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84章 死亡之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离开绿水阁后,抱着小肉团与姬月回到了住处。

    房门关上的刹那,轻歌回身,把小肉团丢在地上。

    小肉团周身爆射出强烈绝艳的光芒,光芒之中,肉团身躯扭曲起来,逐渐膨胀,变大。

    轻歌双眸之中倒映出潋滟的华光,流转间,身着锦绣黑袍高贵邪佞的男子徐徐走出,他双手环胸,三千青丝在光中及腰垂落,发梢点缀着星辰芒,他复杂的看着轻歌,视线往下移,看向女子白璧无瑕盈盈纤纤的双手,在此之前,他亲眼看见她自虐似得折磨自己的手,只为记住须臾间的痛。

    “看够了没?”姬月不悦的道。

    无忧勾起唇角,笑,“哪看得够?”

    姬月黑着脸,隐约着狂暴的怒气。

    “扶希呢?”轻歌问。

    这是她最担心的事。

    “找不到了。”无忧眼中闪过一道黯然之色,随之失落的低着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扶希为何找不到?为何你会落在圣罗城城主和冥千绝的手中?”轻歌问道。

    无忧眯起眼,压下狂烧的怒火,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一行四人从位面隧道出来时,遇到隧道风暴,熙子言、姬月二人都尽全力护着轻歌,稍稍落后的无忧、扶希承受了大面积的隧道风暴,扶希的双眼被隧道风暴的余波干涉到,已然失明。

    没了七星瞳,条件有限,别说启动七星阵法了,连走路都是惶恐不安的,无忧更是被风暴刺激,修为后退,直接从中级圣兽掉到了高等魔兽。

    无忧表示很憋屈

    不过,饶是高等魔兽,在四星大陆,也算是实力巅峰的存在,若非他与轻歌失散,又被冥千绝算计了,也不会沦落阶下囚。

    冥千绝的占卜之道愈发炉火纯青,而扶希双眼失明,无忧便着了冥千绝的道。

    逃难时,无忧、扶希兵分两路,遍体鳞伤体力透支的无忧遭到圣罗城城主两百多精卫的围剿,作困兽之斗,垂死挣扎间一口气把精卫们全都灭了,不过他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被城主的灵师暗卫装入玄精铁笼之中。

    至于扶希,下落不明。

    “冥千绝”

    轻歌垂下眸子,攥紧双手,身体绷紧,深不可测的眼底闪耀着嗜血残虐的光芒。

    “走”

    轻歌举步迅速朝外走去,无忧微怔,走?走去哪?

    “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被虾戏,去告诉她,哪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不长眼欺了你。”擦肩而过时,姬月如是道。

    无忧挑眸,喜上眉梢,步子都轻摇了起来,飘飘然跟上轻歌的步伐。

    若是以前有人告诉他,他堂堂中级圣兽需要一个先天十二重的修炼者去为他找场子,他定会一巴掌将人拍飞。

    可现在,被人保护的感觉,其实也不错。

    三人身形如鬼魅般游弋在城主府内,去了东南之地。

    那里,是关押冥顽不灵魔兽的地方,称之为囚兽阁。

    才走近,轻歌便听见蛇鞭呼啸而过之声以及魔兽们声嘶力竭的咆哮,垂死前一刻的哀鸣,血腥、腐烂的味道萦绕在鼻腔,胃部似乎有什么在翻滚,难闻到作呕。

    “里面的人,谁对你动了手?”轻歌问。

    “全部。”无忧恨恨的道。

    他被装进玄精铁牢,有气无力,短短几个时辰,囚兽阁的奴才们变着法子折磨他,硬生生地把他羽翼折断,用滚烫的铁在他躯体上留下烙印,更有恶劣者,拔毛插针,痛不欲生。

    痛仅其次,他唯独忍受不了,骄傲尊贵的他,竟然由一群宵小之辈任打任骂。

    “很好。”

    轻歌清冷的脸上绽放极致凉薄的笑,骨髓血液里的残暴因子蠢蠢欲动,暗绿双眸,喋血的望着龙飞凤舞小楼门前以浓郁灵气雕镂着“囚兽阁”的牌匾,她步步惊心,踏上冰寒寂寥的台阶,如暗夜帝王,地府亡灵般,将人类剥皮抽筋。

    俊美妖孽的男子,一左一右,亦步亦趋的紧随着她,从黑暗妖娆的夜色里,露出脸来。

    嘭

    一脚把金漆大门踹开,血腥的风灌入鼻腔,耳边落下几缕弯曲白发。

    “什么人敢在囚兽阁放肆?”囚兽阁掌权人一袭蟒袍踏风而来,手执五尺大刀,浓眉大眼,怒目圆睁,气势十足雄厚的看向轻歌。

    男人身后,带剑侍卫们有秩序的形成一个半圆,弓弩手蹲在墙角,一根根锋芒毕露锐利无比的箭毫不留情的指向轻歌,只要一声令下,他们手微动,闯入囚兽阁的三人,便会被万箭穿心。

    轻歌笑得愈发放肆。

    她抬起手,指向明月,金色袖子褶皱下来,堆在臂弯处,露出了雪白的玉臂,肌肤吹弹可破,冰清玉洁,气质出尘,女子周身却缠绕着疯狂的杀戮气息。

    她心神微动,精神之力将敞开的金漆大门关上。

    目光所及之处,三军侍卫皆是噤若寒蝉,如堕深渊,甚至连弓弩刀剑都握不住。

    轻歌言笑晏晏,明媚和煦,吐出的字,却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去,“今晚,一个都别想走。”

    无辜之人?

    呵

    如今她也透彻,当今世上,谁又无辜呢?

    只有死人才无辜!

    “好狂妄的丫头,你可知道,这是城主府,还轮不到你来放肆。”掌权者怒不可遏。

    轻歌不说话,只是缓慢的往前走。

    头上裹着鸾凤髻,碧玉步摇斜插正央,衔着金珠,走起路来,两袖生风,金珠摇摇晃晃,发出伶仃悦耳之声,恰似黄鹂出谷,夜莺低唱,让人心神恍惚间,便已掉入死神的囚牢。

    那是一曲通往阴司的冥音,死神发出的邀请函。

    见此,掌权者眉头微蹙,心慌不已。

    囚兽阁与世隔绝,只知今日晚宴,也知参宴之人有四国王夜轻歌,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来屠杀囚兽阁的人,会是他们城主盛情邀来的贵客。

    掌权者目光流连于姬月、无忧二人身上,双眉犹若打了死结,他嗅到了强大的气息。

    “姑娘,因果轮回,囚兽阁自认没有得罪过姑娘,姑娘如此,是为何?”掌权者语气柔了三分,态度却依旧是不容置疑。

    他若是吓得屁滚尿流,囚兽阁的侍卫们,必定士气萎靡,人心不振。

    那他们还没打,就输成落水狗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