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96章 杀手锏,两只圣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鹰阁,顶楼。

    暗黑空间里,一片荒芜凄凉之感,面容英俊柔美的男子身着宽松黑袍,端坐在金椅之上,戴着一张冰冷的银色面具。

    他的面前,静置着一张厚实的梨木桌子,桌面上是一把幽蓝的剑,剑柄处雕镂着怒放的莲花,花瓣分明,妖冶阴绝,他伸出手,抚摸着剑刃,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力量迎面迸射过来,心头一颤,喜上眉梢,就连声音,也不再那么薄情,“送给我的吗?”

    唇角,上扬。

    他猛地攥住剑柄,凌空一挥,破风如斯,锋芒毕露,刹那间,幽光乍现,惊雷四起。

    暗魅姣姣,似有朵朵蓝莲在漆黑泼墨的屋内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城主府。

    姬月在为轻歌上药,一双手,被包扎成了臃肿的粽子。

    其实,她完全可以用雪灵珠的治愈之力,心神一动,双手便能完好无损,只是这几日待在圣罗城,有太多人关注她了,若是得知她有这种逆天的力量,只怕会惹来很多没必要的麻烦。

    房门被人打开,无忧火急火燎的冲过来。

    “富贵堂来信了。”无忧急冲冲的走进屋子。

    姬月皱眉,不悦的看了眼无忧,无忧立即噤声,而后猛地瞪眼睛。

    妖王咋的?

    妖王了不起啊?

    他有夜老大罩着,妖王算个球?

    想至此,无忧便趾高气昂了起来,就连走路,也都是昂首挺胸的,那骄傲神态,让人啼笑皆非。

    姬月:“……”

    轻歌看着两兽之间的眉来眼去,哭笑不得。

    “是关于扶希的消息吗?”轻歌问。

    提及正事,无忧也认真了起来,坐在软椅上,面向轻歌,点了点头,道:“集云娘、释音公子的占卜之力,在临江淮东南地带的一户人家里找到了扶希,富贵堂的人准备把扶希带走时,那户人家以为遇见了坏人,甚至不惜以命相搏,纠缠了很久,他们才把扶希带走,不知是送回北月王朝还是送来圣罗城?”

    几日前,扶希流离失所,因长相清秀被一户人家收留。

    彼时,扶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痛哭:“我那狠心的爹娘,只疼爱弟弟,因我天生有眼疾,便让我自生自灭,我好苦啊,上天怎能如此不公?”

    扶希声情并茂,痛哭流涕,把他“狠心爹娘”令人发指的行为一一列了出来,五官尤甚是青涩俊秀,小嘴一瘪,楚楚可怜,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母爱泛滥,当即就好吃好喝的招待扶希,当成小祖宗供奉。

    不得不说,小扶希很有表演天赋。

    “昨日晚上冥幽暗中帮助了一把,冥千绝才会不甘离去,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盯着小扶希,还是送到圣罗城来吧,在我身边,我也安心点,就算冥千绝来了,也不惧。”轻歌道。

    无忧点头,“可以,临江淮距离这里不远,我这就去传信,最晚明日就能到了。”

    “事情做隐秘点,别让冥千绝发现了,既然他待在佣兵协会,那么佣兵界未来有可能与我们为敌,万事要小心才好。”轻歌道。

    “佣兵协会会长不是冥幽掌控吗?”无忧问。

    姬月道:“冥幽过于软弱,冥千绝太霸道,此次冥幽以身体受伤为理由骗他回去,冥千绝盛怒之下,可能会架空冥幽的权利,冥幽玩不过冥千绝。”

    轻歌赞同道:“冥幽能够悬崖勒马,是因为他天性使然,经历了西海域一战后,冥千绝的心已经彻底扭曲了,兴许,他想复仇,也不仅仅是为了家族,而是满足他的一己私欲罢了,偏生还说得那般大公无私,可笑之极。”

    “可惜我被隧道风暴涉及,阶级降低,否则也不会落入他的手中。”无忧道。

    “抱歉,是我没保护好你。”

    “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到底是我疏忽了。”

    “日后我会尽量不让这种事情发现,不过,无忧,冥千绝可知你是圣兽?”轻歌问。

    无忧摇了摇头,“就连扶希都占卜不出我的实力,冥千绝也应该占卜不出,而且,我被困时,实力是高等魔兽,应该没人发现我真正实力是中级圣兽。”

    “很好。”轻歌半眯起眼,说道:“如此算来,我身边就有两个圣兽,一个中级圣兽,一个能进化成神兽的低级圣兽,你们是最后的杀手锏,事先不能爆发出实力,不然会引来无妄之灾。”

    无忧眼皮跳了下:“能进化成神兽的圣兽?我的天,是什么种族的?”

    “龙族,火焰龙。”

    “我去,两年前我听说有龙蛋要破壳,等我们赶去莫里斯峡谷时,那里已经被毁了,没想到被你契约了,太让人意外了。”无忧咋舌。

    “侥幸罢了。”轻歌耸了耸肩,不可置否。

    又聊了几句,无忧便去传信给富贵堂。

    得知小扶希安然无恙,轻歌便松了口气。

    只是他失明了

    想到夜青天的病。

    轻歌决定,哪天找个时间,去一趟炼丹府。

    轻歌躺在床榻上,头枕着姬月的大腿,姬月为她按揉太阳穴。

    姬月仔细端详着近在咫尺的女子。

    是啊,两年了。

    两年

    他看着她由过街老鼠任人践踏蜕变成如此雍容妖孽模样。

    姬月宠溺的笑了。

    幸好

    幸好没错过你。

    不然,他会和冥千绝一样,迷失在仇恨的炼狱里。

    姬月低下头,蜻蜓点水,小鸡啄米般在美人额上落下一吻。

    轻歌蓦地睁开眼,猩红的唇翕动着:“流氓。”

    姬月皮糙肉厚,脸不红心不跳,闷笑了声,挤眉弄眼,“还能更流氓。”

    轻歌:“……”

    她真想让帝九君看看他家妖王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姬月捏了捏轻歌的脸,道:“也就只有你,能让我变成流氓。”

    “所以,我得高呼万岁?”

    “我不介意。”

    “……”

    轻歌未免被气死,索性闭上眼。

    姬月笑得更加邪佞,修长的手指,不断地捏着轻歌的脸。

    都捏红了。

    轻歌大怒,再次睁开双眼,在姬月手上狠狠咬了一口。

    “属狗的么?”姬月无奈。

    “属狗的我也要了。”姬月大笑。

    轻歌:“你全家都属狗的。”

    “我家里只有你一个。”姬月人畜无害。

    轻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