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26章 一妻多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东陵鳕走进清凉殿,站在不远处,面朝轻歌,双手拱起,不卑不亢,慢条斯理的作揖,“王上,好久不见。”

    “东陵兄,好久不见。”

    轻歌微笑,举起酒杯,隔空相敬。

    东陵鳕走至檀木桌前,端起夜光杯,填上女儿红,对着轻歌微晃了晃后仰头痛喝,一口饮下。

    辛阴司瞅了瞅东陵鳕,不怀好意的眯起眼睛,看向轻歌,问道:“王上,听说你要订婚,时间就在明日。”

    “的确如此。”轻歌淡淡应了声。

    辛阴司道:“那么,孤就恭贺王上与姬公子白头偕老,相濡以沫。”

    “借你吉言。”

    轻歌沉默了会儿,又说了句,“认识司兄这么久,司兄终于说了句人话,同样恭喜司兄。”

    轻歌端起酒杯,笑着饮下。

    辛阴司:“……”

    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他本意是想让东陵鳕黯然神伤难堪狼狈,怎知却让他自己抬不起头来了。

    不得不说,四国王毒舌的本事,日益见长。

    辛阴司打算,以后绝不与夜轻歌争锋相对,就算是在路上遇见了这尊大佛,也要绕道走。

    东陵鳕弯下身子,优雅地坐在狐皮椅上,他摇晃着手里的夜光杯,酒水荡漾,激起涟漪,华光流转间,他眸色暗沉。

    许久,他勾唇一笑,伸出手,再次朝轻歌敬去,“轻歌,恭喜。”

    轻歌哑然,心思惆怅。

    她端起酒杯,与之相碰。

    东陵鳕一杯接着一杯喝,醉眼朦胧,“轻歌觅得良人,好,真是太好了。”

    他脸上堆起灿烂的笑,却掩不住那忧郁之色。

    东陵鳕酒量不是很好,轻歌想要阻止,却不知该以何种身份。

    夜轻歌只有一个,心也就那么大,她给不了太多。

    辛阴司嘿嘿笑了几声,“孤听说,史书上记载,很久以前,是女权主义,一女多夫呢。”

    东陵鳕眸色冷锐了几分。

    轻歌皱紧眉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辛阴司:“……”他好歹也是一国之王,不说尊敬爱戴,好歹给点面子行不?

    嘭的一声,东陵鳕蓦地站了起来,面如冬雪,他长臂抬起,手中夜光杯里的酒水,洒了辛阴司一脸。

    辛阴司彻底怔愣住,他讷讷的朝东陵鳕看去,男人此刻逆着流光,脸色阴寒,眸光虽悬着忧郁,但更多的却是森然。

    在辛阴司的印象里,东陵鳕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清贵和煦,站于尘世之外,别说发火,连声音都不会刻意抬高。

    直到这一刻,辛阴司才猛然反应过来,东陵鳕这种人,如若发火,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此刻,辛阴司一阵胆寒。

    “辛王,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切忌。”东陵鳕把夜光杯放下,转身便走。

    一妻多夫?

    不,高傲如他,尊贵如他,即便不曾走进她心里,也不容许这种局面出现。

    轻歌目视东陵鳕远走,再看狼狈不已的辛阴司,冷嗤道:“如此,你可满意了?”

    “辛王,不要随意招惹东陵,他是心思纯净之人,可他一旦怒了,绝对让你肝胆俱颤。”一直保持沉默的南皇国王沐七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辛阴司黑着脸,酒水沿着碎发滴落,他胡乱擦了把脸,双目阴狠。

    此时,北凰才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北凰看了眼淋成落汤鸡的辛阴司,问道。

    轻歌抿了口酒水,不咸不淡的说:“这厮惹得东陵不快。”

    北凰了然。

    经过这些日子与东陵鳕的接触,他深知这是属于天底下最干净的男子。

    但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狼有暗刺,窥之则杀。

    若是有人触及他的原则,他便会化身为修罗血狼。

    花开两面生,人生佛魔间。

    北凰直接忽视掉辛阴司的臭脸,面向轻歌,一本正经,讨论正事,“订婚之后,你必须尽快赶去玄月关,粮草兵器我都以三十万兵马的数量运往玄月关,国库为你打开,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轻歌余光看了眼辛阴司,道:“三十万兵马的数量?会不会太多了?当真运往去了玄月关,只怕北月有危险了。”

    “只要玄月关守住即可。”北凰道。

    沐七略微思索了会儿,也道:“玄月关是主战场,至于东陵、西寻、南皇,我们暂时能够抗住。”

    “也好。”

    轻歌道:“北月还有三十万可调动兵马,任君差遣。”

    “王上美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沐七儒雅道。

    “来人,还不带西寻王去换件干净衣裳。”轻歌瞥了眼辛阴司,道。

    有婢女上来,辛阴司牙齿咬得咯咯响,恼怒地甩了甩袖后,与婢女一同离开。

    直到辛阴司走后,轻歌才一脸凝重,严肃的道:“皇上,粮草、兵器先压在国库,以备不时之需。”

    北凰愣了下,“压国库?那屠杀军在玄月关吃什么?用什么?”

    “这个我自有安排。”

    轻歌道:“不过,不可透露任何消息出去,为了掩人耳目,粮草还是要运用的,只是运粮草的板车上,放置别的东西……”

    “你这是……”沐七蹙眉。

    “百国联盟会以为北月粮草空虚而放松戒备。”轻歌道。

    北凰道:“要瞒着西寻王?”

    轻歌点头,“重要机密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他背后有人,虽说不是百国联盟的人,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谁知他会不会在关键时刻插一脚,使绊子?”

    辛阴司的主子是冥千绝。

    如今,冥千绝死而复生,展开计划,辛阴司也就越发不可信了。

    “好。”北凰、沐七对视一眼,应下。

    “话已说完,那我就先走了。”轻歌起身,朝外走,站在殿外的青石板上,忽的回眸一笑,“哦,对了,明日是我的订婚宴,二位可不能缺席。”

    说罢,她步上金撵,摇摇晃晃顾盼神飞间便已消失在清凉殿……

    路过御花园时,却是遇见詹婕妤、殷凉刹。

    詹婕妤看见轻歌,双眼微亮,撸起裙子,小跑过来,面露喜色。

    骄撵停下。

    轻歌依旧坐在金撵上,面色淡漠,看向詹婕妤。

    詹婕妤双眼里流露出复杂情感,她几乎脱口而出,惊喜的问:“轻歌,姬公子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