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1章 画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所有人都离开后,屋内死寂。

    嘭

    半敞开的大门,忽然自动关上。

    轻歌一转身,就落入了温暖怀抱,男人强劲的手,狠狠地搂着她,紧紧相拥,恨不得把她揉进骨血里。

    姬月低头,隔着衣料在她肩头重重咬了口,恶狠狠的道:“北凰?东陵鳕?墨邪?为你们老夜家开枝散叶?嗯?”

    最后一个字,尾音拖得很长,富有磁性,充满危险。

    轻歌轻咬下嘴唇,欲哭无泪,夜青天真是害惨了她。

    姬月哼了声,“想都别想,你们老夜家,有我一个就够了。”

    “说的没错,老夜家能有妖王做女婿,是积了八辈子的德。”

    轻歌谄媚得顺着姬月的话说,一双清寒的眼,此刻轻眯起,闪烁着狡黠之色,仿佛是最璀璨的星辰,动人心弦。

    姬月怔愣在原地。

    再次拥紧她。

    “真不想走。”姬月无奈的道。

    轻歌半垂下眼。

    如果在两年前,她初来四星,谁都不认识,却深爱着这个男人,那么,她会直接和他去无争之世。

    可世间,哪有那么多如果。

    她与姬月的双肩上,都有各自沉甸甸不可卸掉的责任。

    两人在浴池里清洗过后,爬上了床,正要休眠,房门被人敲响,门外响起了银澜清冽的声音,“小姐,大长老说,订婚宴上,男方也得派个能说得上话的长辈过来。”

    轻歌皱了皱眉。

    姬月是妖域的人,一时半会儿,去哪儿找长辈过来?

    “跟大长老说,明日会有男方的亲人过来,不必担心。”姬月道。

    银澜听见姬月的声音,愣了下,随后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哪里来的亲人?”轻歌不解的问。

    “明日你就知道了。”姬月嘴角挂着神秘的笑。

    轻歌挑了挑远山般的眉头,见姬月不说,索性也不问。

    反正,明日就见分晓了,不是么。

    一夜无眠。

    次日,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映照大地时,整个大陆都亮了起来,崇山峻岭,恢弘城堡,雕梁画栋,在云巅之中,若隐若现,霞光万丈!

    夜家大院,渲染了厚重艳丽的喜庆红。

    酒席摆了一桌桌。

    大门打开时,便有源源不断的宾客前来。

    这些宾客,皆是各国的贵族,不仅如此,最为富饶的圣罗城、海域辽阔的西海域以及被称之为鬼城的南冥,都派人送了贺礼过来。

    比之当初梅卿尘许下惊动四国的婚礼,这才是,真正的盛世。

    整个大陆都在沸腾,无数人竞相涌来北月。

    登时,小小的北月城异常拥挤,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那等气势,让人望尘莫及。

    无数深闺小姐们,都欣羡着,可转眼一想,这场订婚宴,主要是靠夜轻歌的势力在支撑,而不是靠男人!

    也就是说,她如今所拥有的,都是她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打下的江山,不是免费午餐,也不是天上凭空掉下的馅饼。

    光鲜亮丽背后,是血一样的祭奠和不为人知的泣泪故事。

    一大早,便有人把订婚宴的礼服送去了风雨阁。

    以四星的规矩,唯有成亲才能穿正红喜袍,订婚宴得着海棠红礼服。

    两套礼服,由四国中的顶尖绣娘连夜赶制出来,用的皆是最上等的布料,譬如彤云绸,蜀山绣,清云缎。

    女士礼服外袍后部绣着展翅翱翔的凤凰,外袍上方,衔着灰色狐裘,披在肩口,浓密贵气的毛发缠着白皙脖颈,映着精致脸庞,格外雍容,在袖口处,用金丝银线勾勒出富贵牡丹,花开一季;

    而那男士礼服,绣着狂傲的赤色龙,一双炯炯有神的龙瞳,精光四射,有君临天下之风范,锦绣山河之气度。

    穿好礼服后,轻歌坐在梳妆镜前,妆娘正要为她上妆时,姬月接过了螺子黛,微微弯腰,为心尖的人儿描眉,勾勒出远山的形状。

    轻歌抬眸。

    姬月勾了勾唇角,“别动。”

    轻歌安静下来,细细端详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男人穿着内敛而浓烈张扬的礼服,赤色的龙儿绕着躯体缠上几圈,三千青丝用紫玉冠束起,鬓若刀裁,剑眉星目,眼尾轻微挑起邪肆的弧度,本该是正气浩然之人,偏生有一双阴诡异瞳,显得整个人都邪佞如狐,阴气森然。

    兴许因为是大喜的日子,男子眉眼含笑,面如冠玉,丰神俊朗,如沐春风般,少了几许邪佞狷狂,多了些红润欢喜。

    两条眉黛画完,姬月饶至轻歌身后,双手环着她,“如何?”

    轻歌挑起眸子,朝铜镜看去,姬月画的眉,多了些女儿家的娇媚温婉,掩盖了她本来的凌厉。

    不得不说,姬月画的很好。

    就连站在旁边的妆娘,都暗暗称赞。

    “怎么画的这么好?”轻歌皱起眉。

    姬月笑:“画的好还不好吗?”

    “你以前帮谁画过?”轻歌问。

    “你是第一人。”

    姬月垂下手,曲起食指,在轻歌圆润的鼻尖上轻轻一刮,“你夫君我无师自通,天赋异禀,区区描眉而已,难得到我?”

    说话间,男人又恢复了狂妄的姿态。

    依旧是那个不可一世尊贵逼人的妖王。

    轻歌咧开嘴,笑得一脸粲然。

    姬月低下头,在她脸上偷了个香,而后喜滋滋的去了一旁。

    妆娘见此,连忙上前为轻歌上妆,将精致润色的胭脂,涂抹在轻歌脸上,眼尾处抹着淡淡橘红的颜彩,远远看去,美人如画,勾人心魄。

    妆容完毕后,妆娘拿着牛角梳,为轻歌把头发给捋顺来。

    一面梳,一面说,“王上的头发,真的很美,像雪一样呢。”

    “是吗?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像个怪物。”轻歌心情尚好,嘴角一直上扬,从未垮下。

    妆娘讶异。

    她本以为轻歌不会理她。

    她算是四国之中最为顶尖的绣娘,为各种各样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妆扮过,无不都是些娇气的女儿。

    就算脾气好些的,也都自认清高,因身份而带来的优越感,不会给他们这些奴才们好脸色看。

    脸上的妆没有比过别家的姑娘,甚至会特意找来妆娘的茬,简直苦不堪言。

    妆娘回过神来,打趣儿道:“王上说的这是什么话,世间哪会有如此好看的怪物不是?”

    轻歌眯起眼睛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