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68章 意难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少公主的眼里,蓝芜看似为少公主说话,其实是打她的脸,在蓝芜善良的强烈对比下,她这个少公主显得愈发狠毒泼辣。

    若是平常,少公主也不会如此疯魔,可只要一想到姬月坐在对面,她的神经仿佛正被人用锋锐的刀切开,太阳穴疯狂跳动。

    “姓蓝的,你不要当了"biao zi"还立牌坊。”少公主恶狠狠的瞪了眼蓝芜,恨不得将蓝芜给生吞了。

    闻言,蓝芜脸色愈发白了。

    梅卿尘身上的气焰威仪,直接朝少公主碾压而去,就在那威压要贯穿少公主身体时,城主手掌猛地朝桌上一拍,沉声响起,震耳欲聋,二剑灵师的气势,将梅卿尘的威压隔开,救了少公主一命。

    但那威压充斥着血腥暴戾,少公主的手臂依旧被锋刃割开,鲜血横流。

    “梅卿尘!”少公主赤红着眼,怒吼。

    梅卿尘回头看向城主,城主站了起来,道:“二位,这里是城主府。”

    即将突破三剑的二剑灵师,放眼四星,也是数一数二的尊者,姬月不给他薄面也就罢了,毕竟这男人强到变态,可没理由梅卿尘、少公主也能在他头上撒尿。

    梅卿尘紧抱着蓝芜,下意识的看了眼轻歌,轻歌一心喝着梨花酿,仿若置身于尘世之外,迷离朦胧的眼,像是乱了情,瞳眸深处却是一片薄冰,似乎,再强烈的火,也融化不开,然,当姬月温柔的为她擦拭掉嘴角酒渍时,轻歌娇媚调皮一笑,风情万种,那层千年薄冰,逐渐融化在意乱迷情里。

    梅卿尘承认,那是他不认识的夜轻歌,让他陌生,亦让他贪婪。

    当梅卿尘察觉到这个大胆的想法时,脸色一白再白。

    “城主,抱歉,是我失礼了。”

    少公主愤怒之余,也是心惊。

    梅卿尘竟然不顾她的身份,一出手便是毙命之击。

    少公主知这不是西海域,倒也能屈能伸,便向城主赔礼道歉。

    实在是因为她在这里讨不到好,明日还有和夜轻歌的比试,若是把梅卿尘激怒对她动手,身受重创,明日还怎么比试?

    不过

    少公主轻蔑嘲讽的瞅了眼梅卿尘怀中的病美人。

    她和蓝芜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城主还想说什么,梅卿尘快一步道:“少公主,道歉。”

    少公主一愣,不解的看着梅卿尘。

    梅卿尘只站在那里,脖颈、锁骨、脸庞,皮肤之下,隐约渗透出血纹,那些裂缝,像是刀剑交错落下的痕迹,让少公主惊恐。

    “不必了。”

    蓝芜皱着娥眉,心一急,便吐出了一口血,梅卿尘更是心疼,身上的凶戾气息愈发严重,一双眼睛犹如苍狼般紧盯着少公主看,大有不逼其道歉誓不罢休的架势。

    圣罗城的贵族们,此刻只觉得欲哭无泪。

    才走了一个为女人撑腰的公子姬,又来了个为姑娘出头的浮生境主。

    城主见梅卿尘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便也缓缓坐下。

    毕竟,此事的确是少公主不对,她背后的西海域不好惹,但浮生境也不是什么良善势力。

    更何况,少公主只是西海域的一个女儿而已,梅卿尘却是货真价实的浮生境主,再说,若是海王得知他拿了少公主的海鲛,圣罗城和西海域之间情谊,也会出现一丝裂缝。

    权衡利弊之下,城主犹如老僧坐定般,细细的品着茶,眯起眼睛打量各人的脸色,突地,城主看向了金蝉子。

    金蝉子笑眯眯的看着他,城主心脏咯噔一下,手微抖,茶水险些都溅了出去,好半天,他才稳定心绪,再朝金蝉子看去,金蝉子却是闭目养神。

    城主皱眉,他的心思,被金蝉子看清了吗?

    不,不可能的。

    此时,少公主神经紧绷与梅卿尘对峙,两人都没有让步。

    少公主自觉委屈,目光瞥着姬月,姬月并不关心这边的动静,只是专注的看着轻歌。

    喝酒时的轻歌,有一种独特的个人魅力,眉目婉转间,千般风流,万种娇媚,亦正亦邪,喜怒不定,像是天生的上位者,没有蓝芜的温软,也没少公主的嚣张跋扈。

    她雍容华贵,身上散发出了梨花酿的清香味道,金色的袍子罩在身上,雍容端庄,清冷纯情,两种极端的脾性融合一体,衍生出了让人沦陷的毒花。

    姬月宠溺的望着轻歌,而后擦拭掉她嘴角的水渍,偶尔为她换酒,偶尔揉肩,做起这些动作的时候,那么顺其自然,好像本该如此,天经地义,哪怕当着外人的面,姬月也没有一丝拘谨扭捏。

    少公主只觉得双眼被那温馨的画面灼伤了,看着四周宾客冷漠的面目和一心品茶的城主,少公主明白了,在城主府,她孤苦无依。

    没人会拉她一把,把她的尊严捡起来。

    殊不知,尊严傲骨,是自己给的。

    少公主忍住刺骨的痛,耻辱感弥漫全身,衣袖之下的双手紧紧蜷着,尖锐的指甲镶嵌进掌心之中,破开了皮肉,鲜血在指缝中蔓延,痛感清晰,她浑然不知。

    少公主低下高傲的头颅,“蓝姑娘,是我失礼了。”即便如此,她依旧是嚣张的,虽说是道歉,到底意难平。

    不过,足够了。

    梅卿尘只是想挽回蓝芜的颜面替他的蓝姑娘讨一个公道罢了,他也深知少公主的尿性,要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看也不看少公主一眼,梅卿尘抱着蓝芜回到了座位上。

    他坐在软椅,依旧把蓝芜抱在怀里,他拿出一方幽兰帕子,温柔小心地擦拭着蓝芜嘴角的血,而后从袖子里拿出药瓶,倒出一粒紫色丹药来,和着温水,为蓝芜服下,蓝芜气色这才好了些,惨白的小脸逐渐红润。

    “以后别什么人都医,这世上,太多不知好歹的人了。”梅卿尘道。

    刚入座的少公主听见这话,险些气死。

    “阿尘,我没事。”

    蓝芜想要挣脱开梅卿尘的怀抱在旁边软椅坐下,梅卿尘却用尽力道抱着她,像是在赌气,蓝芜顺着梅卿尘的视线看见了夜轻歌,当即心下一惊,疼得她几近忘了呼吸。

    梅卿尘心里堵着闷气,只是少公主恰好撞到枪杆上了,他便把气火,发泄在少公主身上。

    蓝芜有了这个认知,脸上的血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病态的白。

    她瞳孔扩大,呈放射状。

    阿尘,你说过,你不会不要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