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30章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厨房送来了山珍海味,一一放置在桌上,夜青天饿了很多天,完全不顾形象的坐在椅子上狼吞虎咽。

    轻歌时不时的递上温水:“爷爷,慢点儿,别噎着了。”

    夜青天将嘴里的食物囫囵吞下,而后接过水杯,一口咽下。

    门外,脚步声接连响起。

    夜无痕、夜羽赶至风月阁,身后还跟着二长老陈治和三长老上官麟,几人看见夜青天,泫然欲泣。

    “爷爷。”

    夜无痕连忙走上去,夜羽红着脸跟在后边。

    夜青天往嘴里塞了块红烧肉,抬了抬眼皮,瞥向夜羽通红的眼睛,“哭丧呢?老头子我还没死。”

    “爷爷回来,我应该高兴才对。”夜羽擦了把泪。

    夜无痕佯怒道:“爷爷,你太不让人省心了,说走就走,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算不想商量,好歹去了外面也得报个平安吧?”

    夜家的三个孩子,包括轻歌在内,都是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长辈,怕就只剩下夜青天了。

    “老夫去如厕也得跟你通风报信?”夜青天满眼鄙夷。

    众人:“……”

    夜无痕苦笑,酸涩间满是温暖。

    爷爷还能开玩笑,说明病情没那么严重。

    “轻歌,傍晚我让人采集了爷爷最爱吃的龟苓膏,你与我一同去拿过来吧。”夜无痕道。

    轻歌双目幽深,她看了眼夜无痕,旋即点头。

    两人走出风月阁,站在长廊上。

    夜色妖娆,清风徐徐。

    夜无痕负手而立,背对着轻歌,他看着廊外倒映月色波光粼粼的湖水,道:“爷爷失踪前的那几天,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时常去酒窖里,数着梅子酒的坛数,生怕被人窃了去,爷爷说,他要存好五百八十坛梅子酒,这是个吉祥的数字,至今为止,他足足藏了五百七十九坛,还差一坛。”

    说罢,夜无痕回过身来,看向轻歌。

    轻歌脊背轻靠廊柱,侧着脑袋,半眯起眼。

    夜无痕继续说道:“爷爷失踪后,我第一感觉便是他去寻最后一坛梅子酒了,可派人找遍酿酒坊,酒馆,都不见爷爷踪影,之后,我以为我想左了,可你说,爷爷是在四星南部找到的的,我才想起,二长老曾嘀咕过一句,‘还年过两百的老仙人,酿出的梅子酒就有那么仙?’

    想来,爷爷很早之前就想去天寒地冻之地,找那老仙人为你酿一坛梅子酒,可老仙人性格古怪,诸多贵族散尽钱财,倾家荡产,也不见老仙人酿一坛。”

    轻歌垂下眸子,“爷爷成功了,老仙人为他酿了一坛。”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是应该的。”夜无痕道。

    他往前走了一步,靠近轻歌,“你知道吗,你就是爷爷的良药,你离开的这段时间,爷爷终日提心吊胆,就连做梦都是你被人推下深渊的场景,他怕你重蹈夜惊风的后路,他怕白发人送黑发人,日日如此,天天如此,导致他病情加剧,疯狂的想要收藏梅子酒,为你祈福,望你吉祥,可爷爷他本就不是个封建人,为了你,却不得不深陷迷信。”

    “轻歌,我真羡慕你。”

    轻歌叹了口气,她走上前,伸出双手,轻抱了夜无痕一下后收回手垂在身体两侧,往后退了一步,道:“兄长,我们都一样,不是吗?”

    夜无痕哑然,旋即失笑,“的确。”

    停顿了会儿,夜无痕真挚的说:“轻歌,我是你唯一的兄长,你且放心,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夜家,就是你的依靠。”

    “谢谢你,兄长。”

    “走吧,去取龟苓膏。”

    两人取了龟苓膏后,回走风月阁。

    夜青天酒足饭饱,打了个响嗝,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

    “夜兄,明日轻歌就要订婚了,你可得好好准备一番。”三长老上官麟如是道。

    “什么?订婚?”

    夜青天炸毛了,拍桌而起。

    上官麟缩了缩脖子,“宾客名单都已拟定好,只等明日吉时了。”

    夜青天黑着脸,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姬月,“你这臭小子,贼心不改,简直胆大包天,尚未经过老夫同意,就想着先斩后奏了?”

    “那你同意吗?”姬月双手环胸,慵懒地站在一侧。

    “当然……不……”夜青天正要斩钉截铁的拒绝,一转眼,就看见轻歌、夜无痕二人走了进来,夜青天不悦的闷哼了一声,道:“老夫勉为其难的同意。”

    轻歌无奈的笑,“爷爷,你劳累了好些日子,先回去休息吧,订婚的事宜,兄长与皇上都准备好了。”

    “这还没嫁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嫌弃我老人家了。”夜青天嚎啕:“老夫怎么这么命苦啊。”

    轻歌:“……”

    干咳了一声,轻歌走近安慰道:“爷爷,别闹。”

    夜青天对着轻歌挤眉弄眼,“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爷爷以后会多给你物色些俊美男子,若是这厮敢对不起你,咱家换条船上。”

    姬月:“……”敢情他妖域之王就是条破船?

    若非这老顽童是夜轻歌尊敬爱戴的爷爷,姬月真想一脚将他踹至十万八千里远。

    屋子内的其他人看着姬月的目光都异常怪异,那样子,好似姬月头上不知绿了多少。

    姬月嘴角抖动了几下。

    轻歌失笑,把夜青天扶了出去。

    夜青天一面走出去,一面跟轻歌说:“东陵啊,墨邪那王八羔子啊,北凰啊,都很不错,咱不介意全收了哈,给我们老夜家开枝散叶,多生几个白嫩白嫩的大胖小子”

    陈治、上官麟二位长老只装作不认识这为老不尊的老头子。

    轻歌额上似有一排黑线落了下来,只觉得被老爷子给雷的外焦内嫩。

    终于送走夜青天,轻歌整个人儿都松了口气。

    屋内除了轻歌小俩口外,还有夜无痕、夜羽以及轻纱妖。

    夜无痕与夜羽走了出去,走至玄关处时,夜无痕回头,看向轻纱妖,道;“姑娘应该还没吃晚饭吧,不如随我来?”

    轻纱妖一愣,又看了看轻歌二人,知道夜无痕是想支开自己,给屋内的小俩口留个空间。

    轻纱妖率性的迈起修长双腿走了出去,短薄的紫色衣衫衬得她妖冶性感,千娇百媚,紫黑色的薄唇微微抿起,蛊惑人心,别有一番滋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