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4章 结百年之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与傻瓜论短长

    夜青天炸毛了。

    他闷哼一声,在酒桌前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不跟年轻人一般见识。”

    言下之意,是说墨云天幼稚。

    墨云天大怒,正要说什么,却见夜青天幽幽地来了一句,“小心我把你以前的小"qing ren"给带过来。”

    登时,墨云天蔫了,怒视了眼夜青天,发觉苏雅在审视自己,连忙讪讪地笑着,抬起手抓了抓脑袋。

    “小"qing ren"?”苏雅挑眉。

    “别听这老头胡说,我恨不得一天到晚都在你身边,哪里会有什么小"qing ren"不是?”

    墨云天讨好似的说道,还借着缝隙,警告般瞪了眼夜青天,夜青天不甘示弱的瞪回去,察觉到苏雅身上透出来的冷焰,墨云天只好偃旗息鼓,生怕夜青天再说出什么让他晚上回家跪搓衣板的劲爆消息来。

    萧如风坐在萧苍旁边,另一面是俞长老,他喝了口酒,笑道:“仅仅两年时间,轻歌就到了这个地步,太让人惊讶了。”

    萧苍点了点头,“是啊,仔细想想,这小妮子比她父母还要出色,只是不知那荣登十大公子之首的姬公子,是何许人也。”

    “想来,能入轻歌眼的,也不会太差。”萧如风道。

    当初,他、墨邪、夜轻歌,三人招摇过市,风华正茂,无涯山脉前,茁壮之树下,把酒临风,对月当歌,好不潇洒畅快。

    如今,一个依旧是萧家少主原地踏步,一个走进这片大陆的中州,向往更强的巅峰,一个已是四国之王。

    俞长老捋了捋胡子,道:“可惜啊,夜将军和阎夫人不在。”

    听见此话,夜青天眸色黯淡了几分。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他依旧记着。

    若是夜惊风、阎碧瞳还活着的话,谁又敢欺老夜家的女儿?

    夜家的二位长老,陈治、上官麟见夜青天回忆怀旧,连忙端起酒杯笑呵呵的说道:“夜兄,来,喝一杯,恭贺轻歌能觅得良人,结百年之好。”

    提及轻歌,夜青天再次眉飞色舞喜出望外了起来,拿起酒杯牛饮,甚是痛快。

    如此,二位长老松了口气。

    果然,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在夜青天提一句夜轻歌,这年迈的老人就会乖起来。

    夜无痕、夜羽在红毯中央查看参宴的宾客,把宾客们送的贺礼记录下来,送进库房。

    “西海域、圣罗城、南冥、极北……”

    夜羽点着千里迢迢加急送来的贺礼,诧然不已,“这些地域,在四星可都是顶尖的,若不是打心底的钦佩祝福,绝不会在两日之内派人送贺礼过来。”

    夜无痕点头,“的确,西海域流水珠,南冥罂粟莲,极北荒漠卵,圣罗城的宝壶,都是有价无市的珍品宝物,可见轻歌在他们心里有很高的地位。”

    极北女王被血族老祖宗带走后,群龙无首,送贺礼的人,正是当初被轻歌解救出来的囚徒们。

    “夜轻歌是人中龙凤,算这些人有眼光。”斜叉里,响起一道声音。

    夜无痕精神抖擞的拿着账簿,闻言,抬眸看去,烈日青阳之下,女子身着暴露性感的紫杉,修长双腿交叠,双手环胸,头上高高挽起一个华美的发髻,斜插一根绛胭步摇,她微微抬起下颌,薄唇微张,眼里盛满了凶光,此刻尽显高傲。

    夜无痕微微一笑,道:“的确如此。”

    “你虽不是轻歌同父同母的兄长,但在她眼里,倒是没什么两样。”轻纱妖打量着夜无痕,若有所思道。

    夜无痕眉头微蹙。

    轻纱妖撩唇,脸上笑容无限放大,“你说,我要了你,轻歌见到我是不是得卑躬屈膝的喊一声嫂嫂?”

    夜无痕:“……”

    夜羽转眸看向轻纱妖,认真打量。

    好个尤物女子。

    轻纱妖摸了摸下巴,双眼认真,“想想就让人热血喷张。”

    夜无痕身长玉立,面色寡淡,耳根子却是微微红了起来。

    轻纱妖见夜无痕羞怯的样子,“噗嗤”笑出声,她径直往前走去,擦肩而过时停下,两人近在咫尺,她修长白嫩的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别怕,放心,我还不敢随便乱动夜轻歌的人。”

    说着,轻纱妖姿态华美的走进人群,随便找了个酒桌坐下,好巧不巧,坐在殷凉刹身边。

    夜无痕回头看去,见轻纱妖入了酒席,与一桌人谈笑风生,明明谁都不认识,气氛却很融洽,是她的主场。

    她是个张扬浓烈的女人,就像是她指甲、嘴唇的颜彩。

    紫黑

    似淬了毒的花。

    轻纱妖似是察觉到什么,回头看向他,嫣然一笑。

    “兄长?”夜羽不解的看着夜无痕。

    夜无痕回过神来,“继续清点吧。”

    夜羽点了点头,狐疑的看了眼轻纱妖,而后清点贺礼。

    李沧浪、徐炎、杨智三位上将,带领屠杀军在周围巡逻,维持秩序。

    三位都是二剑灵师,四大国内,能用二剑灵师作护卫的人可一个都没有。

    许久,不见订婚宴的二位主角,有人坐不住了。

    “两位新人呢?怎么还不出来?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快让大家伙儿看看,第一公子有何等风华。”

    “……”

    也就在众人议论之时,夜家总管阿努掐着嗓子学着太监尖声道:“吉时到!”

    刹那间,所有人都安静了起来。

    四下里,死寂,落针可闻。

    循声望去。

    红毯的尽头,一对璧人,并肩走来。

    海棠红,渲染出了绰约身姿。

    男子醉玉颓山,貌比潘安,女子螓首蛾眉,明眸皓齿,两人着龙凤礼服,徐徐走来,似有苍龙逆天长鸣,凤凰展翅翱翔。

    詹婕妤看见姬月,呼吸微紧。

    “王后,怎么了?不舒服?”辛阴司看似关怀地问。

    詹婕妤摇了摇头。

    她垂下眸子,观望酒杯。

    她倾其所有想要遏制住那几近发狂的炙热感情,她以为她能从容淡定的面对,然而,当看见那个风华绝代的男人时,她依旧不能自己。

    雍容,端庄,身份,皆抛之脑后。

    不仅是詹婕妤,其他大家闺秀们的视线,也都不由流连于姬月身上。

    人呐,总是对美丽事物心驰神往。

    天性,使然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