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900章 人模狗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谢君不娶之恩

    一句话,犹如电火激起万千涛浪。

    整个天鹰阁的人,全都震颚不已的看着她。

    她笑意盈盈,款款放下夜光杯,眸光潋滟,凉薄深寒,进退有度。

    啪

    梅卿尘的手微松,晶莹剔透的酒杯便跌落在地上,炸裂成碎花,酒水四溢,梅卿尘梗着僵直的身体站定在原地,脸色惨白,嘴唇却猩红致命,脖颈、锁骨处似有血纹若隐若现,青筋逐渐暴起。

    他一改温润之态,如暴君的野兽,发出了嘶吼。

    当轻歌明艳娇媚的说出那句话时,他只觉得犹如晴天霹雳,震悚不已,体内的鲜血沸腾起来,却比冬雪还要冰凉,心底深处的痛楚,由一个小点,疯狂的朝四周扩散,如食人鱼,啃噬他的每一处。

    他像是只剩下一副美丽皮囊,内里早已肮脏不堪。

    他以为,他道歉,能唤起与她当初甜蜜的回忆,哪怕不能也没关系,至少能让她愤怒,愤怒他的离弃,如此,她似乎还是在乎他的,情绪还是能因他而波动。

    但,她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她平静如水,却又如妖精般,真心实意的感谢他。

    谢他不娶她。

    真是可笑呢。

    “阿尘”蓝芜握住了梅卿尘的手。

    梅卿尘黑着脸,挥掉蓝芜的手,他脸上龟裂开了魔鬼的邪恶,嗜血残忍,当他逐渐浮现淡淡猩红的双眼觑向姬月时,几乎报复般得脱口而出,“看来姬公子真是有捡破烂的爱好,既然如此,君子不夺人所好,不过就是个无关轻重的破鞋,你要,便赠予你,不谢。”

    轻歌摇晃着夜光杯,酒水在杯内荡漾,反映出皎洁月光。

    她如狐狸般慵懒的靠在姬月身上,感受到姬月的暴戾,她一口饮掉酒水,另一只手握住姬月的手,“何必发怒,那不就落了他的圈套吗?”

    姬月皱起眉头,阴诡的异瞳里,泛起怪异的色彩,扭曲的杀机,在风起云涌间,忽明忽暗,暴风雨从天而降,仿佛,他随时能够化身修罗死神。

    无忧沉下脸,道:“梅卿尘,我不知你说的破鞋是谁,但我家姑娘身边的男人,哪个不比你优秀?”他看向轻歌,恨铁不成钢:“小夜,你以前是不是眼瞎了,才会看上这种人渣?”

    轻歌认真思索一番,而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的确眼瞎,不过,谁的青春不遇见个人渣,无忧,你说是吗?”

    无忧大笑,猛点头,竖起大拇指,“精辟,这句话,就应该刻入史书里,警示那些小姑娘们,别看见个人模狗样的衣冠禽兽就往前冲,赔了夫人又折兵,你看我们公子姬多好,风流倜傥丰神俊朗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活好器大……”

    活好器大?

    什么鬼?

    轻歌黑着脸,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无忧看去,恨不得脱下鞋子堵住他的嘴。

    而这一次,姬月与无忧站在了同一战线,他暧昧不明的看着轻歌,低头在她脸上小酌了一口,不顾世人眼光,霸道宣判他的主权。

    轻歌心里,闪过暖流。

    她不在乎名声,却不愿给姬月抹黑。

    但背后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

    看着无忧还在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说着什么,轻歌摇头莞尔一笑。

    梅卿尘皱着眉,四肢僵硬。

    话说出口的刹那,他也后悔了。

    只是,他忍不住。

    他转头朝蓝芜看去,蓝芜脸色灰白如纸,眉间染轻愁,眼神涣散,冥冥之中,似有什么碎裂之声响起。

    梅卿尘痛苦的闭上眼。

    东南角落吵杂的声音响起,轻歌靠在姬月怀里,挑眸看去,白玉而制的环形楼梯上,逐步走下一个男人,男人双手负于身后,着紫金锦袍,身材精壮,双腿修长,肩上悬着奢侈徽章,垂下七星流苏,他高贵清雅,却又内敛血腥,在男人的脸上,戴着半张脸的面具,露出了精致如玉的另外半张脸,以及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瞳。

    自楼梯上走下,男人径直朝轻歌这一桌走来。

    青袍男人谄媚的走上前,“阁主。”

    男人轻轻一点头。

    几个跨步间,便已到了轻歌面前。

    轻歌放下夜光杯,因喝了太多的酒,面色绯红,双眼虽清寒,眸色却是迷蒙游离的,她浅笑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虽然只有半张脸,一双眼,但她立即就认出来了。

    那张在记忆深处就快过期的脸。

    时隔,两年。

    他变了,不再唯唯诺诺,不再小心翼翼,就连走路,都带着将王之风。

    姬月站在轻歌旁边,冷冷的看了眼他,“看来两年的历练,没有白费。”

    男人看了眼姬月独特美丽的双眼,了然于心,恍然大悟。

    最后,他重新看向轻歌。

    “三小姐,我回来了。”男人如是道。

    轻歌微笑,“回来就好。”

    男人挑眉,看了眼阴寒的梅卿尘,旋即道:“当初听说你要嫁人,我还心寒了好一段日子,不过好在有些人鱼目混珠,让我可松了口气,想着何时把你娶回家,谁知,又出现了个公子姬,让我心生惶恐啊。”

    轻歌脸上的笑愈发浓郁,她知,他说这番话,是刻意膈应梅卿尘的。

    当青袍男人说他要帮她欺负回去,她便想到了梅卿尘。

    整个圣罗城之中,就唯有梅卿尘欺过她。

    众人都傻愣愣的看着这戏剧性的变化,脑子尚未转过弯来。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鹰阁阁主,竟是夜轻歌的人?

    此番,众人心有计较,看着轻歌的眼神再次变了。

    若只是她有天赋也就罢了,再如何也双手难敌四拳。

    可她一挥手,便能震动四大帝国,甚至还能牵扯到炼器工会,不仅如此,落花城城主的义子墨邪似乎也是她的追随者,佣兵协会为她燃放万剑花。

    且,虽说她与迦蓝断开了关系,可曾传言她是迦蓝院长安溯游之徒,谁知她出了事,迦蓝会不会站在她这一边。

    如此,局势已然明朗。

    夜轻歌,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

    要么,一出手就能将她杀了。

    要么,就不要与她为敌。

    否则,就是招惹了现世阎王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