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85章 屠戮囚兽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太奶奶死在你爷爷手中,这算不算因果轮回呢?”轻歌嫣然一笑,脸不红心不跳,胡诌之言信手拈来。

    身后的两位男子,若非都是心智成熟之人,只怕会笑场。

    囚兽阁的掌权者有些懵了,眼神游离,似是当真在想他爷爷是不是杀了这位小祖宗的太奶奶,可任凭他冥思苦想,也理不出个所以来,一抬眸,便对上轻歌戏谑的双眼,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掌权者当即明白了过来,他被耍了!

    掌权者怒意中烧。

    轻歌笑得百媚生娇,步步生莲,逐步靠近囚兽阁掌权者以及精英侍卫们,他们下意识的缓缓后退,面对一个娇弱的姑娘,他们竟是不敢怒也不敢言。

    掌权者发现手底下的人都惧怕她,便知已落入了被动局势,不能再等下去了,当即下令,大手一挥,“射箭!”

    顿时,纵横交错虎虎生威的百只箭矢凛冽呼啸地破空而出,破风阵阵,此起彼伏,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的黑色光刃交织成天罗地网,铺天盖地地朝他们攻击而去,四面八方,皆是滚滚杀气。

    一百零八弓弩手不断搭弓放箭,冷邦邦的脸上罩着冷霜,箭矢接二连三的出现。

    轻歌仰起头,明月光倾洒下来,斑驳的箭影覆在精致的脸上,猩红的唇掀起肆虐的笑,就在即将要万箭穿心之时,她站定原地不动,天灵盖之下雷巢里的精神之力倾巢而出。

    强劲的精神力直接将那无数箭矢碾碎成齑粉,漆黑的粉末天女散花般落下,她往前走的脚步不曾停下,金色的身影高贵浓烈。

    众侍卫们呆若木鸡,掌权者心惊肉跳,大手不断地挥下,弓弩手们快速的放箭,然而,箭矢尚未挨近轻歌三步之遥,便被随之而来的精神力粉碎。

    女子不断的往前走,如过无人之地。

    姬月二人犹如女王的骑士,默默守护着,凛冽倨傲的气质,蓄势待发的能量,都在蠢蠢欲动着。

    风声鹤唳。

    靠近掌权者一步距离的地方,轻歌终于停下。

    弓弩手的箭矢已经见底了。

    他们面面相觑,直骂变态。

    轻歌虚眯起眼,心神动,意念颤,强大无比的精神之力,直接将埋伏在暗处墙上的弓弩手,撕裂开,血雾弥散,一百多人,说死就死,甚至连哀嚎都没有,三魂七魄便成了血水。

    掌权者和剩下的侍卫们见鬼似得瞪着轻歌,心生惧意。

    “果真是最毒妇人心,你一定要赶尽杀绝吗?”掌权者颤声道,同时又有怒火疯狂燃烧。

    若没有守住囚兽阁,就算活下来了,城主也不会放过他。

    前后都是死,反而让他在恐惧的夹缝之中激起了求生意志。

    他怒发冲冠,睚眦欲裂,恨不得吃轻歌的肉。

    与之失态相比,轻歌更显优雅许多。

    “都要死了,还这么嗦?”

    轻歌不再多言,疾如风猛若奔雷,电闪雷鸣之间,一个箭步掠上前,一把扣住男人的脖颈,另一只手五指张开,按在其天灵盖上,稍微一用力,猛地一扭,“咔嚓”一声响起,男人的脖颈便彻底被拗断了。

    简单粗暴,残虐弑杀。

    把手里的死人丢在地上,轻歌踏着他的躯体往前走,眉眼含笑看着剩下的人。

    她缓缓地伸出手,掌心氤氲着黑光,明王刀出现。

    她蹲下身,斜劈而去,一次腰斩十余人,鲜血四溅,朝她脸上淋漓洒去,刹那间,血红的光乍现,将鲜血吞噬。

    她往前走,侍卫们便不断后退。

    出手狠辣,犹如雷电,或是腰斩,或是断头,只剩一地残肢断骸。

    姬月抬起僵硬的手,想要帮忙,最终,缓缓垂下。

    他懂她此刻的愤怒,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

    无忧复杂的看着刀光剑影中的那一抹明黄,微微一笑。

    有友如她,蛮好。

    他鲜少见到如此暴戾的夜轻歌,仿若是死神的化身。

    一步杀十人,千里不留行。

    直到囚兽阁内的人,全部被屠戮致死。

    她站在一地血腥之中,把明王刀扛在肩上,回眸一笑,清寒似霜,明媚若阳。

    感应一番,察觉到囚兽阁了无生机后,她踩着血泊,自姬月二人之间穿梭而过,走向紧闭的金漆大门,当她缓缓靠近时,精神之力游弋,大门自动打开,她收起明王刀,往回走。

    月色朦胧,幽风寒凉。

    冷清的囚兽阁上空漂浮着血腥的味道。

    城主府主屋。

    圣罗城城主手执狼毫笔,在铺开无褶皱的宣纸上落地生花,逐渐写出一个“善”字。

    半敞开的窗户,闪过一道人影。

    身着黑袍的暗卫单膝跪在城主腿边,“主子,囚兽阁三百五十二人,全部身亡,死相残忍。”

    此刻,城主正写至最后一笔。

    手一抖,墨汁晕染开。

    他放下狼毫笔,手覆在宣纸上,灵气汹涌而动,悄然将宣纸燃烧成灰烬。

    他坐在虎皮椅上,闭上眼冥思。

    暗卫直挺着脊背,一动不动。

    许久,城主打开双眼,精光四射,炯炯有神。

    他冷硬的笑了,“好个心狠手辣的四国王,不狠,难成大器,不怕她狠,就怕她不狠。”

    “此事如何解决?”暗卫问。

    “尸体们都丢去乱葬岗,死者已逝,给他们家里一点补贴吧,对外就说被人下毒,别把消息走漏出去。”城主道。

    暗卫点头,窜了出去。

    室内,死寂。

    城主摊开手掌,拿出海鲛,目光闪烁不定。

    此番他的主要目的是海鲛,为了让少公主心甘情愿的奉上海鲛,可下了不少功夫。

    给他一段时间,他必定能突破三剑灵师!

    “来人。”收起海鲛,城主大声喊道。

    侍卫奴才们走了进来。

    “把上个月从圣罗拍卖场得来的天元丹送去四国王那里。”言罢,奴才们接连走了出去。

    另一间屋子。

    刚沐浴完的轻歌坐在床榻上,吃着姬月剥喂的水晶葡萄,把玩着手中的红玉锦盒。

    “天元丹都送出来了,那老狐狸还真是肯下血本呢。”

    拇指微动,按上锦盒的暗道,锦盒应声打开,一颗母祖绿的丹药静置其中,隐约散发出慑人的气息。

    轻歌微笑

    城主在向她示好。

    那些奴才们离开前,隐约的说这天元丹是城主在拍卖场以高价获得的。

    至于高价,便是足足花费了一千五百万灵气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