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74章 魔鬼的爪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少公主、舞女们被千金榜的人带走后,宴席陷入了诡异的气氛当中,轻歌浑然不知般,涂着红蔻的素手端紧精致的杯子,酒水里倒映出她那张美丽妖娆的脸,轻歌心口窒息难耐,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

    恐怕当初作为佣兵在各种热带雨林、丛林、山脉、危险国度做任务之时,她也想不到,未来有一日,她也能华袍着身,奢侈富贵吧。

    姬月翻腾着血液的瞳眸,紧盯着轻歌的侧脸,这一刻,他觉得她虚无缥缈,哪怕有妖王印记和骨髓烟的存在,哪怕他与她十指相扣

    姬月不动神色的垂下眼帘,手中却加重了力道,轻歌讶然的朝姬月看去,姬月嗜血的眼,包含深情凛冽,此时正目不斜视专注的望着她,犹如漩涡风暴,要将她彻底湮没。

    轻歌轻轻地叹了口气,反握住姬月的手,男人宽厚的掌心,虽微凉却温暖,填满了她空洞冰冷的心。

    在这场名为爱情的战役之中,她比谁都小心翼翼,也比谁都爱得轰烈,她怕背叛,怕不信任,所以毫不保留的把所有秘密展现给姬月看,她清楚,姬月之后,再无男人能走进她的心里,她相信姬月不会以爱之名背弃她,可她坚硬凉薄的灵魂深处,是欲动的不安。

    她孤注一掷,耗尽所有力气,若姬月敢走梅卿尘的路,那她当真会崩溃。

    她爱的血腥,爱的极端。

    要么爱,要么死。

    至此,轻歌才明白,两世相加,她爱的人只有姬月而已,若梅卿尘没有逃婚,姬月没有袒露情感,兴许,她也会以为梅卿尘是她的良人。

    那侧,城主复杂的用余光打量着轻歌,轻歌与千金榜特使说的话,正是他想说的,卖千金榜人情的机会可不多,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人抢占了先机。

    城主沉下眸子,眼睛里爆射出寒光。

    “王爷智勇双全,当真是女中诸葛。”城主试探性的开口。

    “在城主面前,不过都是班门弄斧罢了。”轻歌冷冷地把话茬踢了回去。

    “王爷谦虚了。”城主看了看在座宾客,笑道:“连落花城城主都夸赞过的女子,放眼天下,也没几个能有此殊荣。”

    永夜生

    轻歌皱眉,“侥幸罢了。”

    “其他女子,可没这个侥幸的机会。”

    城主似笑非笑,眉宇间爬满阴云,双眼如豺狼虎豹般,和善之下,是汹涌血腥在无尽残忍的翻腾。

    轻歌微笑,波澜不兴。

    终于露出了魔鬼的爪牙了吗?

    “那的确是本王的荣幸了。”轻歌将酒杯压在桌上,黑眸之中寒风席卷而过,气势十足。

    她鲜少会在外面端架子,但她必须再警告圣罗城城主一次。

    这三日,是她和姬月最后的时光,争分夺秒,她很珍惜,若有人胆敢破坏这份美好,她不惜刀刃舔血。

    城主微怔,那漆黑如墨的眼瞳里迸射出了强烈的杀意,竟是让他脊椎骨发寒。

    而在听到落花城城主时,寄宿在轻歌体内的魇,突地低声如野兽般嘶吼了,那滔天的恨意,几乎要将轻歌的骨骸碾碎成肉沫,好在姬月及时发现,直接灌入了一股妖王之力,把激动不能自己的魇给敲昏了。

    轻歌震撼不已。

    原来魇如此恨永夜生。

    永夜生的传奇事迹她或多或少留意了些,不得不说,她很佩服这个铁血男人,想到将来不得已会与这种男人为敌,轻歌就感受到了头皮发麻,与之而来的还有骨髓深处的狂欢。

    她的血和肉在疯狂地叫嚣着,那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的快感。

    高处不胜寒的人,总希望找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能人,如此才能不寂寞,如此才有独孤求败的存在。

    其他宾客们听着轻歌、城主二人你来我往的对话,总觉得得慌,异常怪异。

    坐在对面的蓝芜,焦虑的看着梅卿尘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烈酒,他躲躲藏藏,偷偷摸摸的看着对面身着金袍的佳人,血液里涌动着悲伤,体内的骨头仿佛全部粉碎。

    他下意识的捂着心口,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莫里斯峡谷里她的舍生取义,凤凰山上她的涅重生,北月帝国她身着喜袍的娇艳动人,甚至是雪女殿内她那让他惶恐窒息的眼神。

    离开雪女山、冰谷后,他寝食难安,饱受折磨,一闭上眼,便是他破开她心脏塞进雪灵珠时她震惊嘲讽的眼神,再是她血淋漓的被殴打。

    蓝芜紧抿着唇,贪恋的望着梅卿尘的侧脸,还是一如既往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她曾说过,她不喜酒味,梅卿尘便说,他绝不会当她面喝酒。

    如今,又是谁把曾经的诺言击溃。

    蓝芜的脸越来越白,心口很疼,仿佛被人硬生生打了一记重锤。

    她看见,轻歌起身,离开绿水阁,朝后院的茅厕走去。

    是要小解吗?

    蓝芜偏过头,发现梅卿尘呼吸急促,深知梅卿尘的她自然清楚他按捺不住了,蓝芜先一步起身,要走,梅卿尘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卯足了劲,疼痛感让她更显得懦弱不堪。

    梅卿尘低声问:“你去哪?”

    蓝芜拧了拧眉,抚了抚梅卿尘的手背,面色羞红,喃喃着,“小解。”

    梅卿尘微僵,而后慢慢松开了手。

    蓝芜朝城主行了个礼后,朝后院走去。

    远远地,她便看见了槐树下的女子。

    她坐在树的根部,美丽的袍摆如牡丹花般摊开,她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白发里插满了俗气的金色装饰,戴在她身上,却是那样雍容,她随意的曲起一条腿,手搭在膝盖上,不知在想着什么,许久,她笑了笑,看向蓝芜,“蓝姑娘。”

    她只是喝了太多酒,想来后院呼吸下清新的空气罢了。

    蓝芜双眼苍凉,她终于明白了自己跟这个女人的差距,她脆弱,不堪一击,她却坚韧,再不堪的逆境,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当这样的女子,站在光明之下,却笼罩着黑暗气息,冷漠高贵,心机叵测,手段狠辣,可正因为如此,才如罂粟花般,让爱慕她的人含笑饮鸩毒。

    她身边的人,都是两种极端,要么将她踩进泥泞,要么把她宠上九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