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67章 狗咬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地无声,无赖寂静。

    四下里,落针可闻。

    破镜重圆的夜明珠不需要任何支撑,凌空悬浮在夜色浓郁的高空之上,水银色的光芒照亮了每一个角落,周遭,皆是吸冷气的声音。

    俨然是一场视觉盛宴。

    圣罗城在四星大陆都能排的上名号,城中的贵族见过的强者也不少,可从未有一个人,让他们从灵魂深处衍生出膜拜之感。

    少公主几乎要嫉妒的发狂。

    城主颇为尴尬,姬月此番举动无疑是在打城主的脸,若是什么无名小卒的话,城主定然会把人轰出去,然而,姬月强大无比的实力压制摆在那里,是的,他狂妄高傲,矜贵优雅,不把圣罗城放在眼里,可他有这个资格,毫无疑问,他释放出的实力震慑到了绿水阁的所有人。

    不过,城主也是心思沉稳之人,他脸色一僵后,眼底最后的一丝戾气也彻底消失不见,浮现祥和的笑,瞥了眼狼狈不堪的少公主,城主道:“少公主,让医师来为你治疗下吧。”

    宾客们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少公主的身上,少公主七窍流血,脸色惨白,就连精心挽好的发髻都有少许紊乱。

    少公主咬了咬牙,愤恨的瞪着雍容清冷的轻歌,她不能理解,为何光芒万丈的那个不是她?

    她处心积虑,甚至把珍贵的海鲛都拿出来了,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甘心,她不甘心!

    双手微微攥紧,少公主内心在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如花似玉的面容龟裂出了扭曲狰狞。

    对面,轻歌手执酒壶,仰头便喝,城主府拿出了上好的梨花酿,她天生爱酒,最是牛饮,不喜这种浅酌小尝,既然有姬月为她撑腰,她也没必要端着。

    城主见少公主不说话,只是阴鸷的瞪着轻歌,城主微微蹙眉,他以为这少公主至少是贵族女儿,没想到也这么不识大体。

    城主吩咐下人去请医师过来,不一会儿,下人回来,道:“城主,城外张家出了事,张医师傍晚急冲冲的走了,明日清早才会回来。”

    张医师是城主府的御用医师,若是张医师不在,少公主身上的伤就麻烦了。

    城主拧着眉,见少公主一脸煞气,有些头疼,若不是他需要海鲛才能突破三剑灵师的话,还真不想把这个麻烦女人请来。

    “去医馆请位医师过来。”城主强压着不忿,道。

    下人就要离开,蓝芜却是站了起来,温软一笑,道:“城主,何必麻烦,我不就是医师吗?”

    城主双眼一烁,随即笑道:“果然是人老了,都忘了蓝姑娘是医师,不过蓝姑娘千金之躯,此事就有劳了。”

    “不客气。”

    蓝芜虽是温婉之人,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有着柔美的贵气,不凛然,却明媚的恰到好处,她转过头,朝身侧的婢女说:“麻烦去我的住处拿药箱来。”

    不得不说,蓝芜有很好的气质,像是真正的大家闺秀雕琢过后的宝石,精致的五官流动着柔软的美感,即便是面对低贱的下人,也是温声细语的。

    看至此,轻歌饮了口酒,笑着摇了摇头,比之蓝芜,她看起来如此粗俗不堪。

    柔软的手陷入了温暖之中,轻歌侧头诧异的望着姬月,姬月面色邪佞,宽厚的手掌紧握着她的手。

    轻歌嗤笑,她并不在乎。

    蓝姑娘如何,与他何干?

    世间有千种人,蓝姑娘是一种,她夜轻歌也是一种。

    婢女把纯白的药箱拿了回来,蓝芜提着药箱,走至少公主身边,她用干净的棉布把少公主脸上的血清洗干净,少公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嗤道:“蓝姑娘,你是想在我面前对比出你的善良吗?”

    她心肠狠辣,最见不得蓝芜这种温柔的美人。

    蓝芜擦拭的动作微僵,“少公主,你伤及肺腑,不要轻易动怒才好。”

    “怎么?维持不住你的风度了?”

    少公主冷笑,眼底的轻蔑显而易见,她扫了眼独自喝酒的轻歌,收回视线,落在蓝芜身上,“虽然我讨厌夜轻歌,可我更恶心你,别总是躲在男人背后跟条狗一样吃软饭,真是让人作呕。”

    并非是少公主要找茬,只是蓝芜来为她疗伤时,四周的宾客都在夸赞蓝芜的善解人意,医者仁心,虽没有明说,但也都含沙射影的说了少公主几句,让少公主彻底暴躁了起来。

    她吃不了夜轻歌,难道还不能对付一个矫揉造作的蓝芜吗?

    蓝芜想为少公主把脉,少公主不悦到了极点,玉手一挥,竟是把蓝芜推得摔坐在了地上,桌上的药箱倒地,杂七杂八的药瓶纱布打落了出来。

    少公主也没想到蓝芜身体如此娇弱,随便一推,竟把她推摔了。

    少公主懵了。

    蓝芜身体很差,而少公主时常鞭挞婢女,手劲也不小,蓝芜摔倒是常理之中的事,但少公主执意认为蓝芜故意摔跤,让她出丑。

    少公主咬牙,深陷入四周指责的目光,少公主就恨不得一鞭子把蓝芜给腰斩了。

    在蓝芜摔倒的刹那,一直游神的梅卿尘拍桌而起,掠至蓝芜身边,将佳人横抱了起来。

    这一刻,梅卿尘如发狂的野兽,浑身上下释放出骇然的戾气,厉色的眼,透露着猩红之意,充斥着杀气,阴冷的扫过少公主的脸,“少公主,请给我一个解释。”

    少公主心慌不已,强装镇定。

    想起下午在酒楼时,她设计陷害夜轻歌,姬月也是如此护着那个女人,少公主也终将没了理智,狂暴野性,心头的那点惶恐被愤怒驱逐。

    她堂堂西海域公主,天之娇女,金枝玉叶,何时受过这些耻辱?

    宾客们看着少公主的眼神,或是鄙夷,或是不屑,或是冷嗤,全都汇聚在少公主身上,宛若千刀万剐,一刀一刀地凌迟她。

    “梅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少公主怒道。

    “字面上的意思。”梅卿尘冷漠的道。

    姬月倒了杯酒,仰头便喝,狭长的眸子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弧,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

    狗咬狗

    有意思,真有意思!

    “阿尘,我没事,别为难公主了。”蓝芜晶莹雪白的手无力地搭在梅卿尘的肩上。

    蓝芜的这句话,终于激怒了少公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