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21章 广招夫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闻言,轻歌颇为诧异,朝姬月看了一眼,难道,姬月与她想法一致,都看中了妖域东北那块地方。

    福至心灵,会心而笑。

    听到姬月的话,其他人就算再愚钝,也清楚姬月与轻歌想法一致。

    这时,再想反驳的话,就不仅仅是与轻歌针锋相对那么简单,而是要忤逆妖王。

    龙三低着头,若有所思,帝九君走来,拍了拍龙三的肩膀,而后朝旁走去,龙三抬起深邃的黑眸看着帝九君的背影,冥思后抬起脚跟上帝九君。

    经历过一场海潮后,除了瀑布和藤蔓,周围,都被夷为平地了。

    冷风呼啸而过,凛冽的拍打在脸上。

    帝九君负手而立,龙三停在他身后的一步之处,恭恭敬敬的道:“九君找我是有何事?”

    帝九君回过头,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龙三,叹了口气,而后道:“龙三,你真是糊涂了。”

    龙三怔愣着,“九君此话何意?”

    帝九君眸色犀利,周身泛起肃杀之意,“我知你向来看不起女性,觉得女性不仅是红颜祸水,更是懦弱不堪的生物,只有一个传宗接代生儿育女的用处,我也的知道这种观念在你思想里已经根深蒂固,我没有要铲除的意思,但是,我要让你认清事实,轻歌是未来的妖后,是妖王的女人,你身为将军,不可以下犯上……”

    “是我僭越了。”龙三垂着脑袋,站在红月之下的阴影处。

    帝九君看着龙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知你不甘心,可凡事都讲究个原则,且不说夜姑娘妖后的身份,光是她为了我们只身一人投身深海,九死一生引来八骨鳄龙毁了寻王军队,我们现在还在逃亡,是不可能这么逍遥的,你身受重伤时,是夜姑娘毫无保留拿出许多珍贵丹药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你是不是在怪妖王,认为妖王不应该为了一个女子放下自己的尊严,朝寻无泪下跪,可夜姑娘不是普通的女子,她是我们的恩人,是姬王的女人,姬王看似为红颜一怒,其实,这也正说明他重情重义,有血有肉。”

    顿了顿,帝九君继而道:“你的战略布局一向是稳中求胜,所以,你不赞同夜姑娘的提议,可时至今日,我们的处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稳中求胜是不切实际的,我们就像是囚徒,孤注一掷,要么生,要么死,其实你也清楚,可是你怕了,不是吗?”

    帝九君往前走,步步紧逼,眼神如火,灼烧着龙三,“你怕死,你怕全军覆没,所以,哪怕你心里有一丝动容,认为这个提议可行,你也要阻止不是吗?我看,你是过久了太安逸的日子,受不了吃苦。”

    “何况,性别歧视,你当真要改了,你蔑视、轻视、不屑女性,可你也如此看待你的母亲吗?你说女性懦弱,可这世间不负责任不思进取游手好闲杀人放火的男人多了去了,甚至,男人多薄情,女人如秋水,她们应该被人温柔对待,而不是要赶尽杀绝,把她们逼上死路,不留活口。”

    帝九君一向是洵洵儒雅之人,处事对人都像是春风,不骄不躁,不咄咄相逼,也不软弱任宰。

    可此时的帝九君,一番话,声调不高,但很是犀利不已,说的龙三羞愧不已,尤其是帝九君毫不客气把他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更是狼狈难堪。

    “龙三领教了。”龙三双手抱拳,毕恭毕敬的弯下腰。

    帝九君见龙三想清楚了,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独留龙三一人。

    龙三皱着浓眉,暗暗想着,那个态度嚣张目中无人的女人,当真给了他丹药救他于水火吗?

    兴许,是他过于性别歧视,才忽视了轻歌的努力。

    龙三想——

    试问,让他孤身一人前往海域,激怒八骨鳄龙再逃生,有可能吗?

    不,不可能。

    他一个大男人都做不到,可夜轻歌却是做到了。

    这般想着,龙三脸色微红。

    此时,轻歌和姬月还站在原地。

    圣女绷紧了脸上有一丝动容,她看了眼姬月二人相扣的手,有刹那恍惚,而后她淡淡然的笑了,道:“其实,这个提议不错,轻歌说的也对,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去搏一下,谁知能不能赢呢。”

    轻歌漠然的看了眼她,对于圣女,她的态度一向冷淡,宰相肚里能撑船,她的肚子,别说撑船了,撑片叶子都不行,她做不到友好的对待情敌。

    她就是如此自私。

    而她也清楚,圣女之所以会态度转变,突然接受这个提议,无非是发现姬月也有这个想法。

    对于圣女来说,只要是姬月想的,哪怕再冒险的事,也会去做。

    姬月沉默着,眸光闪烁,慵懒如狐的站着,突地,薄唇微启,道:“圣女,你也该出嫁了,等城池建立完成,本座会为你广招夫婿。”

    圣女眸光惊颤,薄唇抿起一抹苍白,脸色难看不已,就连身躯也都摇摇欲坠了起来,一瞬之间,她仿佛置身绝望之地,一浮死水。

    圣女自嘲的轻笑了声,抬起一双美目,凝视着姬月,一字一字道:“姬王,你这是说,我嫁不去了是吗?以至于沦落到要广招夫婿的地步?”

    姬月皱眉,一言不发。

    圣女嘲讽的看了看姬月,又看了看轻歌,“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笑话,是吗?”

    一转身,圣女跑了出去。

    姬月不动如山,剑眉紧蹙。

    轻歌要走,姬月不安强势的紧攥着轻歌的手。

    轻歌安抚道:“我去看看她。”

    拍了拍姬月手背,挣脱开男人骨骼分明强劲的手,朝圣女的方向追去。

    倒不是她圣母优柔寡断,只是这圣女心思不坏,从帝九君的嘴里,她也知道,圣女等了姬月很久,甚至为了姬月不惜众叛亲离。

    山坡下,圣女背对着轻歌,坐在枯木上。

    听见脚步声,圣女再次自嘲的道:“怎么?觉得我很可怜?”

    “可怜吗?并不。”

    轻歌走上前,也往枯木上一坐,她仰头,看了眼猩红的明月,幽然的道:“我倒是佩服你,勇气可嘉,真心可鉴,若是上战场杀敌的话,绝对会是引人注目的存在。其实,你很优秀,不是吗?”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