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28章 跳梁小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来路不明的女人——

    江山后路?

    姬月脑内一阵嗡鸣,嗤嗤作响,他目光冷寒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一百多只妖魔,脸上浮现了残虐的笑。

    帝九君见此,心脏猛地一跳,暗道一声不好,不悦的看了眼龙三。

    糊涂!

    姬月依旧抱着轻歌,走至领头妖魔面前,毫不留情的朝着他脸庞踹了一脚,鼻梁骨好似都要断裂。

    而后他看向龙三,冷笑一声,一脚踹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摔坐在地上无比的龙三,道:“龙三,我看你为我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才一忍再忍,可我以为你至少有些良心,没想到也被狗给叼走了,我问你,若是没有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你珍贵丹药,你能活到几时?没有她只身赴险能给寻无泪致命一击吗?而你,口口声声为了大局,为了大局就能如此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吗?再者说来,我既然给了她妖后的名分,城池一旦建设成功,她迟早就会成为真正的妖后,你如此咄咄相逼,以下犯上,这就是你所说的大局?”

    龙三面色铁青,嘴角挂着一缕血。

    他的心本就摇摆不定,而今听见姬月这么说,看着轻歌的眼睛有些躲闪,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内疚的,只是他的的确确是为了大局考虑。

    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轻歌是人类,如今又是个废物,会拖累姬月,姬月重情重义舍不得割爱,那他龙三来做恶人,只要事成定局,日后妖王东山再起,便会发现他的用心良苦。

    但正因为他歧视女性,所以他不知道轻歌在姬月心里的位置。

    而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却都是被轻歌看的一清二楚。

    轻歌嗤笑一声,眸中之中流动着自信的光芒。

    好,很好,好得很!

    或许龙三的出发点是为了姬月,但这并不意味着轻歌能够原谅他。

    清脆的怕掌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但见无忧与扶希并排走来,无忧满脸阴霾,扶希淡漠冷酷,两人逐渐逼近,无忧脚尖一动,扫起一根枯树棍,握在手里,动作优雅走至龙三面前时,猛地一棍朝其透露打过去。

    其他妖魔们就要有所动作,无忧回过头,眼神凶悍,散发出中级圣兽的威力,一时间,各个妖魔全都惶恐不已,却是不敢阻止无忧疯狂殴打的动作,就连轻歌,也只是冷眼旁观。

    许是打累了,无忧放下木棍,冷冷的看向姬月,“妖王,你应该比谁都明白,轻歌不缺爱慕者,她若想嫁,多的是优秀公子趋之若鹜,不说有多能干,但至少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无忧跟在轻歌身边一段时间,又偏于八卦,自然了解轻歌的风流史,东陵国王,落花城邪公子,一个如大海般包容,一个似炙热火焰深情,故此,比起姬月,无忧更喜欢前者,不论是东陵鳕,还是墨邪,都是很不错的人选,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配他们,轻歌绰绰有余。

    无忧是兽族,对妖域的认识比轻歌他们要深刻,更清楚妖和人的结合会带来怎样灭顶灾害,他不阻止是认为有"qing ren"终成眷属,同时也弥补他的遗憾。

    当初他和那人类女子,连魔兽一族的攻击都熬不住,轻歌的心上人可是妖,更是妖王,想要在一起,谈何容易?

    然,对于无忧的话,姬月并不恼怒,他淡然的看了看龙三等人,只道一句“任君处置。”

    “妖王!”龙三声嘶力竭的喊着。

    无忧提起枯木棍,猛地打了下去。

    龙三对轻歌处处针对,他早有不爽,之所以隐忍,因为他是轻歌的人,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轻歌,哪怕轻歌是这些白眼狼的救命恩人,可他若是轻举妄动,不仅会落人口舌,只怕会引来对轻歌更强烈的打击。

    “难过吗?”姬月低下头,不问。

    轻歌摇头。

    于她来说,龙三无非是跳梁小丑,不至于让她难过,只要是她最最近的人不要做出如此伤害之事来,她便是铜墙铁壁。

    叹了口气,轻歌怔怔的望着姬月,道:“只要你不与我背道而驰,我便不会难过。”

    是的,被人抛弃这种事,经历过一次就够了。

    姬月柔柔一笑,道:“不会的。”

    这一日,姬月用被海水浸湿过的紫色藤蔓编制打造出了一间精致秀气的屋子,他让轻歌在对屋内休憩,自己则和帝九君等人商讨放逐之地的要事。

    经历过上次一闹后,龙三等人也不再排挤轻歌。

    “龙三,以后不要在针对夜姑娘了。”海域堤岸边,圣女不悦的看着龙三。

    龙三皱了皱眉,道:“并非是我想针对夜姑娘,只是眼前情势紧急,所有人都在苟且偷生,带着一个包袱,着实无力啊。”

    “你如此鲁莽,会让妖王更加厌恶你。”圣女款款道:“妖王便是妖王,说一不二,他对夜姑娘的一往情深你也应该看的清清楚楚,放弃吧,在人前,妖王是不可能为了你们而抛弃夜姑娘的。”

    “人前?”龙三像是被刺激了下,双眸一亮。

    “这么说来,只要在不为人知的暗地勾当就行?”说完一句,龙三一扫阴沉,神采奕奕的离开。

    圣女若有所思的看着龙三强壮背影。

    旁侧,走出一个身材精瘦的妖魔,妖魔眼中死气沉沉。

    “吩咐你的事,可办好了?”圣女问。

    “一切都打点好,就等行动了。”那妖魔如是道。

    圣女酸涩一笑,摆了摆手,让妖魔离开。

    她站在屋子外面,看着编制房屋的紫色藤蔓,咽喉微痛,心脏堪堪被人攥住,裂开了缝。

    屋内,轻歌躺在藤蔓床上,嘴角噙着一抹邪笑。

    她突地坐起身子,被掀开藤蔓帘子走进来的无忧看见,一愣,旋即狂喜,“你能动?”

    “怎么不能动?”轻歌侧着脑袋,朝他看去。

    “可你不是……”成了废人吗?

    轻歌曲起腿,目光中闪过狠毒之意,瞥了眼无忧,轻歌勾了勾手,无忧乖乖凑近,轻歌道:“差不多快恢复了,暂时你别宣扬出去。”

    “为何?”无忧不解。

    轻歌冷笑,“我就算做的再好再多,他们也不会接受我,我不想让姬月难做,但不代表我是任打任骂的主儿……”

    无忧挑眉,眼底神采飞扬,来了兴趣,“你要反击?”

    “倒不是反击,将计就计。”轻歌看了眼藤蔓编制的帘子,不动声色的躺在床上。

    帘子被纤细白嫩的手掀起,圣女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