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77章 死而复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古老恢弘的城主府上空,明月之下,残影掠过,夜色妖娆,一座骄撵,倏地将长空撕裂开,悬于凌空,绛紫色的轻纱曼舞,幽风徐徐,四名衣裳暴露的清冷美人,立于西北东南四方抬着这座骄撵。

    骄撵内的男人,身着紫色锦袍,精瘦的腰部系着双龙玉石矜,他斜坐在骄内,红纱拂过那张妖娆邪佞的脸,漆黑的瞳孔比这夜色还要撩人浓郁,男人的三千青丝,自脸侧顺了下来,长风起兮,如魔乱舞。

    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绿水阁的诸人,嘴角噙着一抹凉薄的笑。

    最终,那嗜血锐利的眼神,流转于轻歌、姬月之间,包含不怀好意。

    轻歌瞳孔骤然紧缩,双手攥蜷,气息在此刻,成了冰天雪地,寒冬三尺。

    陡然间,姬月身上,也爆发出了疯狂的杀气。

    “稍安勿躁。”轻歌闭上眼,按捺住姬月。

    姬月点头,一双阴诡异瞳却爆发出了杀戮,他血腥地望着骄撵内的男人,半眯起眼睛。

    时隔多日,曾经的将死之人,再次华丽的出现。

    绿水阁的宾客们,看了看骄撵,又看了看轻歌,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城主眉头微微一蹙,而后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拱起双拳,道:“冥阁下,你来了。”

    冥千绝点了点头,道:“开始拍卖吧。”

    城主笑道,给了手下一个眼色,几名精英侍卫立即走至覆着黑布的囚笼前。

    他们没有直接把黑布掀起,而是自袖子里拿出晶莹剔透华光流转的绯色药瓶,打开瓶塞,将瓶内的墨绿液体,洒在黑布之上。

    顿时,黑布在墨绿液体之下,如惊雷青电般发出嗤嗤之声,弹指间,黑布就已被灼成白烟。

    轻歌目光薄情,玉指蜷缩,囚笼之下的兽吼之声,让她灵魂俱颤。

    当冥千绝出现的刹那,她已明白了所有。

    黑布消失,玄精铁囚内,一头浑身赤红的魔兽,形如狼虎,脊生两翼,羽翼绛紫,剔透光泽,魔兽的右翼耷拉了下来,折痕出有血的痕迹渗透而出,可见,它的右翼是硬生生被人折断的,魔兽四蹄,爪子处尖锐的指甲,被人剥掉,猩红的血斑驳着,它的双眼,漆黑恰似浓墨,眼部上方,远山眉宇之间,镶嵌着金色祥云图腾。

    似来自神邸的特使,它将高贵邪恶融为一身,遍体鳞伤,危在旦夕,哪怕气若游丝,濒临死亡,也不见任何软弱,充斥着愤怒仇恨的眼,瞪着四周的人类,怒发冲冠,睚眦欲裂,一声声咆哮直冲云霄。

    当它看见轻歌时,瞳眸深处竟是有委屈之色一闪而过,登时,轻歌的心仿佛被人丢入搅碎机内,疼了起来。

    “无忧”

    轻歌身体微颤,猩红嘴唇无力的哆嗦着,双眼里弥漫着哀伤愤怒,冰冻的心,瓦解成了千万条血色裂缝,最终化为杀戮锋芒的碎片,狂斩风雪。

    “他被人折磨得修为倒退,现在的他,不再是圣兽,而是一头高等魔兽了。”姬月压抑着怒意,道。

    轻歌闭上眼,她怕她再看下去,会杀人。

    冥千绝有备而来,她不能没有理智。

    城主似是没有察觉到绿水阁的暗流滚滚,笑着说道:“我尚不知这头畜生是什么种族,查遍古书也找不到,如此,它绝对是凤毛麟角的稀缺物种,日后说不定能够突破圣兽呢。”

    一番话下去,如石激水。

    每个人都心动了,贪婪的望着受伤的魔兽。

    一根根手臂粗的铁柱镶嵌于檀雷木上,形成一座牢笼,铁柱上缠绕着电丝,暗青色的闪电若隐若现,忽明忽暗。

    它蜷缩在中央,尾巴扫过囚牢边沿时,铁柱上的闪电变得粗壮了起来,魔兽痛得把尾巴收了回来。

    但被电过后,那条尾巴,血肉模糊变得漆黑,焦香味四溢,把人们内心深处的欲望给勾了起来。

    城主道:“这畜生比一般的高等魔兽要强大许多,特地请了冥阁下在笼子里加了电元素,饶是畜生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插翅难飞。”

    嘭!

    轻歌拍桌而起,袍摆生飞,双目喷火,衔冰而躁。

    她心机再深,再有忍耐力,也见不得自己的人沦落至此。

    城主以及宾客们,皆朝轻歌看去。

    “王爷,你这是”城主意味深长的道,尾音拖得很长。

    轻歌狰狞一笑,道:“被蚊子叮了下,无事。”

    城主:“……”

    说着,她便坐了下去,抬眸阴寒地看向冥千绝,目光犹如跗骨之蛆般深埋着他。

    轻歌转过头,朝姬月看去,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想让姬月释放出妖王之力与冥千绝对打。

    九界守护者与姬月之间本就有渊源,虎视眈眈。

    妖域里,各大势力都以为妖王死在幽灵城主之下,一旦姬月爆发出力量,所有付出,都功亏一篑付诸东流水了。

    玄精铁牢里的魔兽,漆黑的眼,真挚的望着轻歌,突地发出一声柔绵之声,不再似之前那么狂躁,倒像是归家的人儿在撒娇。

    轻歌苦笑。

    这还是之前那个不可一世邪恶凛冽的圣兽大人吗,彼时他意气风发鲜衣怒马说,美人,为我生个孩子,而现在他被打回原形,遭受无尽折磨,成为阶下囚,践踏尊严。

    轻歌咬牙。

    冥千绝,你我不死不休。

    有生之年,她必亲自手刃冥千绝,冥千绝却不敢亲手杀她。

    她死了,谁来为他燃起复仇之焰呢?

    冥千绝面无表情的坐在骄撵来,他把玩着垂下的一缕青丝,勾了勾唇,漆黑如漩涡的眼,再朝轻歌看去,与往日有之不同。

    再次经历过生死后,他的心,已经没了。

    他背负着国仇家恨恩怨纠葛,其中,他发现了小乐趣。

    每当看见轻歌因伤悲愤痛苦时,他的血液便沸腾了起来,油然而生出扭曲变态的快感。

    他要看着那张白璧无瑕的脸,被啃噬成骨头。

    冥千绝笑了,双瞳如夜,墨水难收。

    一转眸,便沦陷进姬月的眼瞳。

    两人一高一低,对视间,有火花炸裂开。

    冥千绝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彼时在西海域,他是怎么死的,又是如何死而复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