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的责任是什么?”梅卿尘问。

    蛇葬脸色微变,轮廓线条冷硬了几分,“你的责任是蓝芜。”

    是啊,蓝芜是他弃不了也舍不得丢开的责任,那是他心底里最柔软的部分。

    梅卿尘闭上眼,眉睫脆弱憔悴。

    那夜轻歌于他来说,又是什么呢?

    他也不懂自己为何固执的去要一个答案,只是那样想了,便也就做了。

    兴许,是血腥的愧疚溢满了心头,让他不得安生。

    蛇葬摇了摇头,随之扶着一瘸一拐的梅卿尘回房。

    远处,假山石缝里,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眸。

    蓝芜站在假山后,脸色惨白如斯,毫无血色,一双清澈明媚的眼,此时只剩下空灵呆滞,没有任何神采。

    她突地咳嗽了几声,鲜血涌上咽喉,沿着嘴角流了出来,她抬起手,惊慌失措的擦去鲜红的血。

    她蹲坐着,将脸埋在双腿之间,泪流满面,肩膀一抖一抖。

    为什么

    为什么她只是昏死了一段时间,醒来后,什么都变了?

    蓝芜眼眶微红,蓄着不解之色。

    最终,她无力的站起身,揉了揉眼,朝阁楼上的房间走去。

    打开门,看见蛇葬正在为梅卿尘敷药。

    “阿尘,这是怎么了?”蓝芜心惊,眼里满是担心之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与人战了一场,不碍事。”梅卿尘有气无力的道。

    他趴在床上,衣裳全解,白皙的皮肤上是纵横交错的伤痕,怵目惊心。

    蓝芜盈盈走来,蹲在床边,握住梅卿尘的手。

    梅卿尘是血族之人,身体没有温度,可此刻,蓝芜的手比他更冷。

    “阿尘,我看见夜姑娘了。”蓝芜道。

    梅卿尘身体猛地一僵,脸色大变,本来就惨白,如今更是像死人一样。

    见此,蓝芜满心酸涩。

    梅卿尘压下情绪,平静宁和的等待着蓝芜接下来的话。

    “终归是你负了夜姑娘,不是吗?”蓝芜声音温软,言词却是无比犀利一针见血。

    梅卿尘薄唇紧抿出一抹白。

    蛇葬像是个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专心敷药。

    蓝芜叹了口气,她与梅卿尘抵着额头,近在咫尺,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就连那气息,都是冰冷无情的。

    “阿尘,去道歉吧,逃婚不是你的错,可在雪女殿里,你不该为了我把夜姑娘推入深渊。”

    蓝芜说:“雪灵珠我不会要的,那是夜姑娘的所有物,我时日不多,可我不想死去的时候,心里藏着遗憾,我不想害人,我们欠她的,已经够多了。”

    蓝芜推心置腹,每一声,都直逼梅卿尘的灵魂,于蓝芜来说,又何尝不是折磨?

    梅卿尘抬起手,抚摸着蓝芜的脸,留下鲜血的痕迹,蓝芜与夜轻歌,是两种极端的女子,夜轻歌是浓烈张扬清冷孤傲的美,蓝芜却是汇聚了东方典雅的柔美,精致的五官,小巧的脸,仿佛是水凝成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梅卿尘声音渐冷。

    蓝芜微笑着,“阿尘,给彼此一个赎罪的机会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是啊,一步错,步步错,满盘皆输。”

    梅卿尘卷起染血锦袍,翻身而坐,一把挥掉了蓝芜的手,接连推开了蛇葬,才凝合的伤口随着大幅度的动作又裂开了,鲜血溢出,在屋内四溢。

    蓝芜摔坐在地上,梅卿尘毫无怜惜之情,目光冰冷的看着蓝芜,蓝芜嘴唇泛白枯裂,微微张开,欲言又止,心脏仿佛被人活生生一分为二。

    “我以为,你会懂我,可为什么连我最心爱的你,也来指责我,说我错了?”梅卿尘崩溃,双眼猩红,“我心怀愧疚,夜夜无法安睡,为了你,我不顾她的境况,说走便走,甚至亲手撕裂开她的心,如今,她说我是恶心的男人,我以为我还有你,可你听听,你说了什么,你说我错了……”

    梅卿尘像是失控了一般,一声声怒吼,把蓝芜逼入绝境。

    她身躯纤细消瘦,似乎一阵风吹来就会倒,她脸色煞白的望着梅卿尘,许久,她不顾一切走至梅卿尘,伸出手,抱着梅卿尘的头。

    梅卿尘一把推开她,力道无限大,蓝芜脚步不断后退,腰肢撞上了桌角,疼得她额上溢出冷汗。

    片刻后,她又如无事人般,走至梅卿尘身边,抱着他。

    梅卿尘再次推开。

    如此周而复始。

    蛇葬只在旁边看着,藏青色的眼犹如毒药渗透到每个角落。

    当梅卿尘双眼清明逐渐恢复理智时,蓝芜已经一身的伤,梅卿尘瞳孔紧缩,脑子嗡鸣,一片空白,他打着赤脚惶恐的走下床,把蓝芜抱在怀里。

    蓝芜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上半身微微用力,含着血味,唇与唇相碰,柔软的触感让梅卿尘身体发寒,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腔,心里那根堕魔之弦,隐隐暴动了起来。

    许久,蓝芜再次无力倒在他的怀里,蓝芜浅笑,道:“我的阿尘怎么会错呢?就算你杀了天下人,那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梅卿尘惊颤的望着蓝芜。

    “阿尘,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的话吗?”

    梅卿尘茫然。

    “那时,我说,若有一天,你不要我了,不要因可怜我才留在我身边。”蓝芜脸上的笑,愈发娇艳。

    梅卿尘的心被恐惧包围。

    蓝芜又道:“我想成为你的爱人,而不是所谓的责任,包袱,累赘。”

    梅卿尘眼光闪动,“你都看到了?”

    “你还要我吗?”答非所问。

    梅卿尘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忍着疼痛,将蓝芜横抱起。

    “要,怎么不要?”

    蓝芜笑了,眼底却凝聚着凄凉之色。

    她所谓的爱情,其实早已支离破碎了,不是吗?

    一直都是她在自欺欺人罢了。

    若夜轻歌与梅卿尘两情相悦的话,她愿意把心爱之人相让,只是她清楚,夜轻歌身边有了姬月,那她的阿尘要怎么办?

    她得护着她的阿尘。

    蛇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朝外走去。

    因他至始至终都是旁观者,故此,他比谁看得都清。

    世道轮回,都是自作孽,不可活。

    梅卿尘如是,蓝芜亦如是。

    谁又能比谁好过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