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99章 凯旋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鹰阁阁主为轻歌设下的凯旋宴,邀请了圣罗城内诸多贵族世家权干人物,比之姑娘妇人们的盛装出席,轻歌一袭森绿长衫,衬得肤如凝脂,冰肌玉骨,素白冷漠的脸上漾着缥缈,她与姬月并肩而走,一路敬酒。

    圣罗城是四星大陆上最富饶的一座城池,占地面积也大,周边有许多矿脉,不仅如此,还有一座雪山,每逢冬日,便会产出上等的雪莲,故此,炼丹师们都会选在秋冬交接的季节前往圣罗城挑选药材,因有矿脉,圣罗城也很得炼器师的青睐,想来,金蝉子会选在圣罗城择徒,也有这个原因吧。

    经历过午时的炼器比试后,再无人敢小觑她。

    且不说她年龄,光是人级巅峰炼器师、金蝉子之徒这两个身份就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了,更别说她还拥有两种五行天赋,且都是在第二境地。

    故而,大厅内,多数人都在想着如何讨好她。

    只是,姬月浑身暴戾冷寒,如沉睡的雄狮般,似乎,只要他一睁开双眼,便能杀人如麻。

    如此,纵然心意阑珊,倒也没人敢去叨唠夜轻歌。

    轻歌乐得清静。

    “蓝姑娘来了。”

    人群,躁动。

    轻歌坐在凤椅上,把玩着盛满酒水的夜光杯,目光缥缈的扫向蓝芜,蓝芜一身深蓝长裙,虽简约,尾部却雕镂着青莲,她乌发半挽,脸色苍白,脸上施了些胭脂,唇涂朱丹,如明露清辉般。

    “真是个可人的姑娘。”轻歌娇媚一笑,道。

    姬月懒懒的看了眼蓝芜,随之道:“风一吹就倒了,有什么好的?”

    轻歌笑了。

    无忧坐在了轻歌这一桌,闷哼了一声,“蓝芜虽羸弱,但活在当世,谁又是真正的良善之人呢?只是她极力掩盖,世人又半懵半懂,便看不见那些肮脏罢了,若要说善良,几十年前,我曾遇见个姑娘,济世救人,以德报怨,那才是真正的良善人,似乎叫什么鱼盈来着?”

    哈

    轻歌轻笑:“真是无巧不成书,那是我奶奶。”

    鱼盈。

    一个善良的美人。

    她见过画卷,也听夜青天说过关于她的事迹。

    无忧挑了挑眉头,揶揄道:“如此说来,我的辈分,是你爷爷辈了?”

    轻歌耸了耸肩。

    姬月冷下脸,似笑非笑,“本座唤你一声爷爷,你敢应吗?”

    无忧:“……”

    他可是圣兽大人,怎能活的如此憋屈?

    无忧打算应下,却见姬月眼中闪烁着凶戾的光,无忧干咳了一声,嘿嘿笑着,“开个玩笑而已,妖王,别动怒,伤肾,肾一残,日后轻歌的幸福保障就没了。”

    噗嗤

    轻歌险些一口水给喷了出去。

    她嘴角疯狂抽搐,恶寒的看着极其狗腿的无忧。

    “圣兽大人,你的脸呢?”

    “炖汤喝了,滋补养颜,还养肾。”说罢,无忧朝姬月挤眉弄眼了一番,滑稽可笑。

    轻歌:“……”

    姬月表示很受用,目光柔和了几分,“为了夫人,本座必然会好好养肾。”

    轻歌:“……”

    打趣间,轻歌发现一道阴寒的目光在注视着她,轻歌转头,便看见了与宾客们谈笑风生相交甚欢的梅卿尘,一如初见,洵洵儒雅,温润如玉,可惜,不是她良配,甚至到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地步。

    轻歌垂下眼帘,敛去重重杀机。

    不死不休。

    待她强大之日,便是梅卿尘死无葬地之时。

    她也要让他尝尝,心脏被撕裂开的滋味。

    此刻,梅卿尘带着蓝芜走了过来。

    “姬公子,不介意我与蓝儿坐在这一桌吧?”梅卿尘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姬月本想说介意,转而眉头一挑,搂着轻歌的腰,戏谑的看着梅卿尘,“只要夫人不介意几只蚊子扰了雅致,我当然不介意,夫人,你意下如何?”

    姬月暧昧的注视着轻歌,双眼里的炙热,似乎要将轻歌燃烧成灰烬。

    轻歌面色清寒,“梅公子请便。”

    梅卿尘松了口气,拉着蓝芜坐下。

    四周的视线,颇为怪异。

    众人看着这一桌,眼神发生了奇特的变化。

    “轻歌,还记得在西海域的日子吗?”梅卿尘剥了一只虾,放在轻歌的碗碟之中。

    轻歌眼神冷了几分,不言。

    姬月危险的眯起双眼,笑得讳莫如深。

    蓝芜心头一颤,眸里水雾,盈盈闪闪。

    见轻歌不回答,梅卿尘也不扰,继而剥虾,“那日逃婚的事,我很抱歉,我不该那么唐突。”

    轻歌挑眉。

    若梅卿尘是君子风范,当日逃婚跟她说清楚,大不了尘归尘土归土,若他当真心存愧疚,在没有发生雪灵珠之事前,梅卿尘虔诚道歉,她定然也会欣然接受,毕竟,人选择心爱之人,无可厚非,可梅卿尘却选择在天鹰阁凯旋宴上说这一件事,那就别有用心了,是想挑衅她?亦或者是姬月?

    还是想提醒她,曾经是他丢了她。

    奈何,轻歌的心,很是麻木。

    没有痛感,唯有无尽的可笑。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该多好?

    轻歌扯了扯唇角,郑重的起身,端起鎏金宝石酒壶,拱起身体往梅卿尘的酒杯里注入酒水,而后倒入面前的夜光杯中。

    把酒壶放下,轻歌端庄雍容地执起酒杯,摆足了要敬酒的架势。

    梅卿尘大惑不解。

    其他人也都万分疑惑。

    她,究竟要干嘛呢?

    梅卿尘心中有一股烦躁之感,他紧紧皱起眉头,端着酒杯,也一并起身,“轻歌,你这是作何?”

    “当然是敬酒谢恩。”

    轻歌笑得花枝乱颤,只是,笑意并未蔓延进眼底,她的双眼之中,如僵尸棺材里的千年玄冰般,薄情阴寒。

    梅卿尘心头一颤,目光微凛。

    谢恩?

    谢什么恩?

    梅卿尘骨血内的烦躁感越来越强,他幽深的眼紧锁着面前笑靥如花却冰冷似月的姑娘。

    轻歌脸上的笑越发浓郁,但眼底的寒,也更加彻骨。

    她纤细盈盈的双手,捧着酒杯。

    她姿态优雅地弯下腰,朝梅卿尘行了个礼。

    “谢君不娶之恩。”

    轻歌说出了心底的那句话,直起身子时,将夜光杯内的酒水一口饮尽,千娇百媚,红润彩霞百媚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