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55章 一世清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五百万灵气丹

    少公主身体僵住,倒吸了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看向金蝉子。

    如此漫天要价,还不叫狮子大开口?

    少公主算是明白了过来,金蝉子明里暗里处处偏袒夜轻歌,少公主咬牙切齿,双目充血,猩红的可怕,心头的嫉恨之意,犹如蛇蝎,鞭挞啃咬她的血肉,让她痛不欲生。

    “金蝉大师,出门在外,我所带的灵气丹不多,只有一百万……”少公主绝望的闭上眼,声色带着些颤音。

    金蝉子很大气的道:“无事,可以先交一百万订金,日后老夫自然会派人去西海域,收下剩余的两百万。”

    少公主眼角疯狂的颤动,她紧攥着双手,无力的应下,“如此,甚好。”

    轻歌站在一侧,默默的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黛眉微挑,不得不说,四大帝国很穷,至少做不到动辄几百万灵气丹拿出来。

    可一个西海域少公主,就能提前付下一百万订金,虽说三百万倾其所有,但总能拿出来。

    轻歌冥思苦想,是不是得让四大帝国把经济发展起来,她是四大帝国的王,这条经济脉络若是掌控在她手里,就发大财了。

    天时地利都有,就差人和。

    婢女看了眼少公主,而后拿出空间袋,毕恭毕敬的递给金蝉子,“大师,这里是一百万灵气丹。”

    金蝉子有模有样的接过空间袋,神识往空间袋里一扫,在婢女即将离去时,淡淡地道:“慢着”

    婢女回头,不解的看着金蝉子,金蝉子脸不红心不跳,说:“这空间袋里只有九十多万灵气丹,还差两枚灵气丹才凑够一百万。”

    婢女脸色一白。

    闻得此言,少公主险些一口血水给喷了出来,她神态恹恹,掩着怒气,金蝉子此举,无疑是当众羞辱她,两枚灵气丹都算的那么清楚,真正是无耻。

    青袍男人见金蝉子神态怡然,大有一副不拿到那两枚灵气丹誓不罢休的架势,青袍男人不由地擦了把汗,他以为自己才是最扣的那一个,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金蝉大师也如此小气,青袍男人只觉得找到了同道中人,双眼发光的望着金蝉子,看的金蝉子一阵恶寒,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年头真是不安全,他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被人惦记着

    少公主瞪了眼杵在那里的婢女,“没听到金蝉大师的话吗,还差两枚灵气丹,还不快拿出来?”

    今日算是把她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四周的目光,就像是刀光剑影,要把她贯穿个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婢女看着怒色浓浓的少公主,有些为难,双手绞着衣袖,她走至少公主身边,低下了头,“公主,此次出来的所有积蓄都在那空间袋里,其他的,拿不出来了。”

    从西海域到圣罗城,一路上,少公主都在铺张浪费,以至于今日连一百万灵气丹都凑不齐。

    听得婢女的话,少公主怒不可遏,心头的憋屈已经被顶到了极点,反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婢女脸上,因长指弯曲,尖锐的指甲划破了婢女的脸,婢女尖叫一声,当即捂着脸,头压的更低了。

    少公主双眼如狼般瞪着婢女,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被两枚灵气丹逼得如此狼狈。

    平日里出门,她从不让婢女身上带任何钱财,只有她一人的空间袋里有灵气丹,可这,竟是成了致命的一点。

    若是没有这点规矩,她的奴婢,不至于连两枚灵气丹都拿不出来。

    “少公主,既然没有,就罢了,剩下的两百万零两个灵气丹,就先记着了。”金蝉子一派善解人意的模样,看得少公主怒火更甚。

    轻歌浅笑,真是个腹黑的老头。

    蓦地,轻歌眸色微黯。

    当初,安溯游也是这般不正经,至少在城西永安郊外,秦魁咄咄逼人时,是安溯游出来维护她,在那一刻,轻歌心底里是承认这个师傅的。

    轻歌敛起眼帘,藏下哀戚之色,波澜不惊。

    姬月敏感的望了眼轻歌,旋即拉住轻歌的手,紧紧握着,手中传来的冰冷触感,让男人皱了皱眉。

    少公主咬了咬牙,自发髻里拔下一根红玉簪子,走上前,放在金蝉子的桌案上,“此簪来自南冥,于炼器师来说是很好的宝贝,能够巩固心神,价值二十万灵气丹,如今,这簪子便代替那两枚灵气丹。”字字句句,耗费了少公主的所有心神,若是可以,她恨不得钻入地洞,就此消失,也好比忍受那些嘲讽的目光强。

    金蝉子微笑,并不打算收下那根簪子,“少公主这是哪里的话,两枚灵气丹罢了,何必付出如此代价,这个老夫可不能收,不然别人还以为是定情之物,老夫的一世清白,就要毁在你手上了。”

    老人彻骨的话,让少公主的面色更加难看,她瞪着桌案上的簪子,许久,吐了口气,颤颤然的伸出手,拿了起来。

    “金蝉大师真是清廉淡泊。”少公主阴阳怪气的说。

    金蝉子似是没有听到少公主话里的嘲讽,眯起眼睛,捋了捋胡子,笑道:“老夫一向两袖清风,是天下人皆知的事,少公主谬赞了。”

    少公主怒极攻心,险些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告辞。”

    少公主拱了拱手,在婢女的搀扶下,朝外走去,与轻歌擦肩而过时,少公主顿下脚步,双眼犹如阴鸷般扫过轻歌的脸,姬月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了少公主的视线,且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少公主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她之所以会忍受这么多屈辱,无非是想在明日午时一雪前耻。

    她会用炼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拉开与夜轻歌的差距,让金蝉子睁大眼好好看看,失去她这么一个天资聪颖的徒儿,是多么不明智的决定。

    轻歌冷冷的看着少公主的身影,摇了摇头,她深知少公主内心扭曲的想法。

    炼器之事以及阶级,她本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底牌还是秘密点好。

    不过,她也该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不然,都以为她是废物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