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29章 爷爷,我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轻歌僵直着身体杵在那里,几近落泪,可双眼却无比空洞清寒。

    晏院长道:“医师说夜长老这个动作保持很久,如果再不松开的话,肌肉神经很容易麻痹,可我们也不敢用强,夜长老无论如何也听不进我们的话。”

    轻歌深吸了口气,“我来吧。”

    她抬起脚,朝夜青天走去,温柔的坐在床沿。

    轻歌伸出手,安抚小孩般拍着夜青天的后背,“爷爷,我回来了。”

    夜青天猛地一回头,满脸怒气,当看见轻歌时,整张脸都变得异常平和慈祥,竟是咧开了一抹笑,献宝似得把酒坛推送至轻歌怀里,“歌儿,你最爱的梅子酒,喝喝看。”

    轻歌咬了咬唇,她掀掉坛口的布条,捧起酒坛仰头便喝了口,醇香清润。

    “好喝吗?”夜青天眼巴巴的看着她。

    轻歌笑得比哭还难看,“好喝。”

    “那就好。”

    夜青天松了口气,生怕她说一句难喝。

    轻歌紧握住夜青天冰凉的手,“爷爷,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回家。”

    夜青天笑得犹如孩童,他把布条塞回了坛口处,捧着酒坛,起了身,一扫适才的黯淡无光,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了起来。

    晏院长看见这一幕,只觉得无比的神奇。

    “晏院长,辛苦了。”轻歌拱起双手,抱拳道。

    晏院长微笑,“能为夜姑娘做事,晏某求之不得。”

    轻歌嘴角扯开浅浅淡淡的笑。

    不论如何,晏院长与轻纱妖,这一次帮了她很大的一个忙。

    轻歌扶着夜青天走过姬月身边时,姬月眉头紧蹙,目光复杂,似是纠结了许久,才暗暗做下决定,走过来,站在夜青天的另一侧,扶着夜青天。

    轻歌眸光微动。

    妖王的尊贵傲气她懂。

    姬月只要对她一个人好,她就已很满足了,从未奢求过,姬月会服侍她身边的人。

    姬月满脸别扭,除了夜轻歌外,他还从未如此对待过任何人。

    最关键的是,某人还不领情。

    夜青天嫌弃的一甩手,独留姬月风中凌乱。

    干咳了一下,姬月继而默不作声的扶着夜青天,任劳任怨。

    夜青天转过头,怒气冲冲,“老实交代,这么巴结老夫,是不是对我孙女有非分之想。”

    姬月:“……”

    简直一针见血啊!

    要是不对你孙女有非分之想,小爷会巴结你?姬月暗暗腹诽。

    不过,姬月还是厚着脸皮上去扶了。

    夜青天这会儿眼神柔和了几分,看着姬月的眼神之中竟有欣赏之色。

    轻歌不懂了。

    夜青天时而精明,时而糊涂仿佛只记得她一人,譬如现在,无理取闹时又像是在故意试探姬月的真诚。

    此刻,姬月虔诚的看着夜青天,认认真真的道:“老头子,你应该感谢本座对你孙女有非分之想,不然你八辈子都等不到本座来巴结。”

    众人:“……”

    轻歌嘴角抽了抽。

    一老一少,咋还杠上了呢?

    夜青天撇了撇嘴,泪眼朦胧的看着轻歌,灰浊的眼眸里,竟是透出水汪汪,“孙女儿,他欺负我这个孤苦无依的老头子。”

    轻歌:“……”

    姬月:“……”

    晏院长站在旁侧,微笑的看着这一幕。

    在夜轻歌没来时,夜青天执拗顽固,似个偏执疯子,可当夜轻歌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又是那个极为护短时而不正经的夜家大长老了。

    晏院长不由想。

    亲情,还真是感觉很奇妙。

    随后,姬月一手搂着轻歌,一手提着夜青天,回北月。

    夜家。

    轻纱妖在府邸里闲逛了一圈后回到风月阁,才打开大门就看见走来的轻歌,轻纱妖一愣,“轻歌,你不是去南部了吗?”

    轻歌点头,“刚回来。”

    轻纱妖:“……”

    轻歌绕过轻纱妖,走出风月阁,对站在门外的银澜吩咐道:“去跟家主、二小姐、二长老、三长老几位说一声爷爷回来了,顺便让厨房做一些爷爷爱吃的菜送到风雨阁来。”

    银澜怔愣住,片刻后,俏脸涌上狂喜,“大长老回来了?”

    轻歌莞尔,点了点头。

    银澜笑着转身就走,去传播这个美好且让人振奋的消息。

    轻歌回身要往里走,却看见轻纱妖呆若木鸡的愣在那里。

    轻纱妖不可置信的抬起手指着轻歌,“两炷香不到的时间,你们就从北月到南部去了个来回?”

    “秘密。”

    轻歌知轻纱妖为何震惊,只说了两个字后便往屋内走。

    轻纱妖抿了抿唇,颇为感激。

    若姬月如此强大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将会引来杀身之祸,可夜轻歌并未对她隐瞒如此机密,是不是把她当成自己人呢?

    轻纱妖心头泛起微妙之感。

    顿了顿,轻纱妖跟上轻歌步伐。

    屋内,姬月板着脸不苟言笑的站在一侧,夜青天寻了个好地方把老仙人酿的梅子酒藏好后,兴高采烈的拍了拍手。

    一回头,便看见姬月面瘫似得脸。

    夜青天不悦的皱起眉头,走上前,站在姬月面前,伸出枯老的双手,捏住姬月的脸颊,分别用力往两边扯去,嘴里还念叨着,“笑一笑,十年少,年轻人就得多笑笑,不然老了变成秃头,我孙女就得改嫁了。”

    姬月:“……”

    当夜青天的双手触碰姬月脸颊时,姬月眼底无意识闪过一道杀意,他目光漠然的看着老人的脸。

    然而,听见老人说轻歌得改嫁时,姬月竟是恼羞成怒,鬼使神差般的咧开嘴笑了。

    夜青天拍了拍姬月的脸,欣慰的说道:“乖!真乖!”

    姬月:“……”

    轻歌二人前来时,便看见这诡异的一幕。

    轻纱妖诧异的看着姬月。

    她以为,这是一个异常霸道冷情无心的男人。

    原来,当高高在上的王动了情后,是如此模样。

    轻纱妖又看向在姬月脸上为非作乱的夜青天。

    想来,是爱屋及乌吧。

    轻纱妖忽然羡慕,羡慕轻歌身边有一个这样情深意重的男人。

    姬月看见轻歌,犹如见到救星,眼睛里迸射出两道光,就差没写着“救我”二字。

    轻歌笑了笑,双手环胸,倚靠着门楣,歪着脑袋,不怀好意的道:“听爷爷的,多笑笑,不然人到中年后秃顶了,我就得改嫁。”

    姬月的脸完全黑了。

    双眼里却满是无奈宠溺和悱恻柔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