好呢。

    夜青天诧异的接过茶杯,看着姬月的眼光里,有复杂之色稍纵即逝。

    他阅人无数,一眼便看出了姬月的高傲。

    故此,他多次试探考验,是希望他在轻歌面前稍微放下傲气,并不是想践踏姬月的骄傲,所以,对于敬茶礼时不跪的行为,并不会很反感,甚至认为很正常。

    但

    他跪了。

    没有愤怒,没有委屈,没有不喜,就那么心甘情愿的跪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