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93章 晋阶兵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鹰牌

    四下里,一片哗然,皆震颚不已。

    天鹰阁遍布四星,有三张天鹰牌,炼器大师风青阳,驯兽岛邢荼蘼各执其一,世人都在猜想,第三张天鹰牌,会落入谁的手中。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最后一张天鹰牌,在夜轻歌手里,还是天鹰阁阁主亲手送上。

    也就是说,天鹰阁阁主在圣罗城!

    有如花美貌的侍女走上前来,将梨木托盘上的红布掀开,一块暗红色灌入灵气的木牌,便出现在世人眼中,木牌有正反两面,正面是风青阳大师雕镂的天鹰阁三字,反面是邢荼蘼用驯来的黑鹰兽做成的标本。

    抽筋剔骨,刻入牌中。

    少公主听得天鹰阁侍者的话,不由恼羞成怒。

    比试尚未结束,天鹰阁阁主就已经为夜轻歌安排凯旋宴,祝她旗开得胜,这何止是打少公主的脸,简直就是在蔑视她。

    轻歌皱了皱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方才天鹰阁阁主把今日全部收入给她时,她便在想,这阁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如此示好,又是好是坏呢?

    “金蝉大师还鉴定我炼制的兵器,等尘埃落定,我若赢了,再来拿这天鹰牌,可行?”轻歌问。

    金蝉子微笑,小丫头是在给他面子。

    侍者愣了下,略微思索,而后点头,起身挺直脊背站在一侧。

    轻歌掐着时间,道:“大师,可以开始鉴定兵器了。”

    金蝉子点头,捋胡子,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嵇华,你把兵器拿出来吧。”金蝉子见嵇华面红耳赤跃跃欲试的模样,低笑,道。

    嵇华见此,欣然乐意,他点头过后,站在小型冰窖前,把表面的冰层打开,随之从空间袋里拿出上等棉布制作而成的手套,戴上,然后双手伸进甬道里,小心翼翼如护珍宝般把蓝色的剑捧了出来。

    青袍男人在桌面铺了一层浓毯,浓毯之山个,覆着棉布,这厢,嵇华才把幽蓝之剑,动作轻柔的放在桌上。

    少公主看着这一幕,嘴角疯狂抽搐,怒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她的刀就那样孤零零冷冷清清的放在檀木桌的一角,夜轻歌的剑却得到了如此重视,就差没烧香拜佛来供奉这把剑了。

    金蝉子与嵇华一同鉴定此剑,嵇华眉头紧蹙,金蝉子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少公主见此,笑了。

    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轻歌站定原地,面如冷霜,垂在身侧的双手源源不断地滴着血。

    “金蝉大师,这是什么等级的兵器?”人群中,有人急不可耐了。

    毕竟,在场的看客们,都参与了赌局,甚至大部分人都把筹码压在少公主身上,因庄家一赔十,他们以为少公主必胜无疑,很多人不惜外出借钱,倾家荡产压这一局,就为比试结束后捞一笔。

    可夜轻歌拿出的炼器材料和她的表现,让赌徒们心惊肉跳,不再是之前的势在必得。

    金蝉子看了眼说话之人,而后深深的忘了眼轻歌,道:“嵇华,你来说吧。”

    嵇华一脸震撼,发现众人都在看他,干咳了一声后,道:“人级巅峰兵器,无限接近地级,甚至,持兵器者,只要他突破了,这把剑也会跟着突破,假以时日,必定突破地级兵器,乃至于更高,这是一把晋阶兵器!”

    晋阶兵器!

    可以持续突破的兵器!

    唯有比地级还高的灵级兵器,才拥有这种属性,可晋阶灵级兵器,几乎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不过,轻歌的炼制这把剑,本身阶级就是人级巅峰,而灵级进阶兵器,起码要从灵级开始晋阶。

    故此,它是晋阶兵器,并非灵技晋阶兵器。

    但,能在人级时就炼制出灵级兵器的属性,就譬如有人在先天十三重,就拥有了大灵师的底蕴。

    饶是镇定不已的金蝉子,此刻呆若木鸡,老眼昏花,他知道夜轻歌在炼器方面有造诣,没想到有如此之高天赋。

    不,不仅仅是天赋而已,更有后天不懈的努力。

    少公主已经木讷了。

    等她反应过来,失声大喊,“不可能,搞错了,一定搞错了,她怎么可能炼制出晋阶兵器!”

    她上前就要去拿那把剑,嵇华猛地拍掉她的手,冷冷看了她一眼。

    金蝉子冷不丁冒出一句,“少公主,你是觉得老夫在天鹰阁当着圣罗城贵族群雄的面,徇私舞弊不成?晋阶兵器就是晋阶兵器,老夫没必要骗人,炼器师之间切磋比试实属正常,但愿赌服输,输了并不意味着失败,你这番样子,实在有辱海王门面。”

    少公主惊愣住,她低头看着那把剑,剑柄上的蓝色莲花,绚烂的绽放在她双眼之中。

    的确是人级巅峰兵器。

    她输了。

    少公主想要往前走一步,双腿发软,她下意识抱住檀木桌,想把她炼制的刀拿来,少公主握住刀柄,刀却颤了一下,往她身上砸去。

    婢女们大声尖叫。

    那把刀,划破了少公主的另外半张脸,枝条长的疤痕,迸射出鲜血,少公主似是察觉不到痛,她瘫倒在地上,往前爬去,捧住那把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至姬月面前,把刀递给她,“公子,送给你。”

    她的瞳孔稍微涣散,荡漾开癫狂之意。

    姬月淡淡看了她一眼,擦肩而过,走至轻歌身边。

    少公主背对着姬月,僵硬冰冷的脸上,满是血液,她突地笑了,笑靥如花,她猛地转过头,赤红双眼怒视夜轻歌的背影,“夜轻歌,我不会输的,你去死吧,下地狱吧。”

    轻歌缓缓转过身,在刀要贯穿她脖颈时,姬月猛地出手,妖王之力彻底粉碎了这把刀,只见猩红齑粉犹如天女散花般落下,少公主面孔震惊住。

    她的刀

    没了?

    少公主突地仰头尖锐大叫。

    轻歌眸光阴寒,“少公主,愿赌服输,不知这赌注,你可否还记得?别跟我装疯卖傻,不然我就直接动手了。”

    少公主蓦地看向轻歌,脸色冰冷,“夜轻歌,你是不是很得意?”

    “战胜你,并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明是人级巅峰炼器师,还故意和我比试,就是要折磨我?对不对?”少公主怒吼。

    轻歌冷笑,这少公主可算是没疯,还知道把矛头指向她。

    难道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挖眼断臂之苦吗?

    轻歌讥诮地看着堕魔的公主,嘴角龟裂开一缕杀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