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54章 贼喊捉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把手中的婢女往地上一丢,而后从容不迫的道:“少公主,这是你的人吧?”

    少公主皱着眉头,“姬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白。”

    轻歌接过话茬,走至婢女身边,抓住她的手,摊开给众人看,“这一层厚茧,使用多了袖箭才会自然形成。”

    少公主恶狠狠的瞪了眼婢女,细节上的事情她既然忽视了,不过,打死她都不会承认这件事,“不就是老茧而已,我身边的婢女都不是什么软弱之人,个个都会舞刀弄枪,手上有几层茧,是正常的事。”

    “是吗?”

    轻歌勾起唇角,牢牢攥住婢女的手,婢女拼命挣扎,轻歌一眼扫过去,婢女身体僵硬,心生恐惧。

    轻歌卷起婢女的衣袖,指着一个缺口,道:“姑娘衣裳的里层,是西海浮云缎,还是为数不多的紫色,可见姑娘是少公主眼前的大红人啊。”

    “夜轻歌,你到底想说什么?”少公主怒目一瞪。

    轻歌微笑,一手依旧抓着婢女的手,另一只手扬起,湮没在铂金壁面里的袖箭仿佛被一股强大莫名的力给吸了回来,快速穿过大厅,稳稳的被轻歌握在手中。

    轻歌挑起箭尾的地方,道:“这里,挂着一块紫色布料,正是难得的西海浮云缎。”

    箭尾处的确挂着紫色料子,只是不够明显而已。

    “满口胡言。”

    少公主的语气有些慌乱了,“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能摆脱嫌疑吧?谁知道那浮云缎是不是你故意栽赃嫁祸。”

    虽是如此说,但看客中的明眼人都懂了,从头彻尾,就是少公主自导自演贼喊捉贼的一场戏。

    轻歌起了身,把袖箭随意一丢,插入了地板之中,金蝉子身后的青袍男人看着被毁坏的地板,一阵阵肉疼,正算计着要多少钱财才能修补回来。

    轻歌双手环胸,冷笑,“公主殿下炼不成偏锋兵器,就想拖我下水,掩人耳目,不至于丢脸,真是好计谋;你要的交代,我已经给你了,若公主还执迷不悟的话,我不介意把刺杀这种事情坐实。”说至最后,杀气一闪而过,整个大厅的人都噤若寒蝉。

    “夜轻歌!”提及炼器失败之事,少公主花容失色,声音尖锐了几分,“你不要欺人太甚。”

    “事实而已,少公主又何必恼怒?”轻歌冷笑。

    少公主恨得牙痒痒,四周众人的目光让她明白了过来,此次袖箭之事,已经完全与夜轻歌脱离了关系。

    没有到达预想的效果,甚至还让自己愈发丢脸,甚至受了一身伤,少公主双目微微充血。

    仇恨的种子早已在心头生根发芽,成为茁壮的大树,一条条尖锐的枝桠,刺破了她的血肉。

    婢女见少公主面容扭曲,走至少公主身边,捏了捏少公主衣角,凑在其耳边,道:“公主,夜轻歌会炼器,你何不在炼器方面碾压她,让她有来无回?”

    “夜轻歌,你也是炼器师,不如明日午时,与我比试炼器,输了的人,自断一臂。”听见婢女的话,少公主眸中的狰狞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挥不去的骄傲。

    在炼器方面,她是天之骄女。

    轻歌本想离去,听见这句话,脚步顿住,回头望去,一双寒瞳,冷光四起,仿佛交错着刀光剑影,血腥长河,让人毛骨悚然,不敢与之对视。

    四星大陆上,有些不成文的规矩,若是有人当众挑战,不能拒绝,当然,若是认为自己的实力不够战斗,可以拒绝。

    若少公主只是挑战炼器的话,轻歌定会拒绝,不是她没信心赢过少公主,只是不想和姬月在一起的时日让他人打扰,也不在乎那点儿名声。

    可,少公主加了赌注,一条手臂。

    眼睛、手,对于炼器师来说,是等同生命的器官,若是手没了,炼器生涯也就到此为止。

    也就是说,少公主自以为能赢,才压下这个赌注,她要轻歌,死生不如。

    轻歌眸放幽光,大厅内,一片死寂,唯有诡异的气氛在徐徐流动。

    良久,轻歌轻笑一声,道:“少公主既然要玩,那我便奉陪到底,只是,断一条手臂算什么,干脆再加一条,失败者,挖掉双眼吧。”

    四周,皆是吸冷气之声。

    少公主狠,夜轻歌更狠。

    少公主见轻歌神色没有任何的慌张,不由想着,难道夜轻歌当真不怕死?还是,她有实力?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已成定局,没有她反悔的道理,再说,别的方面她兴许战不胜夜轻歌,炼器,却是她的特长。

    不给少公主说话的机会,轻歌转身,面向金蝉子,双手拱了起来,“金蝉大师,可否为主持明日午时的比试?”

    金蝉子挑了挑花白的眉,一副奸商的模样,道:“当然可以主持,只是这价格嘛——”

    “价格好说。”轻歌瞥了眼少公主,“公主殿下,西海域是富饶之地,不缺那么点钱,对吧?”

    少公主冷冷的扫了眼轻歌,微微扬起下颌,“那是自然。”

    对于明日炼器之事,她有八成把握能赢,故此,她认为胜利是自己的,而在这场比试中,若是能让名誉四星的金蝉子来主持,哪怕不能成为金蝉子的爱徒,日后她进入炼器工会,凭借此事以及实力,也能有一席之地,来日方长,她总能进入金蝉子的门下。

    再者,轻歌是四星大陆的名人,铁腕手段,雷厉风行,心狠手辣,若是能赢夜轻歌,一夜之间,她的名字,也必定会响彻四星。

    不得不说,少公主打得一手好算盘,只是,她却忘了,这是一盘没有后路的赌局。

    赢了,她少公主的确能名满天下,但是输了,一条手臂和一双眼睛的代价,能彻底摧毁她璀璨的人生。

    奈何,她被胜利蒙蔽了眼,没有看见辉煌之下的荆棘。

    甚至,少公主有意无意的看向姬月,她之所以想毁了夜轻歌,是想知道,夜轻歌若是成了废人,姬月还会不会要,她潜意识里认为男人都是贪婪且自私自利的,夜轻歌身边有个如此完美的男人,她便想挑出刺来。

    可惜,少公主并不知道,在妖域时,轻歌早已成为废人过一次,姬月依旧不离不弃。

    “不知金蝉大师的主持价格是多少?”少公主问。

    她是比试的发起挑战人,请大师主持的钱,自然由她出。

    “不多不多,老夫一向节省,又都是小姑娘,老夫怜香惜玉的很,不会狮子大开口,不过就五百万灵气丹吧。”金蝉子装腔作势的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道。

    众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