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46章 阎罗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虚无之境提升到了第三境地!

    突破成功!

    疼痛之后,轻歌满心怀喜,虚无之境的面积大了许多,完全能够容纳下那些天辰铁矿脉。

    姬月走至轻歌身边,解下厚重的大氅,罩在轻歌身上。

    他蹲了下来,拇指抚摸着轻歌的下嘴唇,那里,全是鲜红的血,适才因过于疼痛,轻歌便下意识的把下嘴唇给咬破了。

    鲜血染在姬月的长指上,他忽的按住轻歌双肩,附身上前,咬住轻歌的唇,"yun xi"舔舐着腥甜的血,轻歌眸光颤动,旋即闭上眼……

    大氅如粽子般裹着轻歌,姬月将轻歌横抱起来,龙行虎步的踏过草丛,走至轻歌炼制兵器的地方。

    他看着眼前崎岖险峻的山脉,慵懒异瞳华光流转,下一刻,却见他身上迸发出妖王之力,强大的能量覆盖整座山脉,却见一座巍峨的山,彻底拔了起来,无声无息,红月黑夜,竟是那般惊心动魄。

    轻歌靠在姬月怀里,杏眸流转,顾盼生辉,惊讶的望着那座高山悬于半空,山脉下的漆黑铁矿暴露了出来,在月色下,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弧。

    姬月凝眸,皱眉,心神微动,山下扎扎实实的矿脉整个浮起,进入了轻歌的虚无之境里。

    之后,姬月眼眸垂下,高山便覆盖了下来,与断离的痕迹合二为一,严丝密缝,从山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谁也没有发现,这座山里最为珍贵的宝物,已经落入了轻歌的荷包。

    一切完成后,姬月抱着轻歌走进帐篷内,动作轻柔的将轻歌放在床榻上,掀开被子,男人脱去外袍,很是熟稔的钻了进去,如八爪鱼般搂着轻歌,手和脚全都压在轻歌身上。

    轻歌挪动了下身子,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安心休憩。

    次日傍晚,一道墨色身影身长玉立,站在帐篷前。

    此人身着宽大的黑色斗篷,斗篷盖在头上,窜出几缕缭乱青丝,深渊之下,两簇火焰犹似恶魔的眼睛,闪烁着邪恶之光,男子修长双腿之下,踩着氤氲如雾气的绿焰。

    一股阴沉气息,直逼九天,笼罩着几座山脉。

    帐篷掀起时,姬月、轻歌十指相扣,并肩走了出来,站在熙子言面前。

    熙子言抬起眼皮,看了眼轻歌,语气平淡的道:“时间到了。”

    此时,无忧、扶希二人也走了过来。

    窒息之感,覆遍轻歌心头。

    她转头看着轻歌侧脸,满是不舍。

    姬月握紧她的手,道:“我送你回四星,这里有帝九君打点,出不了什么大事。”

    “现在就走吗?”轻歌问。

    熙子言点了点头,“位面隧道已经开启,走吧。”

    轻歌与无忧对视一眼,而后跟着熙子言走向偏僻的地方。

    忽然,帝九君领着那三百稚童急冲冲的过来,其中那手持黑刀的女孩站在前面挡住了路,面朝轻歌,猛地跪下,双眼虔诚,神态郑重,“姑娘,我们等你回来,你说过,你需要我们。”

    轻歌回头,黑压压的人,一张张白嫩的脸,一双双炙热的眼,全都是眷恋和不舍,轻歌吐了口气,微微一笑,道:“等我回来。”

    旋即,往前走。

    走至女孩跟边时,轻歌顿住,垂下手,揉了揉女孩脑袋,而后与熙子言等人去往偏僻处。

    女孩僵直着身体跪在地上,背对着轻歌。

    残阳洒落,暗红如血的颜彩笼罩着山头。

    帝九君、圣女站在槐树边,复杂的望着将要离去的友人。

    “此次一别,再见面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帝九君轻轻叹了口气,“竟然有点舍不得呢。”

    圣女面色复杂——

    偏僻处,熙子言目光无情冷漠地扫及姬月,“姬王,到了四星,你只有三日的时间。”

    “足够了。”

    音落,长风舞动,绿色的火焰缥缈间,秋凤落叶般席卷而来,将轻歌等人彻底湮没。

    位面隧道,黑色粘稠液体在四面八方淳淳流动着,氛围诡谲,阴森如斯,淡淡的凉风,徐徐拂动,绿焰闪过之际,几道身影赫然出现在甬道里。

    轻歌等人,跟着熙子言在错综复杂空洞荒芜的位面隧道里走着。

    甬道犹如迷宫般,镜面倒映出扭曲的面孔,位面隧道很空旷,却如羊肠小道般,一条路覆着另一条路,通往不同层次的大陆、位面、种族。

    轻歌望着熙子言孤傲寂寞的背影,突发奇想,那斗篷之下,是怎样的音容笑貌?

    犹记得,彼时在青石镇,高耸冰冷的城门前,小小少年倔强杀伐,眉目稚嫩却凌厉异常。

    如今,熙子言一瞬之间长成大人模样,身高八尺,精瘦却不软弱,往那一站,即是阎罗王的气势。

    “此次回到四星,地点还是随机,会出现在任意地方,你们做好准备。”熙子言的声音传了过来,含着少许的沙哑。

    “无妨。”轻歌道。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

    熙子言停下脚步,面对着一扇罗烟门,门是由黛绿、绛紫两种颜色的烟雾组成,氤氲袅袅,美丽危险,雾气之中,有四颗星辰,镶嵌在正东、正南、正西、正北四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方向。

    熙子言正要将罗烟门打开时,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强大的冲击力,让几人脸色纷纷大变。

    熙子言声音低沉了几分,“不好,隧道风暴来了,赶快走。”

    说罢,熙子言伸出双手,惨白的双手犹如吸血鬼般,骨骼分明,修长如雪,莹润似玉。

    他的双手掌心,燃起绿焰,两道绿焰之火,冲入罗烟门内,吹散开烟雾,与此同时,罗烟门里的四颗星辰之光,忽明忽灭,刺激着人的眼球。

    眼见着隧道风暴越来越近,五脏六腑都随之颤动。

    就在隧道风暴碾碎轻歌等人时,罗烟门被熙子言打开,熙子言想也没想便把轻歌等人推送了出去。

    轻歌被姬月搂在怀里,跌出罗烟门时,她猛地回头看去,罗烟门前,男子负手而立,隧道风暴掀起了他的斗篷,轻歌就要看清那张俊美的脸时,罗烟门雾气缭绕,挡住了轻歌视线——

    “他会有事吗?”轻歌问。

    “不会,他是九界守护者,隧道风暴奈何不了他。”姬月回答道。

    隧道风暴是由位面隧道里的气压挤压鼓荡形成,算是一种很常见的毁灭现象,故此,九界守护者带人通过位面隧道传送去其他大陆时,都会事先侦查隧道风暴出现的时间,以防直面碰上。

    当然也有意外的出现,譬如无意中遇上隧道风暴的轻歌一行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