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47章 惊为天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离开罗烟门后,轻歌、姬月二人的身体直线急速下降,大风无情地自两侧刮过。

    轻歌闭着眼,她的身体,被姬月搂在怀中。

    终于,双脚触及地面,轻歌睁开双眼来,举目四顾,她与姬月,竟是站在街道之上。

    轻歌心头一颤,连忙朝四周看去,哪里都没有无忧与扶希的身影。

    “看来他们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去。”轻歌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无忧是中级圣兽,扶希可以随时随地占卜,这两人的组合,怎么看也不会被人欺负去,怕是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

    好在,街道上来去匆匆的行人商贩都没有注意到轻歌二人。

    “我只有三日的时间陪你,三日后,你再回北月,可好?”姬月问。

    天知道,当他发现甩掉了无忧、扶希两条尾巴后,整个人都是欢喜的。

    终于可是好好的过二人世界了。

    来之不易啊。

    轻歌犹豫了会儿,而后赞同。

    长路漫漫,月溅星河,一旦别离,再相见,恐怕真要等到天荒地老。

    最后三日的时间,就忘去所有的恩恩怨怨,待三日后,再着戎装,蓄势待发。

    如此,便见街道上,十指相扣的两人,慵懒漫步,男子貌若潘安,丰神俊朗,隽逸清风,一紫一红的眼瞳,奇特妖冶,阴诡雅贵,此时正值正午,万丈日光笼罩于他身上,金光闪闪,温暖之下是无尽的冷漠,他懒散随意的罩着一件如火纷然红袍,腰间随意的扣着腰带,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凹凸玲珑性感精致的锁骨,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将风流之态,演绎的淋漓尽致,引得路边的豆蔻少女,纷纷驻足痴望。

    旁侧的女子,内着黑衫,外罩大氅,虽是在炎炎夏日,她却如同千年棺材里的玄冰般,透露出丝丝冷气,那如洛神般的容貌,妖孽绝色,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莲肤蕅肢,冰肌玉骨,杨柳细腰,风姿绰约,淡漠如深山之菊,雅而不俗,气质似空谷幽兰,美而不腻,尤其是那一头白发,如瀑布水帘般泻下,及腰垂落,发梢微翘。

    “二位,可否借用下时间?”有专心作画的书生,拦住了轻歌的去路。

    轻歌二人对视一眼,不解的看着书生。

    书生抓耳饶腮,讪讪一笑,道:“小生在此免费作画,二位惊为天人,气质风度更是平生难见,可否让小生画一幅?”

    “便宜你了,认真画,不能敷衍。”姬月兴趣盎然,拉着轻歌走至画板前方。

    书生见此,眉开眼笑,喜出望外,连连道“是”。

    书生坐在画板前,手持毛笔,沾染着墨水,龙飞凤舞的作画。

    周遭聚拢的人越来越多,书生画画时神情严肃认真,像是在做一件异常神圣之事。

    半个时辰过去,当最后一笔落下,书生放下画笔,笑着抬起头,猛地一愣,但见画板后的一对男女,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宛若仙踪。

    “李秀才,这画卖给我,我出五万灵气丹。”人群之中,有身材肥硕的富贾一掷千金,贪婪的看着那一幅画。

    画中的美人峨眉婉转,男子风华绝代,可谓是旷世佳作。

    随后,有人附和,“我出二十万灵气丹,李秀才卖给我。”

    “五十万灵气丹,再加一枚南海流火珠!”

    “一百万,赠送一本人级炼器书!”

    “……”

    富商们竞相开价,争个面红耳赤,好不热闹。

    然而,一贫如洗的李秀才并没有任何心动,他面色不改,将画作裱轴,小心翼翼如护珍宝般卷起,放入袖中,冷淡的看了眼蠢蠢欲动的人群,说道:“此画非卖,只等有缘人。”

    说罢,这秀才竟然收拾好行囊,匆匆离开。

    街道的另一头,轻歌二人进了一家客栈。

    订下房间后,轻歌、姬月随着小二走了进来,软靴尚未脱下就急不可耐地往床上一扑。

    姬月坐在床沿,轻柔的为轻歌按揉着身体酸软的地方。

    晚上,二人下了楼,在一楼大厅享用饭菜。

    因那白发过于耀眼,轻歌便用雪灵珠,将头发变成黑色的,不过因她掌控的雪灵珠之力不多,黑发青丝并不能维持很久。

    四周的酒桌,男男女女们甚是吵杂,把酒言欢,对月当歌,甚是快哉。

    慢慢的,轻歌便理清了这关系,她如今所在的这座城池,名为圣罗城,城池虽小,但却是最为富饶之地,同时也汇聚天下奇才,群英荟萃,治安却是很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的便是这圣罗城。

    姬月手执玉筷,夹了块红烧肉放进轻歌碗里,“多吃,长胸。”

    轻歌:“……”

    姬月眯起桃花般的眸子,人畜无害一笑,温柔如水,竟是把旁桌的一名女子给惊艳到了,捂着胸口,芳心暗许,不断的朝姬月眼波传情。

    奈何,姬月并未看到,一心逼迫轻歌吃肉,眼巴巴的望着轻歌长胸。

    大点,再大点,就完美了——

    轻歌察觉到姬月意图,嘴角眼角齐齐抽搐。

    世风日下,浪子登徒啊。

    就在姬月专注于轻歌的胸前二两白肉时,大厅里热闹了起来。

    阔大的红毯从门外铺了进来,三方千年檀木桌被人摆好,一方硕大的金色鼎炉放置在红毯中心,几个男子谈笑间走了进来,走在最前方的是个浩然威严的老人,老人霜眉雪发,脊背伛偻,拄着金蟾拐杖,浑浊眼睛精光四射,气势过人,人虽老,气场却立于不败之地。

    轻歌望着老人手里的金蝉拐杖,若有所思。

    隔壁的一张琉璃桌,男男女女们围坐四方,议论纷纷。

    “炼器工会的金蝉子大师竟然来圣罗城择徒了,你们看见那三个男人没,其中一个是城主儿子,另外两个更是千里迢迢慕名赶来的人。”

    “没想到吃顿饭,恰巧赶上了这一幕,热闹,热闹啊。”

    “不愧是财富闻名天下榜的圣罗城,竟然能请来金蝉大师,我听说西海域来了个公主,飞扬跋扈,性情乖戾,好色喜淫,好像也是炼器一道的个中高手,就是不知最后到底花落谁家,鹿死谁手了。”

    “哈,这算什么,后日有柔美一绝的蓝姑娘,来圣罗城弹琴,届时必定人满为患。”

    “都说蓝姑娘身娇体弱,骨髓酥软,那声音,更是像黄鹂出谷,让人流连忘返,此生若能得如此美人,不悔人世走一回呐。”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