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78章 反将一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座的宾客都是圣罗城的贵族,不是什么蠢人。

    如此,他们都发现了不对劲,以及冥千绝与轻歌、姬月二人之间的肃杀。

    但,人之贪婪欲望是无止境的。

    玄精铁囚里可是被教训了的高等魔兽,不仅是稀缺物种,甚至有可能成为圣兽。

    圣兽啊

    翻遍四星大陆,只怕找出的圣兽,屈指可数。

    若是与圣兽契约,能够自成一格,占山为王,成就宏图,无人敢欺。

    对于在座的男人来说,囚笼里的魔兽,有着致命诱惑。

    蓄势待发,虎视眈眈。

    风声鹤唳,危机四伏。

    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了奸诈了算计,如今看来,不出个天价,是拍卖不到这头高等魔兽了,何况天上还挂着一个大人物,所谓的冥阁下。

    故此,某些人打算不出价,等有人拍卖成功后,再去抢。

    轻歌脑海内思想飞速旋转了起来。

    圣罗城、冥千绝、被囚的圣兽、下落不明的扶希

    她作困兽之斗,是瓮中之鳖。

    要如何,她才能扳回这一局呢?

    “看来诸位已经急不可耐了呢。”城主朗声道:“如方才所说,三百万灵气丹起价,价高者得,现在,开始!”

    一言落,其他人,纷纷开口,争个面红耳赤,饶是倾家荡产能够把这头魔兽带回去,也是值得的。

    “六百万!”

    “九百万!”

    “一千二百万!”

    “……”

    这一刻,灵气丹仿似不要钱般,疯狂加价。

    轻歌面不改色,但唯有姬月清楚,她攥着他的手,有多用力。

    她心智再老成,也有恐慌愤怒之时。

    姬月与其十指相扣,双眸无比坚定,决然。

    就算把之前的计划都搅了,就算惊怒九界守护者,他也不惧。

    只要能换她笑靥,足矣。

    拍卖声此起彼伏,牢笼里的魔兽渐渐安静了下来,它犹如忠犬般趴在中间,漆黑的眼纯粹清澈的看向轻歌,血液自它的伤口里流出,在铁牢之下汇成凄艳血泊。

    侧面而座的金蝉子,至始至终都如旁观者般,看着这场盛宴。

    他看了看冥千绝,又看了看魔兽,最后,看向轻歌,发现那张素白的脸,已没了血色,古井无波的双瞳深处,惊涛骇浪起。

    金蝉子端起酒杯,灰浊的双眼似是东西玩物,一切都已了然于心。

    嵇华眉头紧蹙,问:“父亲,你究竟要干什么?”

    “我在拍卖。”城主平淡的回答。

    嵇华垂下眼皮,“圣罗城是富饶之城,还缺灵气丹吗?显然是高等魔兽更可贵,你竟然也舍得拿出去拍卖,这可不像你的风格。”瞥了眼冥千绝,顿了顿,嵇华又道:“父亲,我知你报仇心切,别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

    “灵气丹还会怕多吗?”城主笑容可掬,突地,双眼有血光稍纵即逝,他沉下音,低声道:“若我甘愿被人利用呢?”

    “父亲!”

    “此事与你无关,你收拾好行囊,准备就绪,和金蝉大师去炼器工会吧,权当没有我这个父亲。”男人眉目之间隐隐露出青黑疲态。

    “父亲,你可知玩火自焚?”嵇华看了眼轻歌,又道。

    此生难得一知己良友,他不希望尚未深交就已是死敌。

    “够了,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城主薄怒不已,“这次博弈,若我死了,便与你恩断义绝,你钟爱炼器之道,又有金蝉大师护,没有我这个父亲,在炼器工会你也能平步青云。”

    嵇华哑然,满心惆怅,听着城主的话,他只觉得四肢软弱无力,冰冷之感侵入骨髓深处,连灵魂都冻僵了。

    他望着执迷不悟的父亲,喝了口酒,下意识回头朝金蝉子看去,金蝉子眉目慈祥,眼底深处是狡猾之态,此时看见嵇华,朝他和煦一笑,点了点头。

    这一笑,拂去了嵇华心中烦闷,渐渐安静了下来。

    脱轨的星云,是拉不回来的。

    他嵇华只能听天由命。

    此刻,宾客们还在叫价,只是不再比之前那么疯狂了。

    价格已经高达两千四百万灵气丹,足以让许多世家破产,流落街头,这样的高额,即便是以富饶为名的圣罗城贵族,也承受不了,哪怕他们心有贪婪,也有自知之明,荷包里有多少灵气丹能出多高的价,还是清楚的。

    当不再叫价的人们,都默契的想到事后打劫。

    空气里,流动着刀光剑影。

    静谧着

    “城主,已无人叫价了。”出了两千四百万灵气丹的那个人,沾沾自喜,得意洋洋。

    城主一愣,看了眼沉默的冥千绝,旋即道:“无人再出价了吗?如此,这头高等魔兽便是王家主的了。”

    王家主脸上的笑愈发深,就在他以为高等魔兽已经是囊中之物时,骄撵里的华贵男子,终于出声。

    这是他来城主府的第一句话,那清冽之声,仿佛是寒冰凝成,又来自九幽地府。

    他懒懒的说道:“三千万!”

    是的,三千万灵气丹。

    一石激起千层浪,宾客们皆是不可置信地瞪着冥千绝,一个个犹如见鬼,同时也再做打算,如若高等魔兽被冥千绝拍卖走了,他们事后打劫,有几成把握。

    这个男人太神秘了,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冥阁下好气魄,三千万灵气丹,可有人还想跟价?”城主道。

    回应他的是萧萧风声。

    “三千万一次!”

    无人回应。

    “三千万两次!”

    三次价后,便一锤定音。

    “三千万三”

    “三千三百万!”轻歌脸不红心不跳,闭上眼睛就已跟价。

    囚笼内的魔兽温暖的看着轻歌。

    他虽伤痕累累,却还是清醒的。

    轻歌气质雍容,尊贵锦绣,看似一掷千金败家如海,可他比谁都清楚,这姑娘有多穷。

    莫说三千万,三百万就能让她倾家荡产。

    可在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局里,她眼睛也不抬一下,默默出价。

    宾客们都好奇地大量着轻歌,虽说轻歌是四大帝国之王,但四大帝国很穷,能拿出三千三百万的灵气丹来吗?

    不过见轻歌气定神闲,神态悠然,一副不在意灵气丹的模样,宾客们便疑惑了,摇摆不定了。

    兴许,她真能出这个价也说不定。

    然而,轻歌的心在滴血。

    她去哪里偷三千万灵气丹来?

    无非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反将一军罢了,后路她已想好,若真要姬月动手,那么,圣罗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