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05章 居安思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主分析得头头是道,讲的井井有条。

    嵇华眉头紧蹙。

    夜明珠闪耀着寒光,幽风自半敞开的窗棂内穿梭进来。

    城主看了眼嵇华,又道:“我看到了她的野心,她也心甘情愿的让我看到,从我喝下她的断肠酒开始,我已决心与她共进退,华儿,如此,你可满意?”

    “父亲,你是为了我吗?”嵇华问。

    “不全然是。”城主诚实的说:“若非夜轻歌有实力,我也不会看中她。”

    “可,你怎知她一定会帮你?”嵇华问,“她甚至连你需要什么,你仇恨着谁都不知道。”

    “在此之前,她或许不清楚,但现在,她知道了。”

    “什么意思?”

    城主起身,从梨木柜内拿出一叠白纸,放在嵇华手上,“这是夜轻歌的资料,很详细,你可以看看。方才为父所说,夜轻歌杀梅卿尘,还有第四点,那就是她在试探我,试探我的仇敌是不是血族,若是的话,我便清楚梅卿尘是血族的人,那么,此举,她便是告诉我,哪怕对方是血族,她也不怕,不得不说,她很有胆识,智慧,她用残忍来保护伪装自己,甚至让人以为她狂妄,可神采飞扬之下,她心思缜密,小心翼翼,步步为营,野心巨大!”

    “小夜是如何联想到血族的?她难道不畏惧血族威严吗?”嵇华不解。

    “昨日你赢得炼器比试,为父为你安排宴席,是专门针对夜轻歌的鸿门宴,一是冥千绝特意嘱咐,二是为父想试探夜轻歌,可越试探,为父越是不敢与之为敌,想来,她也发现了,两日时间,警告了为父三次,至于血族,想来,她见为父费力邀请蓝芜、梅卿尘过来,便就猜测到了,对梅卿尘下手,只是想落实而已,为父当初的目标的确是梅卿尘,但夜轻歌、冥千绝是个意外,既然意外已经发生,就只能将计就计,沿着这条轨道走下去。”城主娓娓道来。

    他惆怅的看着半知半解的嵇华。

    嵇华与他很不一样,是个浩然正义之人,可他,老奸巨猾,城府极深。

    他想让嵇华多了解些人心诡术,不至于日后被人利用。

    “父亲,那你为何选择小夜,而不是冥千绝?”嵇华问。

    他对自个儿父亲还是相当了解的,夹缝生存,两风而道,说的好听是汲汲营营殚精竭虑,难听点就是墙头草,他从未见过父亲如此脚踏实地的确定想要跟着一个人,那人还是名女子,这让嵇华难以理解。

    于嵇华来说,小夜是个顶天立地的人。

    她是最毒妇人心不错,心眼比针尖儿都小,可她胸襟大,能容纳这天下!

    甚至嵇华觉得可惜了,是个女子。

    可转瞬又想到,女子能做到如此地步,更是难能可贵。

    “小夜是个有原则的人。”城主跟着嵇华一同喊小夜,而后一愣,随即慈祥的笑了。

    “何以见得?”嵇华似是没察觉到称呼的转变。

    城主眼神越发柔和,道:“她看到了为父的用心险恶,却愿意指点你炼器,甚至把可贵的炼器心得都说了出来,少公主指使舞女使绊子,夜轻歌并未过于刁难舞女,梅卿尘因蓝芜弃她而去,她怒得却只是梅卿尘,并未厌恶过蓝芜,可见在她心中,有一玄明镜,量人心好坏险恶,一码事归一码事,虽睚眦必报,锱铢必较,却不会把无须有的怒火怨恨加诸在无辜之人身上。”

    嵇华认真听着:“如此说来,的确是这样不错,女人善妒,且女人一向难为女人,不论是不是男人的错,都会把所受的怨恨愤怒发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但她不会,她爱憎分明,不会冤枉任何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恶徒。”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甚至,是男尊女卑的原因之一。

    嵇华漠然地翻着资料,许久,道:“父亲,你说谁能想到,一个废物,能够掀起惊涛骇浪,甚至蜕变成绝世天才,艳杀天下。”

    城主微笑:“华儿,此女不是池中物,你要么与她点头之交,要么生死莫逆,唯有成为她的左膀右臂,衷心待她,她重情重义,才会在乎你的性命。”

    嵇华站起身,“父亲,顺其自然吧,小夜是我敬畏看重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情谊,参杂太多算计。至少,她并未算计过我,是吗?”

    城主哑然,旋即点头,“的确。”

    嵇华躬身,双手抱拳,“父亲,明日我便要与金蝉大师前往炼器工会,我不在的日子,父亲切记,万事以身体为先。”

    城主面色柔软,“去吧,好好炼器,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嵇华酸涩。

    他的路,早已被父亲尽心竭力的铺好。

    所有大风大浪,都被父亲顶下,他只要安心的往前走即可。

    嵇华离去后,城主坐在榻子上,揉了揉眉心。

    他这一生,唯有此次做的决定最大胆,最荒唐。

    竟然要与一个小丫头合作,竟然还有那么大的决心。

    天鹰阁。

    顶楼。

    林尘、无忧二人站着,轻歌自然的坐在姬月腿上,道:“林尘,天鹰阁经济脉络过于单一,眼前看来虽然未来光明,可时间越久,这条经济脉络,便会越发脆弱。据我所知,天鹰阁只产于酒楼行业?还有其他的吗?”

    林尘道:“酒楼,青楼,其他便没了。”

    酒楼,阔气。

    青楼,枕边风。

    轻歌皱眉,道:“酒楼可以赚钱,青楼能够收集数据,看起来不错,但是,这样的情报并不详细,大势力的情报,都是普遍撒网,暗中培养死士,插入各个势力之中,不过,这样太耗费时间了,青楼枕边风的情报的确来得快,但,得到的都会是些无关重要的情报,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英雄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警觉万分,不会蠢到把性命攸关之事吹出枕边风,当然,有个别例外,可,谁也不能保证不是?”

    女子言辞犀利,字字珠玑。

    林尘目光讶然。

    他以为,天鹰阁做得足够好了,可从她嘴里说出来,不堪一击。

    不过,林尘恍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居安思危,才能长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