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25章 活死人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雪灵珠之力难以控制,尤其是残余在轻歌体内的精华,自当日在欧阳府被刺破后,日日夜夜,与轻歌的身体融为一体,再不断的折磨轻歌。

    更何况,雪灵珠属性偏柔,血魔花又是极煞之物,两者极端矛盾的气息在轻歌体内,横冲直撞,发生正面冲突,导致她脆弱的身躯无法承受这般毁灭之灾。

    “雪灵珠是圣物,也是毒物,不是你我能驾驭得了的。”

    似幽幽然叹了口气,魇的嗓音在轻歌的精神世界里响起。

    轻歌被痛苦折磨的头昏欲裂,理智全无,片刻的清醒间听见魇的这番话,不由的咬牙切齿,自信满满,决然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要拿命去试?”

    “怕了吗?”说至此,轻歌嘴角蔓开一抹残笑,听在魇的耳中,却是惊悚的。

    他沉默了许久,才发出响动,破釜沉舟视死如归般,说道:“我与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你不怕万劫不复,火海刀山我都陪你。”

    像是前辈对后生的宠溺,之中又参杂些难以言喻的无奈。

    甚至,魇已经抱了八成死亡的想法来陪轻歌赌一局。

    轻歌柔柔的抬起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目光冷厉的看着前方空洞,古井般的眼眸卷起了风暴。

    并非是她偏执顽固,只是她太恨了。

    得到雪灵珠时她承受了刻骨钻心之痛,她面临多舛险境,经历九死一生才拥有的,就这样把雪灵珠的能量全部释放在深海里,她不甘心。

    何况,雪灵珠与黑暗元素相生相克,十来天后熙子言会来接她离开此处,前往四星,届时,百国联盟和四大帝国的战斗才真正开始。

    拥有雪灵珠的治愈之力,她就等于握了一张底牌。

    不仅如此,若是神秘人荣耀领主用黑暗元素来侵蚀一些高等魔兽,她也能利用治愈之力使得魔兽们为她所用。

    也就是说,雪灵珠对于轻歌建立魔兽军团有着很大的帮助。

    一切难题,似乎迎刃而解,与雪灵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故此,哪怕赌上性命,轻歌也要驾驭雪灵珠。

    精神世界里一片沉默,轻歌眸光淡漠,隐忍压抑着疼痛,盘腿坐在床榻之上,引出丹火内的灵气,压制雪灵珠,精神之力则牵制血魔花。

    两者极端力量不再碰撞,轻歌也不再痛不欲生,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轻歌一面用精神之力抑制着血魔花,一面用灵气融合雪灵珠,迫使雪灵珠与轻歌体内的三百多穴位,两百左右骨头以及二十五条筋脉。

    当雪灵珠要损坏轻歌的肌肉神经时,轻歌以精神之力将煞气灌输至损坏处,竟是那样的恰到好处,让轻歌的肌肉将雪灵珠精华彻底吸收了。

    显然,这是件匪夷所思的事。

    但轻歌做到了。

    看似不过尔尔之事,其实是一件浩大的工程,精细、复杂、繁多的工序,忙乎起来必须得小心谨慎,否则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轻歌小心翼翼的用灵气包裹着雪灵珠,填满她体内的穴位,穴位处坏死后,再以煞气以毒攻毒将穴位唤醒,在狂暴之际,再用精神之力填满、安抚。

    若非轻歌掌握过多的技能,怕是也只能束手无策,不敢冒这个险。

    时间缓慢流淌,轻歌大汗淋漓,就连满头白发都是湿漉漉的。

    她聚精会神,专心致志的驾驭雪灵珠,脸色苍白无力,薄唇干涸枯裂,恰似风中弱柳之态,娇弱欲碎。

    在外面焦急等了一个时辰的姬月连忙冲过水帘走了进来,他脚步极轻,小心翼翼,宝石似得眸子细细的端详着轻歌。

    她实实在在的坐在床榻上,眼眸微闭,眉睫轻颤,琼鼻坚挺,朱唇轻启,仿佛是怒放过后凋零的牡丹,谢在秋季等待灭亡,那一刻,姬月站在距离床榻两步的距离,却觉得与床上的可人儿相隔甚远,缥缈朦胧,没由来的惶恐绝望密布他的心头。

    姬月逼近床榻,想要安抚她,刹那,轻歌将双眼睁开来,叠绿的颜彩恰似春露,似有毒蛇出洞搅乱风云,与此同时,瀑布后的宫殿和空山,竟是没由来的坍塌了。

    轻歌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隐约散发出了慑人凛冽之气。

    瀑布外的众人,面面相觑,错愕不已,等清醒过来,一个个前仆后继清理乱石泥土。

    实在是想不明白,能在八骨鳄龙手下存活的秘密通道,竟是在此时此刻被毁了,当然,也没有人去深思,眼前之急是从坍塌的碎石里找到姬月、轻歌。

    然,不等人靠近,一道身影自愁云惨雾中站了起来,他身材颀长,红袍如火,横抱着娇柔的轻歌,缓慢的走出狼藉。

    他的身上,或多或少出现了些伤口,当时的情况过于特殊,又是突如其来,姬月着实没有多少防备,何况他一心都在轻歌身上。

    至于轻歌,安然无恙,完好无损,就连衣裳都没被弄脏,可见被姬月保护的有多好。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帝九君连忙走上前,关怀备至。

    适才,众人都在谈天说地,突地,瀑布后传来一道巨大的响声,而后是让人心惊的气息,等他们反应过来,瀑布后的山已经塌了。

    “轻歌怎么了?”无忧问。

    扶希绞着衣袖,闷不做声。

    圣女皱眉。

    翼坐在紫色藤蔓编制的秋千上,意兴阑珊,波澜不惊,然,当他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至轻歌身上时,眼皮猛地一跳,下意识站了起来,冲到轻歌面前,眼睛都不眨一下直勾勾的盯着轻歌。

    “绿色眼睛?人类怎么会有绿色眼睛?”翼喃喃自语,难以置信。

    一语惊起千层浪,其他人,也都看向轻歌的眼眸,幽绿的颜彩,流转着春意,沁人心脾时却又杀意绽放,锋芒毕露。

    轻歌脸色白如雪,眉目显得有几分妖冶,她有气无力,眼神涣散。

    失败了?

    怎么会——

    当她雪灵珠精华全被她强行融入体内后,她以为成功了,可融过雪灵珠的肌肉、穴位、筋脉、骨头,全都被雪灵珠反噬,甚至冲破她的身体,造成了一座山的毁灭。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失败。

    也意味着,轻歌整个人都毁了。

    四肢百骸,肌肉皮肤,穴位筋脉,毁了,全都毁了,甚至连心脏都损坏了。

    这样的她,与活死人,废人,有何区别?

    隔着一个空间,寄宿在暗夜里的魇太息一声,失落,失望,心疼……

    魇说:“丫头,你的下半生,已经毁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