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4章 明王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拿出空间袋递给夜青天,“爷爷,打开看看。”

    夜青天不解的望着一副神秘模样的轻歌,他从空间袋之中拿出一把漆黑的刀,墨色的光华四射耀眼夺目,弥漫于整座长老殿中,刺人眼球,不敢直视。

    黑暗中,一点星光拨开夜幕逐渐出现,慢慢地,无数星辰密布。

    当夜青天把那黑色大刀拿在手中时,自有一股磅礴气势,君临山河之感涌入胸口,恨不得破体而出,夜青天的手不断颤抖,刀身震颤,龙鸣之声震耳欲聋,威风凛凛。

    龙鸣、星辰……

    尽管夜青天满头白发,人世间的沧海桑田早已经历过,可当他看见这把刀时,还是忍不住震惊。

    陈治与上官麟对视一眼,皆是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惊讶之色。

    黑光褪去,刀身不再颤动。

    “轻歌,这刀是哪里来的?”夜青天心口紧缩,问道。

    轻歌道:“这是我炼制的明王刀。”见夜青天不仅没有任何喜悦之情,反而一脸悚然,轻歌不由的疑惑了,这刀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她下午炼制明王刀的时候没有任何分神,所以也不知道炼制过程中的声势有多么浩大。

    “你炼制的?”上官麟讶异道:“轻歌,你会炼器?”

    轻歌点头,“今天刚会的。”

    “什么阶段?”

    轻歌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人级中期。”

    上官麟:“……”

    “第一次炼器就能炼制出人级兵器?”陈治震惊了,他怎么就不知道炼器这么简单?

    “不仅是人级兵器那么简单。”上官麟语气沉重,陈治不解,上官麟便道:“你可知道明王是什么?”

    “明王?”

    “明王是上古时期的一头恐龙,上古时期,明王一统大陆指点江山……”上官麟道。

    闻言,陈治先是不解,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震愕的望着轻歌,“难不成今天下午的星辰和龙吼之声是轻歌炼制兵器时制造出来的。”

    夜青天凝视着手中的明王刀,刀身沉重古朴,漆黑如墨,没有任何的花哨,但此刀一出,必取人性命。

    “这刀之中有明王卵和星辰铁两种材料。”夜青天望着轻歌,喜道:“不愧是我夜青天的孙女,第一次炼器就敢用明王卵和星辰铁这两样煞性极强的材料。”

    轻歌不解,她用的材料是林尘留下的炼器书中写着的,林尘之前也炼过。

    脑海之中,一道电光闪过。

    并非是林尘的天赋不行,而是以他的身份,无法凑齐需要的材料,要知道,那本书中的每一样材料都弥足珍贵,就算是夜家的总管,也难以凑齐,所以他每次炼器都会缺少材料。

    上官麟与轻歌说了下午朝阳与星辰同在以及恐龙之声响彻北月的事情后,轻歌自己也是特别诧异,她只是炼个器,怎么就弄的不得安宁了……

    “轻歌,这把刀你放在身上。”夜青天将刀放进空间袋之中,再把空间袋放在轻歌手上,他望着轻歌,道:“我拿不起这把刀。”

    轻歌蹙眉,“爷爷,这是我特地为你炼制的。”

    “你拿着。”夜青天道:“明王刀蕴有远古强者之魂,爷爷我不够资格拥有这把刀。”

    无可奈何,轻歌只好把送出的刀收回来,再与上官麟几人聊了几句后就离开了长老殿;顷刻间长老殿内就剩下夜青天三人,夜青天负手而立,鹤发苍颜,神态严峻的像是在面临生死之战,他背对着上官麟二人,望着长老殿横梁上悬挂着的夜明珠。

    夜明珠的白玉光华在夜青天的眼瞳之中绽放,诡谲美丽,却见他道:“上官,老陈,此关轻歌性命,绝对不能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青天,惊风生了个了不得的女儿。”上官麟上前,拍了拍夜青天的肩膀。

    陈治道:“夜兄,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了,轻歌有这么大的能耐,我们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夜青天默然。

    他从未想过那本古书上说的异象之人,会是自己的孙女,不论是真是假,也不论轻歌是个废物还是惊世天才,都是他夜青天的孙女。

    有他夜青天在,谁也别想欺负他孙女!

    清风明月,夜半无人。

    辽阔的练武场上唯有风声呜咽而过,一盏青灯亮起,光芒昏暗,轻歌手拿明王刀在乾坤石旁梅花桩上练武。

    刀光闪闪,夜影重重,轻歌脚尖点地,身子横空跃起,翻了个后空翻后单脚安稳的落在地上;身后,刀芒如电光般炸开,乾坤石被刀芒余波刮到,竟是起了几丝裂缝。

    轻歌轻瞥了眼脚下的梅花桩子,眸光一闪,凝起,脚下的梅花桩完全入了土地,化为平底。

    啪啪啪——

    拍掌之声赫然响起,暗夜之中,徐徐走出一道颀长的身影,那人身罩蓝衫,风流倜傥,浊世佳公子,浓郁的夜色里,男子的五官没入阴影里。

    “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离开的灵气还能如此强悍。”夜无痕道。

    这个世界,这片大陆,甚至于宇宙寰宇,每个人实力和强大的基础是灵气,灵气给以他们自信,使得他们拥有强大的灵气,换而言之,他们没有了灵气,就不堪一击。

    轻歌缓慢擦拭着手中的明王刀,刀刃锋锐无比,寒光轻闪。

    丹田恢复后,她就一直在锻炼身体,为了让灵魂与身体达到更高的契合度,她基本上每晚都会来练武场炼至后半夜。

    虽然灵气能让她强大,但古武和格斗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两样是华夏五千年的积累,实打实的功夫,一招一式都有讲究。

    如夜无痕所说,她想的是,就算有朝一日,她的丹田再次破碎,届时,就算如此她也不是个废物。

    “夜家的少主原来这么闲。”

    轻歌将刀扛在肩上,侧着脑袋,一抹碎发遮住了深邃的眼瞳,她笑望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子。

    “美人在侧,不闲也得闲。”夜无痕道。

    “听说今日你在长老殿为我说了话,歇了。”

    “是夜羽让我去的。”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