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56章 巧辩天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少公主走后,大厅内的氛围显然上升了些,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

    金蝉子掂着手里沉甸甸的空间袋,笑得颇为慈祥,眉目里氤着一缕奸诈。

    青袍男人见此,暗想,这金蝉子不去做奸商,实在是可惜了。

    轻歌、姬月二人另外找了个位置坐,其他人也都把重心放在了嵇华、采花贼上。

    叮铃一声,采花贼把炼制好的兵器放在透明冰盒里,呈给金蝉子。

    金蝉子打开冰盒,抚摸着兵器,这是一把剑,剑身比普通的剑要长上许多,利刃处更是尤其犀利,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可谓是应了那句“宝剑锋从磨砺出”。

    轻歌点头,这采花贼的实力着实不错。

    金蝉子面色不改,倒是点了点头,“不错。”

    得到大师赞赏,采花贼眯起眼睛一笑,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待。

    如今,只剩下嵇华一人。

    嵇华站在金桌前,满身大汗,甚至连束发的玉冠都被滚烫的温度给融化,导致三千青丝都垂落了下来,他的目光,也不曾有片刻的闪烁,那张颇为俊美的脸上,布满汗水,红烧如火,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目不斜视的盯着鼎炉看,九龙鼎下,暗青色的火焰摇曳生姿,他那认真肃穆的姿态,让旁人都不由凝重了几分。

    当火候达到一定大小时,嵇华直接从鼎炉里拿出融化掉的材料,捏出一把刀的形状,速度快到极致,却一丝不苟,没有任何的敷衍,最后,他把尚未铸好的刀放入冰盒冷化。

    冰盒对于炼器师来说,是必不可缺的存在。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与轻歌一样,拥有五行水的天赋,且是第二境地,能够化水为冰。

    嵇华把一切完成后,松了口气,擦了擦汗,而后小心翼翼的捧起冰盒,放在金蝉子的桌案上,在金蝉子打开冰盒时,嵇华连忙道:“大师,现在不是打开冰盒的时候,起码要等到三炷香后,不然会影响兵器的融合度。”

    采花贼脸色大变。

    金蝉子微笑,放在冰盒上的手,收了回来。

    轻歌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意。

    通常用冰盒装好兵器后,起码要过了三炷香才能打开,不然会有损兵器的质量和融化度,这算是常识,也正因为这个细节,让金蝉子对嵇华另眼相看,毕竟,常识最容易被人忽视,何况,在炼器大师面前,晚辈们谁敢自诩聪明的打断他?

    就算发现了,也会犹豫,最终碍于金蝉子的权威,沉默不语,低头装蒜。

    可嵇华看见这个细节被金蝉子忽视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脱口而出,端的是浩然正直。

    炼器,亦能评断人品,为人正义刚直,炼出的兵器,也是凛冽正气三万里,一剑寒光十九州。

    金蝉子耐心的等了足足三炷香的时辰,才将冰盒打开,一阵剑气铺面而来,刚烈如风,没有任何的邪恶之意,让人肃然起敬。

    轻歌双眼一亮,嵇华炼出的兵器,不为邪恶容忍,心有不轨之人,会被此刀排斥。

    “真是个怪人。”

    轻歌轻喃一声,言语里毫不掩饰对嵇华的欣赏,至少,她心思狡诈,炼不出如此兵器来,除非加入天辰铁。

    姬月扫了眼嵇华,颇为吃味,狠狠的捏了把轻歌的手。

    竟然当他的面夸别的男人。

    手上传来的微痛之感让轻歌一愣,而后看到姬月那张黑如墨水的脸,不由一笑。

    此刻,金蝉子收起了笑,站了起来,捧着兵器细细打量端详,犹如在观察一方稀世珍宝。

    嵇华站在桌案前,袍摆生飞,披头散发,脊背却是挺直,面色如初,宠辱不惊。

    轻歌点头。

    这嵇华,是个人物

    许久,金蝉子把刀放入了冰盒,站了起来,看向嵇华,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城主好福气,有子如龙。”

    嵇华垂眉,“大师客气了,父亲一生为圣罗城兢兢业业,有父如斯,才是嵇华的荣幸。”

    金蝉子眼底笑意旺盛,“回去收拾好行囊,去炼器工会吧,当然,是从最低级别的弟子干起,你可愿意?”

    “求之不得。”

    嵇华淡淡的道,眉目里,没有喜色,也没有恼怒。

    众人一看,便知,金蝉子这是接受嵇华了,虽然没有让他成为徒弟,但也不远了,进入炼器工会,无非是对他的最后一个考验。

    金蝉子越看嵇华越是欢喜,剑眉星目,器宇轩昂,虽面无神色,却无丝毫冷意,棱角分明,清贵端庄。

    至此,金蝉子才把目光放在采花贼上,敛起了一半笑意,“你可知你最大的敌人是谁?”

    “是谁?”采花贼见金蝉子选了嵇华,本有些失意,如今得到金蝉子的指教,便来了精神。

    金蝉子叹了口气,道:“是你自己。一心二用,是你的天赋,同时,也是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以你的实力,进入炼器工会不难。”

    采花贼紧皱着眉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就在金蝉子与嵇华要离开时,门外,响起了纷沓稳重的脚步声,两列骑兵,纵马而来,其中当头一人,骑白马,着软甲,头戴铁盔,腰配软剑,剑系红缨。

    此人跃下马,走进大厅,迎上嵇华,拱起双手,“少主。”

    嵇华点了点头,“张将军,怎么回事?”

    张将军游目四顾,道:“城主听闻四国王驾临圣罗城,特让末将前来请四国王去城主府。”

    “四国王?”

    嵇华一怔,旋即便想起近来听闻,北月安国侯,荣升四大帝国之王。

    此女,夜氏,名轻歌也,迦蓝院长之徒,巧辩天下,荣华一世,阴险狡诈,心思歹毒,雷厉风行,铁腕手段,乃当世豪杰之一,是以我辈翘楚,女中尧舜,末路狂花。

    据说,这是落花城城主听闻夜轻歌的事迹后,题的词,传遍大街小巷,也让夜轻歌这个名字,再度辉煌,毕竟,若非奇才,怎能入永夜生之眼?

    嵇华朝四周看了看,不解的问:“四国王在哪?”

    夜轻歌的容貌特征很有标志性,黑眸白发,血袍着身。

    四周,似乎没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