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82章 负荆请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着轻歌的脸,良久,他收回视线,道:“永夜生么?”

    “永夜生也是魇的仇敌,你暂且不用担心我,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下,我绝不会轻举妄动。”轻歌道。

    姬月狐疑的望着她。

    轻歌狠狠握住姬月的手,“我有妖王印记,就算我有了危险,你也能感应得到不是吗?答应我,在回到妖域以前,不要去落花城,别去杀了永夜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有的是时间,切莫急于一时。”

    姬月沉默。

    “我让你担心了,请你别再让我担心好吗?”

    “爷爷已经得了老年痴,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菁菁是阴魔命格星的拥有者,如今在幽冥岛生死未卜踪迹难寻,我不想你也陷入危机之中。”

    “姬月,答应我。”

    她放软了声音,双眸迷离,透出水雾,看得姬月心头一颤。

    明月下,九霄之上,他伸出双手,紧紧地搂着她,力道之中,刻骨铭心,他宠溺道:“你想如何,便就如何。”

    “好。”轻歌闭上眼,靠在姬月强而有力的胸膛,微微松了口气。

    倏地,姬月打横抱着她,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

    轻歌窘迫,猛地跃了下来。

    她蹲下身子,想要将无忧魔兽抱在怀里,然而,魔兽太大了。

    似是知轻歌所想,无忧周身黑光闪耀,光华之中,他的身体逐渐缩小,变成狐狸般大小的动物,灰色、毛茸茸的小肉团,脊背生出血色双翼,看起来尤为可爱,宛如波斯猫般慵懒高贵。

    轻歌扬起眉头,蹲下身子将其抱了起来,小肉团得寸进尺,寻了个舒适的位置,享受般眯起墨色如黑曜石般的双眼,在女人胸前拱了拱……

    姬月:“……”

    姬月黑着脸,恶狠狠地瞪着小肉团。

    小肉团似是浑然不觉,拱得愈发凶了。

    “夫人,你辛苦了,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吧。”姬月犹如魔鬼,伸出爪子,毫不客气地把肉团给抢了过来,狠狠的蹂躏着,让你拱,怎么不继续拱了

    小肉团水汪汪的眼,委屈的看向轻歌。

    轻歌:“……”

    干咳了一声,轻歌回到位置上,视线若有若无的扫过城主。

    姬月抱着小肉团坐下。

    “无忧,城主府的人如何对待你的?”轻歌问。

    小肉团眼神变黑,“剥筋剁肉折翼断骨。”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把它所受的折磨给说了出来。

    轻歌残笑。

    很好

    坐在首位的城主,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城主连忙看向轻歌,轻歌旋转着掌中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金色的袍子,沾染着鲜红的血。

    她像是怒放在炼狱的花,向他发出了死亡的邀请。

    城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和恐惧。

    “父亲,回头是岸。”嵇华的声音及时响起。

    城主皱眉,抬头看了眼天空,那是冥千绝离去消失的方向,方才轻歌折断玄精铁的画面历历在目,城主额上青筋疯狂跳动,忽然,他饮下一口女儿红,似是下定了决心般,坚定不可摧。

    “华儿,若是为父与四国王合作,是不是能为你挽留住一位朋友?”城主道。

    嵇华诧异,错愕不已,“父亲,你……”

    “冥千绝这个人太危险了,但我也不能随便背叛他,否则万死不赦。至于夜轻歌,我本想审时度势,等她战胜了百国联盟后,再发出合作邀请,不过现在看来,若此事不能立马决定,日后免费送上门,这姑娘也不屑,干脆赌一把,把赌注压在她身上。”城主阴森森的说。

    嵇华沉默,不再言语。

    “为父相信,能从蝼蚁成为四大帝国的王者,绝非等闲人。”城主道。

    “可你如今已经惹怒了她。”嵇华道。

    “这个好说,负荆请罪即可。”

    负荆请罪!!

    嵇华怔愣。

    “大丈夫能屈能伸,若不拿出点诚意来,怎能得人心?”城主说话间,内心已有了打算。

    经历一番事情后,绿水阁的氛围变得僵硬冷凝了起来。

    城主大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诸位,吾儿走上炼器之道,一心陶醉,作为父亲的我,倍感欣慰。”

    有城主打破僵局,其他人纷纷露出笑脸,说着恭贺的话。

    “城主有儿成龙,好福气啊。”

    “炼器何其难,炼器师说是凤毛麟角般稀罕也不会过,城主有儿嵇华,羡煞旁人啊。”

    “圣罗城若是能出个炼器大师,是圣罗城子民们的荣幸!”

    “……”

    恭维的话说不尽,不过也让局面缓和了起来。

    “王爷,我听说高等魔兽能幻化成人类的模样,可否让你收服的魔兽,变一个给我们看看?”女子娇蛮软糯的声音响起。

    轻歌斜对面,一名身着森绿色长裙的女子,双眼放光贪婪地望着姬月怀里的小肉团。

    此人正是那适才抢拍高等魔兽的王家主之女。

    若非冥千绝加价,这高等魔兽现在只怕已经是王家主的囊中之物。

    轻歌抬了抬眼皮,朝王家女看去,目光冷冽凉薄,似要穿透她的心脏。

    王家女双瞳之中水波潋滟,她惧怕的看了眼轻歌,瑟瑟发抖,轻咬下嘴唇,“王爷,我只是好奇,何必用眼神来警示我?”

    “王姑娘,奉劝你一句,好奇害死人。”轻歌执起夜光杯,痛饮美酒一觞。

    若她当真答应了那王家女的话,岂不是把无忧当成了供人取乐的畜生?

    王姑娘皱了皱眉,而后声音放冷,“王爷,这是圣罗城,不是穷酸的四大国,打狗还要看主人不是?”

    “你是狗吗?”

    嘭的一声,轻歌把酒杯砸在桌上,酒意烧人,她轻蔑嘲讽的瞥了眼王家女。

    王家女面色绯红,恼羞成怒,“你……你欺人太甚。”她转头看向王家主,“爹你看她!”

    王家主也愤怒不已。

    王家在圣罗城算是除了城主府外最权威富饶的势力,贵族之中的顶尖存在,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敢当众打他王家的脸,辱他王家的女儿。

    “城主,四国王是你宴请来的贵客。”王家主倒也聪明,是个老狐狸,把烫手山芋丢给了城主,“小女不过是好奇心太重,何至于被人如此羞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