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09章 免她无枝可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二人回到住处。

    “明日一早离开圣罗城吧。”姬月道。

    轻歌疲惫的躺在榻子上,点了点头,以王家主的贪婪之心,等她离开圣罗城,势必会动手,姬月趁他还在离开圣罗城,是想与她一同面临危险,且也想回北月,看看她的处境。

    轻歌想着,此次别离,再见面,兴许就当真是三年以后了,夜青天又总是对她放不下心,姬月回去看看夜青天也好,便同意了。

    子夜,无忧敲门。

    “小扶希回来了。”无忧道。

    轻歌双眼闪烁着电光,“他在哪里?”

    无忧身后,探出了个小脑袋,一双乌黑水雾的眼眸,可惜,目光之中没有焦距,无神空洞,他清秀地眯起眼睛笑,“姐姐,想我了吗?”

    轻歌怔住。

    几日不见,扶希瘦了很多,脸上虽还挂着和以往一样异常粲然的笑,却苍白憔悴了些,他嗅到了轻歌的味道,直冲过来,扑进轻歌怀里,脑袋蹭了蹭,道:“想死你了。”

    轻歌眼神愈发柔和,她伸出手,揉了揉扶希的脑袋,“姐姐也想你。”

    扶希仰起脸,睁大眼睛。

    可惜,双眼依旧缥缈,像是氤氲着雾气。

    轻歌眼底冷寒,“我一定会把你的眼睛治好。”

    “没关系的。”扶希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瞳深处,闪过一道黯然神伤,虽稍纵即逝,却被轻歌敏捷的扑捉到了。

    扶希的天才在于七星瞳,若失明了,那他这辈子就毁了。

    轻歌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她紧攥住扶希的手,看着扶希为了不让她担心尽量睁大弯成月牙儿的双眼,轻歌想起夜青天的病,看来,她得抓紧时间处理百国联盟的事,之后再去一趟炼丹府。

    突然之间,轻歌脑子一片空白,天旋地转,耳边响起嗡鸣之声,似有冷硬的铁棍,搅动着脑浆血肉,疼痛欲裂,死生不如,眼前一黑,轻歌便没了意识,朝前倒去,四肢漂浮,软弱无力。

    “轻歌”无忧下意识的担心呼喊。

    姬月长臂猛地一捞,横抱着轻歌,急忙忙的冲至床榻前。

    “叫医师来。”姬月回头,怒喊。

    无忧一愣,而后也火急火燎的冲出去,奈何,城主府的医师不务正业,在其位,不思其职,此刻寻不到踪迹,无忧便去圣罗城繁盛街道上的医馆找医师,只是时至半夜,医馆大多数已关门,无忧便想着破门而今,却遇见外出找药的蓝芜,蓝芜诧异的问,“你是夜姑娘身边的人吗?”

    无忧不悦的看了眼蓝芜,转身就走。

    蓝芜背着药箱,若有所思的觑着医馆牌匾,心思微动,“是夜姑娘出了什么事吗?圣罗城医馆不多,大多数晚上都不出诊,我是医师,不如让我去看看吧?”

    无忧停下脚步,口气不忿说道:“你是准备去杀人灭口吗?”

    蓝芜也不怒,微微一笑,“公子,我是好心。”

    不过,她见无忧没有反驳,便愈发断定是夜轻歌出了什么事。

    想起梅卿尘看夜轻歌的眼神,以及轻歌的刀下留情,蓝芜心思复杂,可身为医师的她,救死扶伤是天性,做不到见死不救,何况当初在迷雾森林,轻歌也救了她一条命,若夜轻歌出了什么事,她也过意不去,此次也好还个人情。

    想及此,蓝芜些许焦急。

    无忧盯着蓝芜的脸看了半天,又想起虚弱的夜轻歌,便死马当活马医,“跟我来。”

    蓝芜乖乖跟上。

    进了城主府,走至房间。

    “医师请来了吗?”姬月焦虑万分地搂着轻歌,声音都有些颤抖。

    “来了。”

    姬月一抬头,看见蓝芜,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蓝芜张了张嘴,了然,“姬公子,我手无寸铁,当着你们的脸,不会对夜姑娘如何的。”

    姬月不悦的扫了眼无忧,而后道:“过来。”

    蓝芜走至床边,放下药箱,坐在绣凳上,为轻歌把脉,翻了翻轻歌眼皮,眉如烟轻轻一皱。

    这一皱,把姬月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扶希乖巧的坐在一旁,一双小手却是紧紧的绞着衣角,惶惶不安,双眼空灵轻然,忧心如捣。

    无忧靠着柱子,双手环胸,看似不以为然,眉头却皱成了川字,鼻尖沁出冷汗。

    “轻歌该不会是得了不治之症,药石无医,无力回天吧?”无忧皱起脸。

    姬月双目通红,可怕的瞪着无忧。

    小扶希嫌弃不已,“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你才药石无医,你才无力回天,最好你祖宗寂寞了把你带下去溜溜,别留着祸害人间。”

    无忧:“……”

    蓝芜看了看屋内的三人,毋庸置疑,他们都相当关心床榻上的女子。

    扯了扯唇,蓝芜莞尔笑道:“几位,不用担心,夜姑娘只是来了月事罢,加上,压力过大,郁结于心,身体外向内弱,便在葵水之际,昏倒过去。”

    月事,葵水?

    无忧与姬月对视一眼,脸色羞红。

    小扶希也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

    “不过,夜姑娘底子好,骨髓、筋脉、血肉内无一杂陈污秽,是以脱胎换骨洗筋伐髓之态,开两服药调养些许日子便好,只是这几日,不可操劳过度,饮食方面以清淡微热为主,休息也要保持良好。”蓝芜写下药房,又留下几瓶小巧的丹药,见姬月目光扫了扫丹药,便打开瓶盖,吃了一粒,“没毒。”

    姬月眼神不再那么犀利。

    蓝芜笑了笑,道:“给夜姑娘喂了药后,好好睡上一觉,便会醒来,不必担心,我就先告辞了。”

    行了礼,蓝芜背起药箱,朝外走去。

    离开前,关上了门。

    姬月抓住轻歌的手,紧握着。

    哪怕她再轻描淡写,工于心计,且天赋异禀,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累了,身心俱疲,可依旧没有放弃,在泥泞里挣扎,绝望中杀出一条路来。

    她不是唯利是图,也不是有一统天下的雄心,她只是想接近他,在他身边。

    仅此,而已。

    “咳,小扶希,你瞧,外面的月亮好像条狗,真新鲜,走,出去看看。”无忧不由分说地拉起扶希朝外走去。

    扶希嘴角抽搐了几下。

    就算找个理由离开给姬月二人世界,也别找这么烂的吧?

    他都不想承认认识这厮。

    门关上的刹那,姬月脸色愈发柔和,似是能让人溺死在这温柔之中。

    他抚摸着轻歌的眉、眼、鼻,仿佛,想把她刻在心头。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我不在的三年里,你要怎么办呢?我怎么舍得?又怎么能不担心?”

    三年,他必成王。

    等他王者归来,谁敢动吾妻?

    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免她苦苦挣扎

    因轻歌昏死,来了月事,不方便,姬月便把她抱进浴池,细腻小心的擦干净身子,换上衣裳,喂了丹药,这才钻入被中,将小小一坨的她拥在怀里,安心睡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