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11章 那个女人,是魔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真是个傲娇的老头呢。

    轻歌心头有种微妙的感觉。

    嵇华尴尬的干笑了几声,凑在轻歌面前,轻声道:“金蝉大师淡泊名利,一生除了追求妻子以外便是发掘炼器精髓,他是看你炼器实力着实不错,且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已是人级巅峰,与地级炼器师也不过一层纸的距离,他想助你成为真正的炼器宗师,没有坏心,小夜,不论你是否同意,在我心里,你都已经是我的师妹了,时间还早,来日方长,道路一条,各奔南北,小夜,告辞。”

    嵇华威武地抱了抱拳,声音沉重,而后翻身上了马车,袍摆掀起时在半空划出优美的弧度,他进了马车后,车夫驾马,朝着炼器工会出发。

    轻歌看着马车,若有所思。

    姬月握住了她的手,“金蝉子与安溯游性格虽相同,但本质是不一样的。”并不多说,点到即止。

    “日后看吧,至少现在我的重心并没有放在炼器之事上。”

    轻歌道,手里捧着个暖炉,暖炉抵着腹部,温热之感传遍四肢百骸,很舒服,心意荡漾,冰川融化成深海。

    姬月打横抱起轻歌,放进马车。

    马车外部平凡无奇,内里却是相当奢华贵气。

    锦被、软床、香茗、上等茶具、翡玉枕……

    姬月把轻歌放在软床上,动作轻柔的盖上锦被,捻了捻被角,见他这副如临大敌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轻歌是待产孕妇。

    轻歌嘴角抽了下。

    她只是大姨妈拜访而已。

    不用这么重视的。

    车夫由无忧担当,小扶希坐在另一侧,他想朝轻歌身上扑去时,姬月却拦在了前面,无论如何也不让扶希靠近,好似,轻歌是瓷娃娃,一碰就碎。

    扶希伤心欲绝,不过想到这几日轻歌身体不舒服,倒也乖乖的趴在香桌上,把玩着晶莹剔透翠玉制成的棋子。

    他抓起一丢棋子,而后抛入壶中,啪啦啪啦的声音悉索响起,连成美妙的音符。

    马车逐渐离开城主府。

    城主府内,高耸的阁楼上,男子白衣胜雪,负手而立,风华绝代,他目光深幽的望着那辆古朴漆黑的马车,渐渐消失在视野,就像是千疮百孔的心,被人挖空了一般。

    梅卿尘狠狠皱起眉头。

    他迷惘了。

    两年时光,他依旧看不清自己的心。

    若是心在夜轻歌身上,可他却放不下蓝芜,让她独自一人面对世间险恶。

    然,他的心,当真是属于蓝芜的吗?

    他不知道。

    只是,看着夜轻歌眼中的嘲讽疏离,他整个人就仿佛被撕裂开,血液横流,疼痛不已。

    当初,他会在雪女殿把雪灵珠塞进夜轻歌的心脏,除了为救蓝芜转移目标外,更多的是报复的快感,那种扭曲的心理,像是无意识沾染了罂粟花的毒,痛并快乐着。

    在迷雾森林时,遇见了他魂牵梦绕的人,他内疚,愧疚,良心不安,他不敢去打听有关她的任何消息,他怕她承受不住这灭顶的打击而日渐堕落,那他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可

    他看到了风轻云淡英姿飒爽的她,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杀人灭国,翕然而已,他以为她会狼狈,他希望他能够安好,可当她安好的出现,他却在想,他弃了她,她为什么还能够谈笑风生?

    尤其是姬月出现的那一刻。

    那个男人,以一己之力挽狂澜。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护住了十大学院。

    他与她恩爱情深,彼此眼中没有任何人。

    于夜轻歌来说,他梅卿尘,似乎只是个过客,甚至,可有可无。

    这个认识,让梅卿尘疯狂。

    他是矛盾的。

    他想看她痛苦,却又想让她幸福。

    “阿尘。”

    温软的音调响起,似有长乐舞动。

    蓝芜走过来,自身后伸出双手,抱住梅卿尘的腰,软糯的侧脸靠在梅卿尘的强而有力的脊背上,舒适的眯起眼睛,日光洒下,女子脸上可爱俏皮的绒毛清晰可见。

    “你在看什么呢?”蓝芜问。

    梅卿尘转过身,回抱着蓝芜,按压着她的后脑勺,脸往胸膛上凑,“看你。”

    旁侧飞檐之上,蛇葬身长玉立,淡漠的看着阁楼前紧紧相拥的二人,嘴角噙着笑,却非笑。

    古朴无华的马车轱辘前行,逐渐靠近城门。

    离去之前,轻歌已让城主府给天鹰阁送了信,林尘应该知晓。

    至于夜倾城,她如今专心深入千金榜的势力之中。

    王家。

    光天大白日,东南方向一处房间,却是阴暗得毛骨悚然。

    王家主残笑着,满脸阴鸷,他坐在桌前,看着手中的卷宗,嘴里喃喃自语,“夜轻歌,废物起点,天才之路,惊艳天下,蛇蝎心肠,弑姐弑母弑君,惨绝人寰,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北月新皇是她一手扶植,在迦蓝第一次洛丽塔测试时,被赶出后院,去了西寻,登基为皇,后神兽现世,得以重回迦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短短三个月时间内,住进焚月殿……”

    一道人影闪过。

    裹着黑布的消瘦男人,单膝跪地。

    “家主,夜轻歌已经乘坐马车,公然离开圣罗城,去往北月。”

    王家主放下卷宗,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鱼儿,要上钩了。”

    “大小姐试图阻拦此次计划。”只犹豫一瞬,那人便说道。

    王家主眯起眼睛,“不知好歹的白眼狼,关在祠堂,禁闭思过三个月。”

    “是。”

    男人这才离开,敲门声咚咚咚响起。

    王家主烦躁的打开门,看见王姑娘,冷下脸来。

    “父亲,今日夜姑娘就要回北月了,答应我,不要下手。”王姑娘身上脏污不堪,还有几处伤,可见是费了一番心思才到王家主面前来的。

    她平日里虽跋扈巴掌,盛气凌人,欺软怕硬,甚至曾经有过要与夜轻歌争锋相对的念头,可当亲眼看到少公主的下场后,让她不寒而栗,惊悚着。

    那个女人,是魔鬼。

    她相信王家的底蕴,可王家不该惹上魔鬼。

    会被反噬得连骨头都不剩。

    嘭!

    王家主恨铁不成钢,愤怒的抬起脚,一脚踹在王姑娘身上。

    他面无表情的走出去。

    下令

    “动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