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03章 逢场作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凯旋宴气氛安好,天鹰阁附近的客栈雅房内,憔悴羸弱的女子身着白色里衣躺在床上,三千黑发青丝随意的散开在玉枕,她断了一条手臂,包扎着密不漏风严严实实的绷带,一双眼,也缠绕着白纱,鲜血隐隐渗透出来。

    她张了张干涸枯裂的嘴,问:“青儿,外面怎么这么吵?”

    婢女青儿低头,唯唯诺诺的站在一侧,期期艾艾的道:“公主殿下,是天鹰阁阁主为夜姑娘设下的凯旋宴。”

    “凯旋宴?”

    床上女子嘴角牵扯出一抹嘲讽之笑,“凯旋而归,旗开得胜吗?为什么我没了一切,她夜轻歌还能风光满面?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她?啊?”

    少公主愈发的激动,身体激烈颤抖了起来,眼上纱布渗透出了殷红液体,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暴戾的气息,婢女们低着头,瑟瑟发抖,忐忑不安。

    “少公主,夜轻歌收服了一头高等魔兽,等她离开圣罗城,别人会对她动手。”青儿道,试图宽慰。

    少公主冷笑,“她是天煞狐星,死不了。”

    “我眼睛有得救吗?”少公主诡异得安静了下来。

    青儿欲言又止。

    “无救是吗?”

    青儿默认。

    少公主抬起安好的那只手,抚摸着苍白的脸,脑海里历历在目的是,姬月毁她双眼时的无情冷酷。

    从此往后,她的世界将是一片黑暗,在这黑暗之前,她唯一的救赎是他,然,他却给她淬了毒。

    少公主身心俱疲。

    她一直以为,她的敌人是夜轻歌,她羡慕,嫉妒,发疯。

    直到失去所有,她才幡然醒悟。

    夜轻歌,从未把她当成敌人。

    嗤笑,少公主自嘲的道:“回西海域吧。”

    “海鲛赠给了城主,海王得知会不会生气?”青儿弱弱的说。

    少公主猛地怔住。

    是啊,若她完好无损,还是个炼器天才,加之海王又宠溺她,只要她乖乖认个错,海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事也揭了过去。

    然,事与愿违。

    如今的她,就是个彻底的废人。

    没了利用价值,还有什么颐指气使嚣张跋扈的资格?

    少公主沉默了。

    许久,她疲惫的声音响起:“无事,回吧。”

    天鹰阁,大厅。

    丝竹声声,觥筹交错。

    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轻歌这一桌的举动。

    轻歌勾唇一笑,猛地起身,酒杯朝地上砸去,冷冷地看着夜倾城,“滚吧,我最恨背叛者,夜倾城,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

    她笑靥如花,眸光里闪烁着怒色。

    众人皆是不解的看着这一幕。

    夜倾城坐在椅上,垂下眼帘。

    逢场作戏而已。

    这场戏演好了,世人皆以为夜倾城、夜轻歌二人再无往来,而千金榜的势力,便能在暗中辅助轻歌。

    不用事先商量,旁敲侧击之下,再一个眼神,便已心有灵犀。

    虽说是演戏,可当夜倾城听到恩断义绝四字时,心脏还是猛地颤动了下,她忽然想起,两年前,她麻木不堪,行尸走肉,是她把她从冰冷的湖水里拉出。

    夜倾城起身,低着头,“主子,此事,我很抱歉,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哪怕认错,她依旧清冷如雪。

    夜倾城一直都是个外冷内冷的女子,唯有面对轻歌,才能绽放炙热。

    轻歌见此,目光闪烁。

    只心疼了一瞬,便硬下心肠,六亲不认,“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已经不敢用你了,你该不会以为,有千金榜撑腰,我就不敢拿你怎样吧?够了,从今往后,你不准再踏入四国境内,我身边也容不下你这样的人。”

    轻歌手指门外,“出去。”

    夜倾城眸色潋滟,聚起了缥缈水雾,“主子。”

    轻歌抓起酒壶,朝夜倾城身上砸去,“别再叫我主子,滚出去吧,还是,你想让我亲自请你出去?”

    既然是演戏,就得做足,否则达不到震慑的效果,更会让人起疑。

    夜倾城咬紧牙关,她倔强的闭上眼,抱着伏羲琴,孤独落寞的朝外走去。

    万众视线,都汇聚在她身上。

    轻歌微微侧着脑袋,眼神愈发的阴寒。

    此举,是为了保全千金榜和夜倾城。

    她一旦回到北月,就意味着四大帝国将与百国联盟拉开战争,混乱之中,她的魔兽军团会建立而成,终有一日,将被人发现,只要夜倾城跟她撇清了关系,就少几分危险。

    而这次凯旋宴,是最好的机会。

    不仅如此,她还要跟天鹰阁撇开。

    只是,同时跟千金榜、天鹰阁决裂,显得居心叵测。

    “轻歌,我记得这倾城姑娘对你忠心耿耿,怎么会背叛你呢?”

    轻歌抬眸,似笑非笑的看向梅卿尘。

    梅卿尘被她看得极其烦躁。

    只是当他听见轻歌说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时,便莫名的难受了起来,心头仿佛压着泰岳二山,重如千斤。

    “梅公子,你是在说你自己吗?”轻歌讥诮的道:“奉劝一句,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否则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贪心不足蛇吞象,当然,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也别在我面前假仁假义,当初看上你,我很抱歉,是我瞎了眼,你也别总揪着不放,你有你的蓝姑娘,我有我的姬公子,咱桥归桥路归路不是?”

    轻歌冷声道。

    对于梅卿尘,她已忍够了。

    梅卿尘脸色发白,眼底闪过一抹被人揭穿的难堪狼狈。

    轻歌眼神愈发凉薄。

    果然,事情还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人的劣根性往往如此,得不到才最好,被爱才有恃无恐且不珍惜。

    若要说爱,梅卿尘爱她吗?

    不,只是人性作怪罢了。

    轻歌起身,手中赫然出现一把匕首,她笑容璀璨,玉手一弹,匕首,刺入了梅卿尘的心脏之中。

    当然,在轻歌的算计之下,是偏离了心脏的。

    梅卿尘现在还不能死。

    但,她也要讨点利息不是?

    让他也尝尝,心脏被摧的滋味。

    轻歌犹如蛇蝎般,看着梅卿尘双眼扩大,不可置信的瞪着她。

    “你想要我死?”

    梅卿尘捂着胸口,血液蔓延进五指。

    可,最让他痛的是对面女人的神情。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轻歌冷冷的道:“当初你为了救蓝芜,把雪灵珠塞给我,可有想过我会不会死在那群人的手中?可有想过我的心脏负荷量不大,承受不住雪灵珠之力从而衰竭至死?要我死的一直都是你,你也有脸来质问我?”

    撇过脸,轻歌目光冷视蓝芜,“蓝姑娘,看好你的男人,别让他来祸害其他人,当然,若再不带去医馆,只怕他一名呜呼,也祸害不了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