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57章 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人的视线,意味不明的扫视着嵇华,嵇华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适才,他炼器过于认真,以至于没有留意其他事情。

    轻歌见此,也知没什么能够隐瞒的,与姬月并肩走来,气度雍容淡然若初的朝金蝉子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随之朝着嵇华、张将军作揖,“少主,张将军。”

    “阁下便是四国王?”嵇华问了句。

    张将军倒不是很疑惑,来之前,他便知道轻歌把白发敛了起来,不过街道上的那幅画,则说明夜轻歌确实出现在圣罗城。

    轻歌取下面具,敛起雪灵珠之力,但见那满头黑发,以发根为中心,神奇的扩散出了一层白,茫茫如白雪,高贵冰冷。

    惊鸿一瞥,昙花一现,美如画骨。

    “早便听闻夜姑娘奇人奇事,如今一见,更甚闻名。”嵇华也双手抱拳,道。

    轻歌低头,浅笑,“谬赞。”

    “夜姑娘乃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这点称赞,实至名归。”嵇华道。

    姬月目光冷淡,此时,他的双眼也恢复了本来颜彩,阴诡异瞳,红紫分半,血腥优雅,冷锐肃杀。

    嵇华看向姬月,呼吸不由一紧,那铺天盖地的冷意,朝他的心脏压迫而去。

    轻歌见此,按了按姬月的手,姬月面色不改,不过还是收起了一身的气势,顿时,整个大厅的人,都松了口气。

    “想必这位便是名动四方的姬公子吧。”嵇华脸色恢复如初,温和的道。

    当初在迷雾森林一战,姬美丽这个名字,可谓是震颤四星。

    只是姬美丽太有失美感了,故此,便有姬公子称号。

    且,公子无双温润如玉,四星大陆上,曾有无聊之人,以才华、实力、容貌、气度四个方面评断出天下十大公子,其中姬公子当属第一,再之后便是以忧郁著名的东陵鳕以及邪佞不羁的邪公子,墨邪。

    “正是。”姬月冷冷淡淡的道了句。

    嵇华也没有任何尴尬之色,不卑不亢,风华依旧,“二位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怎么?你看上了我家姑娘?”姬月语气突地低沉。

    嵇华愣了愣,旋即道:“不敢。”

    “也就是说,你看不上?”姬月咄咄逼人。

    嵇华额上冷汗涔涔而落,袖子里因炼器而流血的双手紧紧攥着,倍感压力,此时,嵇华只觉得一天一夜不间歇的炼器,也没有如此心力交瘁。

    姬月的话,如何回答都是错。

    金蝉子站在一侧,也没有出言为嵇华解围的打算,他仔细端详着姬月,双目微亮,好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妖而不俗,俊而含雅,仿佛是天生的帝国君王,受人膜拜,俯首称臣。

    姬月也不打算逼死嵇华,不再讲话,牵着轻歌的手,走了出去。

    轻歌站在姬月后边,手被姬月紧攥着,满满的充实感。

    门外,有奴仆抬着轻纱曼舞的清凉骄撵,张将军摆出个客气姿势:“王爷,请。”

    轻歌莞尔,将手柔柔的搭在婢女掌心,踩着矮凳,气度不凡的走上骄撵。

    张将军看向姬月,牵出一匹藏青色的骏马,恭敬的道:“姬公子,请。”

    姬月翻身上马,袍摆在半空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红袍如血,纷然似火,姬月一拉缰绳,烈马嘶鸣,两条前蹄猛地一蹬,与骄撵并肩而走

    两人反客为主,一路招摇过市。

    张将军无奈而笑,这两位爷,还真是一点儿都不低调呢。

    之后,嵇华、金蝉子分别坐上了马车,前往城主府。

    轻歌坐在骄撵上,暗自思索着,圣罗城城主,当真是因她四国王名号才特来请吗?

    一转头,隔着轻纱,隐约看见了男人俊秀的容貌。

    不知不觉,轻歌唇角稍稍上扬,笑了。

    一段路程,不快不慢,三炷香后,便到了城主府。

    府前两座石狮威武屹立,唇齿衔珠,双目若铜陵,肃穆冷严。

    婢女正要扶着轻歌走下来,姬月跃下马,在婢女之前,直接横抱起轻歌,小心翼翼稳稳地放在地上。

    轻歌哭笑不得,姬月这是把她当成瓷娃娃了?

    周遭百姓,皆是看见这一幕,不由欣羡。

    虽说当今不至于是男权世界,但与男人相比,女子多多少少有些低贱,至少没几个男人,愿意在人前摆出贤夫姿态。

    姬月毫不掩饰他的宠溺,炙热的感情。

    姬月并未就此放过轻歌,低头,深吻。

    轻歌索性也抛了三从四德,双手攀上姬月的脖颈。

    张将军从白马上跃了下来,见此,这五大三粗的汉子面色微微一红。

    而后,嵇华扶着金蝉子走下,金蝉子笑了声,“不错,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嵇华:“……”

    远处,城主府内的高楼上,一袭白衣的男子负手而立,登高望远,居高临下,双目凉薄的望着府门前的一幕,眼底隐隐透露出猩红之色,脖颈、锁骨处弥漫开龟裂的血色纹路,煞气外侧。

    “阿尘,你看看,这件衣裳如何。”檀木房内,幔帐重重,轻纱叠叠,女子温软之声响起。

    听得温柔音,男子眼中的猩红和皮肤上的血纹逐渐消失,他依旧温润如玉,面色柔和,朝屋内走去,关门的刹那,他似是看见府门前缱绻缠绵的男子,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男子心中一惊。

    门,彻底关上。

    “你在看什么?”轻歌不解的问,随着姬月的视线看过去,只有一座高楼,高楼之上,房门紧闭,空空如也。

    “没什么,看到个畜生罢了。”

    姬月搂着轻歌,朝城主府内走去。

    轻歌蹙眉,听不懂姬月话中意思。

    城主府内的总管,没有怠慢,连忙为轻歌安排了住处,是在城主府西边的房间,镶嵌着紫色边条,高贵清爽,可见城主甚是看重。

    轻歌坐在绣凳上,姬月为她揉了揉肩,随之在自己身上嗅了嗅,察觉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沐浴,便快步进了房子的浴室。

    轻歌望着姬月仓皇的样子,笑容愈发柔和。

    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门外,随意散步,她在廊柱前欣赏景致,廊柱后走来娉娉袅袅的婢女们。

    凑在一起,话语甚多。

    “今日晚宴真是热闹,不仅来了浮生境主和蓝姑娘,还有金蝉大师和四国王呢。”

    “呵,你们可不知道,那四国王曾与浮生境主有过婚约,浮生境主却在大婚之日为了蓝姑娘逃婚了”

    “此话当真?”

    “还能骗你不成。”

    “那王爷太可怜了。”

    “的确可怜,当时沦为了整个四星的笑话,世人都说,若硬是要在两人之间选择,英雄都会毫不犹豫的要温柔似水的蓝姑娘,毕竟王爷心思狠毒,为女不仁。”

    “今晚的宴席,有的热闹看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