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53章 拭目以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厌恶少公主的为人,更恶心四周男人们的装模作样。

    她会与少公主争锋相对,是因为少公主过于跋扈,心思狠毒,而对于少公主后院有诸多男宠之事,她却不以为然,男人能有小妾通房,女人多几个男人为何就是天理难容了?

    只是她站在少公主的对立面,不得不拿此事挤兑少公主。

    对于这种人,她也不会留情。

    少公主瞪着轻歌,恨不得用指甲刮花那张脸,不过,姬月就站在轻歌不远处,冷漠的看着她,只要她敢动手,她相信,姬月会折断她的双臂。

    少公主心里泛起酸涩之意,她身边的男人来来往往,大多数只有肉体之欢罢,唯有姬月,是她真心想要的男人,哪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嫁做人妇相夫教子也无所谓。

    少公主忍住心中的恨意,怒视轻歌:“夜轻歌,我就算做出再于理不合的事情来,也轮不到你来行刺我,你胆敢捣乱金蝉大师的择徒赛,真是好大的胆子。”

    当初因冥千绝一事,海王对轻歌甚是欣赏,也打心底里的畏惧,少公主深知不能以西海域公主的身份打压夜轻歌,便想把炼器工会也拖下水。

    金蝉子看戏看的正起劲,听见少公主如此说,闷哼了一声,半眯起灰浊的眼,道:“少公主,夜姑娘与炼器工会的少主是好友,再说,老夫从未见小丫头捣乱了炼器赛,倒是你,咄咄相逼,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金蝉子是人精,又是炼器大师,岂能不知是少公主栽赃陷害,他本不想理会这件事,只是夜轻歌此人——

    他是炼器工会的大师,却唯独宠妻如命,炼器疯魔,若非有紧急事件,也不会踏足炼器工会的大本营,他去过的次数,屈指可数,然,偶尔与蓝生烟秉烛长谈炼器精髓时,蓝生烟也提过几次夜轻歌,见蓝生烟说的神乎其乎,金蝉子便也有了些好奇。

    如今一见,当真是个奇女子。

    少公主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金蝉子驳回,心头的怒火再次烧起,“金蝉大师,你为何要针对我?护着她?”玉手一抬,犀利的指向轻歌。

    金蝉子气定神闲,悠然的喝了杯热茶,咂了咂嘴,这才看向少公主,道:“老夫一向公正,怎会偏袒人?公主不愧是公主,有着颠倒是非的本事,老夫只是就事论事,何时针对你了?”说着,金蝉子看了眼青袍男人,“老夫针对这丫头了吗?”

    青袍男人战战兢兢,期期艾艾,擦了把汗,欲哭无泪的道:“没——大师德高,怎会做出如此事情来?”

    比起得罪金蝉子,还不如得罪少公主,左右,也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少公主目光喷火,她就算是瞎了,也看得出金蝉子有偏袒夜轻歌的意思来。

    咬了咬牙,少公主怒道:“大师难道就不觉得羞愧难当吗?大家伙都有眼,都看得明白。”

    金蝉子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随之慢条斯理的道:“老夫不是袒护夜轻歌,只是你长得太讨人厌了。”说着,金蝉子还嫌弃的看了几眼少公主。

    少公主咬碎牙和血往肚里吞,自炼器开始,她就崇拜金蝉子,把金蝉子当做唯一的信仰,曾立誓,一定要成为金蝉子的徒弟,可她满心欢喜的过来,却事与愿违。

    少公主无比的恨,她只要一日炼器,就不能得罪金蝉子,故此,她便恨上了轻歌,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抽其髓。

    “我只是要个交代,夜轻歌,你不要以为有着大师撑腰,这件事就能不了了之。”少公主说:“公道自在人心,夜轻歌,你暗箭伤人,毁人前途,今日,你定要给我个说法,的确,你是四国之王,但我西海域也不是好惹的。”

    轻歌摇了摇头,少公主只咬着她不放手,却舍不得对姬月发怒,比起轻歌的什么都没做,姬月可是把她弄出了一身伤。

    “既然你要说法,那我便给你。”轻歌冷声应下,她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这件事不解决,只会给四大帝国带来污点。

    她不怕自己的名声有损,只是她现在的一举一动,牵扯到四大帝国。

    “那我,拭目以待。”少公主也收起了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盛气凌人了起来。

    她相信自己婢女滴水不漏的本事,定然不会让轻歌找到什么把柄。

    金蝉子好整以暇的坐着,他也想知道,轻歌会怎么解决掉这件事,那侧,采花贼手速不变的炼器,却是耳听八方眼观四路,注意着轻歌这边的动静。

    轻歌蹲下身,捡起那把袖箭,忽的扬手一丢,寒光自轻歌手中迸射而出,直接贯穿了紫云鼎,接连穿过两根金柱,入木三分的湮没在铂金墙面上。

    众人不解的看着轻歌,轻歌幽幽的站了起来,此时,那紫云鼎发出了几道声响,颤颤然的震动起来,旋即,化为无数碎片,朝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散去,锋锐的刃口,能杀人无形,就在碎片四扬时,轻歌一抬手,白玉之光自其身体里喷射而出,竟是将那些碎片碾压成齑粉,消失在空中。

    无人发现,姬月与轻歌对视一眼后,无声的退了出去。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轻歌侧头,妖娆一笑,道:“少公主,若我真想让你死,你不得不死,我放出的箭,也绝不是划伤你皮肤那么简单。”

    她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用实力证明,她要她死,她活不到下个瞬间。

    少公主面色惨白,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不见,夜轻歌的实力似乎更强了。

    如此,少公主越发嫉恨轻歌了。

    “适才是我侥幸,不然早已死在你的手中。”少公主不死不休,紫云鼎的毁坏更是让她肉疼,愤恨。

    这紫云鼎,可是她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夜轻歌竟然说毁就毁了。

    轻歌眼中染上薄怒,她已经对少公主失去耐心了,詹婕妤、圣女也爱慕姬月,但没有让轻歌如此厌烦,詹婕妤的感情是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的,甚至可以说是卑微,圣女的血液里却是流动着高傲,可也能明白是非,倒是这少公主,目中无人,不可一世,仿佛她看中了姬月,就有杀了夜轻歌的理由,夜轻歌就该死。

    “少公主,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说话声突然想起,少公主循声望去,姬月提着放出袖箭婢女的衣领走了过来,少公主这才暗骂自己大意,竟然连姬月消失了都没发觉。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