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3章 不与傻瓜论短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东陵鳕动作优雅的端起精致酒杯,温润平和的双眸在泪痣的衬托之下,依旧忧郁成殇。

    奈何,眼底有阴鸷稍纵即逝。

    北凰余光看了眼东陵鳕,无声叹息着。

    本是世上最干净的人,也终是要踏入纷争尘世,权利漩涡。

    莲贵妃惶惧的瞪大眼,瞳孔呈现放射状,无限扩大。

    “来人,把莲贵妃带下去。”辛阴司阴测测的道:“东陵兄说的不错,今日不宜见血。”

    有侍卫要拖走莲贵妃。

    莲贵妃用力扯住辛阴司的袖子,“皇上,不要……”

    辛阴司温柔伸出手,怜惜地挑起她的下颌,“人呢,总是会犯错,有些错可以忽略不计,但有些错的代价,得自己去承受,看在你尽心尽力这么些年的份上,孤会把你的骨灰带回西寻,落叶归根嘛。”

    “记着了,下次别再乱犯错误,否则会丢掉性命的。”辛阴司浅笑,轻轻拍了拍莲贵妃的脸。

    辛阴司说话时,旁侧的詹婕妤正端着茶杯抿了口,她手指微僵,转头朝辛阴司看去,却见辛阴司似笑非笑,“王后,你说是不是呢?”

    意有所指,含沙射影。

    詹婕妤缓慢地放下酒杯,“皇上所言甚是,臣妾受教了。”

    辛阴司一笑,手一拨,拨离了莲贵妃攥着他衣袖的手,莲贵妃摔倒在地,两名侍卫便一左一右的架着她,离开。

    莲贵妃尖叫出声,却被其中一名侍卫一记手刀砸在后脖颈给劈晕了过去。

    辛阴司脸上的笑越发浓郁,“东陵兄,可还满意。”

    东陵鳕正要接话,北凰当即出声道:“既然事已尘埃落定,就到此为止吧,王上的订婚宴,可不能闹出半点不愉快来。”

    辛阴司脸色发黑,喝了口酒。

    东陵鳕不为所动。

    另一桌酒席,殷凉刹恰恰与北鹰、梁浮一桌。

    北月王朝的权贵们,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然而,桌上的氛围,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殷凉刹独自喝酒,时不时与身边的客人谈天说地。

    梁浮与北鹰虽坐在一起,但也没有腻腻歪歪,反而各吃各的,北鹰脸上的蝤蛴痕迹,看的让人作呕反胃,只是她一本正经,昂首挺胸的端坐在桌前,隐隐有将王风范。

    殷凉刹余光仔细观察了北鹰半晌,忽然发现。

    北鹰的气势,比男人还男人。

    比起她的亦正亦邪,北鹰更为英姿飒爽。

    兴许,是容貌被毁,久经沙场的缘故。

    半晌,七王爷北岭海的上前朝梁浮敬酒:“祝贺梁将军抱得美人归,不知二位何时圆满?”圆满即成亲。

    王爷好生厉害,一番话,不仅嘲笑了北鹰不堪的容貌,更是往殷凉刹脸上泼水。

    梁浮面不改色,不苟言笑,意思意思地回敬,“顺其自然。”

    北岭海笑了笑,一口酒喝完便乖乖坐回去。

    殷凉刹眉头微微抖动。

    这一桌上,还坐着怀孕的萧水儿以及云绾。

    当初,这二人与夜雪一同对轻歌压榨剥削,如今看着这恢宏壮观的盛世排场,想起夜雪的尸骨难寒,不由唏嘘。

    两年以前,只怕谁也想不到,那个人人践踏,被未婚夫嫌弃的蝼蚁,能站在这么高的位置,俯瞰众生。

    萧水儿感叹道:“如若夜雪没有与夜轻歌争锋相对,有这么一个姐姐庇佑,只怕在四国之内,都能横着走吧?”

    云绾紧抿薄唇,“仔细想想,与她为敌的,最后结局都惨不忍睹,这样看来,我们何其有幸?”

    “也是。”萧水儿低下头,抬起手,抚摸着隆起的小腹,“当时我崇拜无名,鄙夷夜轻歌,谁又能想到,风马牛不相及的她们,会是同一个人。”

    云绾失笑,“承欢快要出生了吧,日后他若是得知自己的名字是王上所取,只怕会很开心。”

    “希望如此。”萧水儿嘴角的笑意越发温柔和。

    世事蹉跎,一年又一年,万千变化,不过瞬息而已。

    未来看似很长,谁知翕然间发如雪,面沧桑?

    夜青天红光满面,穿着质地上好的灰白锦袍,腰间一条胭脂玉腰封,雪色头发整整齐齐地被高高束起,充满了精神气儿。

    他单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不断的捋着花白的胡子,一双眼睛笑嘻嘻的眯了起来。

    “夜老头子,赶快把你那孙女婿拿出来溜溜。”萧苍笑道。

    墨云天翻了翻白眼,“再好也比不过我家那小子。”

    “这一年多以来,邪儿一直在落花城,不知今日会不会过来。”苏雅担忧的道。

    墨邪的心思,两人都清楚。

    身为墨邪父母,他们更懂得的是,墨邪看似是流里流气吊儿郎当的痞子,实则重情重义有血有肉。

    就拿他与夜轻歌的感情来说,朋友以上,恋人未满,是兄弟手足,更多的却是一种鸦杀尽的羁绊之情,能够毫不犹豫的为彼此付出生命,翻山倒海,没有任何负担。

    “你家那小子,都成为人家干儿子去了。”夜青天鄙夷的道。

    墨云天脸色铁青了一阵后,愤愤然的反唇相讥,“小子的干爹可是落花城城主永夜生,这是小子的福气,多少人都羡慕不过来。”

    “小心人家把你儿子拐跑,去永夜族认祖归宗,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夜青天冷言冷语。

    墨云天面上仿佛被泼了一层墨般黑了起来,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本该是很骄傲的一件事,怎么到了夜青天嘴里,就那么阴阳怪气?

    墨云天怒了,“你这是嫉妒!嫉妒!!”

    夜青天目光淡淡,极其不屑的扫过墨云天的脸,而后一脸怔愣的挑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又一本正经的指向墨云天,“老夫?嫉妒你?老不死的,老夫看你是快要临终了,脑子都不清醒了吧?老夫得天独厚,有如此优秀的孙女,还羡慕你家那乱认干爹的臭小子?”

    墨云天:“……”

    苏雅浅笑,挽住自家丈夫的臂膀,“永夜生是落花城城主,能认邪儿为义子,是邪儿的荣幸才对,莫要怄气。”

    听得夫人的话,墨云天哼哼了几声,恶狠狠瞪了眼夜青天,这才傲娇的收回视线,“不与傻瓜论短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