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79章 死而不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抬眸,朝骄撵内的男人看去。

    冥千绝,多日不见,你变得有多强了呢?

    嘴角裂开,绽入一抹极端妖孽的笑。

    轻歌的双眼内,迸射出浓浓寒意。

    大不了玉石俱焚!

    她绝不会牺牲无忧。

    “别担心,我在。”姬月扣住她的手。

    “无忧是圣兽,他怎么会落到冥千绝和城主的手里?还是说,冥千绝已经强大到能够和圣兽媲美了?”扶希呢,扶希又在哪里!

    与无忧分散时,她之所以不担心,是因为无忧本身实力过于强大,而扶希又是天赋异禀的占卜师,这两人的组合,走在街上别人都要让道而走。

    再者,姬月只能在四星待三日,她也想休憩,放松几日,等姬月离开后,锋芒毕露,再战!

    可苍天连三日的时间都不给她!

    此时,连冥千绝都有些看不懂了。

    夜轻歌当真能出三千万灵气丹?

    不过,他不会让她得逞的。

    “五千万。”冥千绝冷笑。

    轻歌皱了皱眉,再跟下去也没意义。

    只是,冥千绝既然想要得到高等魔兽,又何必假惺惺的来拍卖呢,直接带走岂不是更好?

    以无忧的实力,就算不再是圣兽,是头高等魔兽,他的地位,也不是城主能够撼动的,若没有冥千绝,无忧绝不会沦落阶下囚。

    可见,冥千绝的目标不是魔兽,是她夜轻歌!

    轻歌挽唇

    既然他要玩,她便奉陪到底。

    “五千万,诸位可有人要跟价?”城主如是道。

    无人回答。

    三次重复,一锤定音。

    “冥阁下,笼子里的畜生,已经是你的了。”城主笑眯眯地道。

    “嗯。”冥千绝冷淡应了声,食不知味般。

    绿水阁的盛宴,陷入了死寂之中。

    后院槐树高大,落英缤纷。

    冥千绝身子往后靠,看向轻歌,道:“歌儿,你似乎对这畜生很感兴趣?”

    “冥阁下,别这么形容你自己,我会心疼畜生的。”言下之意,冥千绝畜生不如。

    那一声歌儿,简直把她给恶心到了。

    众人呼吸一窒,冥千绝周身燃烧着冰冷火焰。

    许久,冥千绝轻笑出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淘气。”

    轻歌:“……”

    姬月目光微微充血,发怒之际,轻歌的手,覆着他,那冰冷如冬的触感,让他忍下怒气。

    众人诧异的看着话语里夹枪带棒一高一低的两人,瞧那句歌儿叫得多亲昵,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甚是怪异。

    宾客们疑惑了。

    终于,冥千绝的脸上龟裂出了一条缝。

    他妖冶的笑道:“歌儿,不如这样,只要你能够徒手断开玄精铁牢,这畜生就送给你,如何?”

    他给她设下了美丽的陷阱,引她入局。

    轻歌面色冷漠,笑了。

    冥千绝还是一如既往的奸诈狠辣。

    一石二鸟。

    含有雷电元素的玄精铁,其实那么容易就断开,即便是她的手断了,只怕这玄精铁都没断,另外,就算她断开了玄精铁,救出了无忧,那又如何?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恶向胆边生,富贵险中求,高等魔兽的诱惑,会让在场宾客事后对她下下手,若冥千绝想,在她纷乱自顾不暇之时,再出手轻而易举的夺回无忧。

    好个借刀杀人,祸水东引,堪为阳谋。

    轻歌明知是计,也不得不深陷局里。

    姬月握住轻歌的手,妖王之力氤氲在表面,只要轻歌一句话,他能把圣罗城给灭了。

    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手,是因为冥千绝体内,有一股莫名的能量气息,若做不到一击毙命,他就算屠城了,冥千绝遁地逃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依旧是个大祸患,此举反而会把轻歌推进纷争之中,说她杀人狂,嗜血如魔。

    那么,轻歌难得建立出来的威信,便毁于一旦。

    “怎么?歌儿你害怕了吗?”冥千绝道。

    至此,宾客们在终于看清,冥千绝是要折磨夜轻歌。

    不死不休的折磨

    梅卿尘狠狠皱眉,他抬眸看向冥千绝,道:“阁下,如此为难一个姑娘,是宵小之辈做的事。”

    “为难?本尊有为难吗?”冥千绝视线扫及蓝芜,冷嗤,“本尊五千万灵气丹拍来的高等魔兽,免费送出去,吃亏的可是本座。梅公子,你这手,会不会伸的太长点了呢?没想到梅公子,还是个顾忌旧"qing ren"的人嘛。”

    言语里的轻蔑嘲讽如此明显。

    梅卿尘咬紧牙关,还要说话,轻歌却先一步道:“冥千绝,说话可算数?”

    “当然,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你也算君子?”轻歌冷笑,而后站起身来。

    姬月拉着她的手。

    “相信我。”轻歌道。

    “我用妖王之力保护你的手。”姬月道。

    “让我自己来。”轻歌目光冷漠,执拗倔强。

    两人对视了许久,姬月败下阵来,逐渐松开手。

    轻歌微笑,莞尔,举步轻摇,清贵端庄的朝囚笼走去。

    玄精铁囚地板的周围,流满了血,轻歌蹲坐了下来,粘稠的血渲染那金色刺目的锦袍,富贵牡丹,猩红之怒。

    她伸出手,隔着铁柱间隙进了铁笼,抚摸着魔兽的脑袋,鲜血黏上她的手,她脸上的笑,愈发柔和。

    轻歌收回手,含着手指,血的味道刺激着感官,她要记住无忧的血,记住冥千绝的种种恶行。

    魔兽轻轻叫了声。

    轻歌问:“疼吗?”

    魔兽摇头。

    “委屈吗?”

    魔兽点头。

    “想我吗?”

    点头。

    “想活着吗?”

    点头。

    “想杀人吗?”

    点头。

    “那么,以后,给我去杀,杀了所有折磨你的人!”轻歌残虐的笑了,当她抬眸的刹那,所有人都惊住。

    眼底的墨彩隐去,覆了一层暗绿。

    一双美丽的绿眸,杀机隐隐,喋血而生。

    她敛住灵气、煞气以及雪灵珠,伸出柔软细嫩的双手,握住两根玄精铁柱。

    铁柱上若隐若现的青电缠住她的手,皮开肉绽,血肉之疼,十指连心,不可谓不痛。

    她闭上眼,神态平静,仿佛受伤的那双手,不是她的。

    姬月紧攥着双手,阴测测的。

    他怎不知轻歌在干嘛。

    她在自残,自虐

    用痛,记住这个血的教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