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17章 他怎么能打你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寻无泪已经是强弩之末,没了还击能力。

    其他妖魔们,拿着兵器对着姬月,却不敢轻举妄动,震慑在那深邃的威严之下。

    即便是两只长老妖魔,也身受重伤,没有动作,眼里满满都是戒备和无奈。

    寻无泪真的被毁了。

    姬月面无表情的走至囚笼前,他抬起骨骼分明的手,把扭曲的囚笼铁柱一根根的拗断。

    他就那样拗着,任凭鲜血流满一双手。

    终于,他把囚笼的上半部分往旁边一丢,他站定在原地,目光温柔的望着蜷缩在囚笼另外半部分的轻歌,他扯了扯唇,想说话,如鲠在喉。

    他蹲下身,小心翼翼,如护珍宝般把轻歌横抱了起来。

    姬月垂眸深深的望着轻歌,说:“在妖域的每个昼夜,我都在想你,辉煌时,困难时,我都想你。”

    露骨的告白,让轻歌微怔。

    姬月低头,薄唇细腻柔情的亲吻掉轻歌额上的血,“他怎么能打你呢?打傻了怎么办呢?”

    男人的声音在这平原上,有一瞬的恍惚。

    周遭众人,皆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

    悲恸、温馨的复杂情愫蔓延在北坡平原上。

    姬月就这样抱着她,任由幽风呼啸而来。

    走至无忧面前,姬月把轻歌交给无忧。

    无忧一愣,而后横抱着轻歌。

    姬月转过身,漫不经心的走到寻无泪面前,他突地一脚踩在寻无泪脸上,鼻梁骨似乎都已经塌了,鲜血在其脚底疯狂蔓延,血的味道和海的潮湿溢满这片疆土。

    姬月把插在寻无泪肩胛骨上的铁棍拔了出来,而后疯魔似得一棍棍捅下去,无所顾忌,充满愤怒,他双眼充血,如修罗般染着死气,在寻无泪的身上插出了无数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看起来惨不忍睹呢。

    寻无泪嘴里不断的吐着血,曾经优雅高贵的寻王,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

    姬月蹲下身,扣住寻无泪的脖颈,走至一块被海水冲得碎裂的岩石前,攥着寻无泪,按着其脑袋,不断的砸向岩石。

    寻无泪脸色惨白不已,脖颈上青筋暴起,他张嘴要说话,却只能吐出几口鲜血来。

    姬月把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寻无泪抛在地上,提着铁棍,冷冷的看着四周瞠目结舌的妖魔们。

    他慢悠悠的走上前,妖魔们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兵器指着姬月,他们却是诚惶诚恐的后退着。

    突地,姬月蓦地伸出手,一棍贯穿妖魔的太阳穴,自妖魔的另一侧穿出,一手杀了四头妖魔,手段残忍,场面血腥,突如其来的爆发,让所有人一惊,却不敢动手。

    姬月矜贵优雅的往前走,铁棍在他手中成了杀人工具,所过之处,尸骸遍地。

    饶是如此,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妖魔们,依旧不敢反抗,只是惊恐的瞪着这个俊美非凡却残忍嗜杀的男人。

    几百妖魔,顿时只剩下一百多。

    “妖王。”水系长老级妖魔走至妖王面前,拦截他,霜眉雪发,气质浑然,“妖魔军团已经没了,寻王也残废了,够了,已经够了。”

    说到最后,老人也满是疲惫,似是轻叹了一声。

    “够了?怎么够?还不够。”

    姬月停止了残暴的举动,手中铁棍扫向轻歌的方向,目光冰冷的看着老人,“那是谁?是我的妻子!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也敢这么对待她?”

    姬月野蛮的推开老人,加快脚步往前走,展开无尽的杀戮。

    一根铁棍,被他使得神乎其胡,前路的妖魔,却是被腰斩,或是身首异处,或是重要器官直接被贯穿,雷霆手段,一击毙命,是他妖王的风范。

    寻无泪无力的倒在血泊里,他僵硬的转过头,目光微凉的看着姬月杀了一头又一头妖魔,直到只剩下两头长老级妖魔,其中一头便是那水系长老。

    寻无泪肆虐的笑了,对月大笑,肆无忌惮,狂妄自傲。

    眼角闪过一道荧光。

    他的心血,他的江山,完了,都完了啊。

    “妖王,怎么处置寻无泪?”帝九君问。

    “放逐魔鬼部落。”薄唇一张一合,断定了寻无泪的未来。

    魔鬼部落——

    听见这四个字,众人脚底衍生出了凛冽寒意。

    “寻无泪此人心思毒辣,为了以绝后患的,不杀了吗?”帝九君问。

    “他能从魔鬼部落逃出来吗?”姬月冷笑,“死?轻歌受了伤,他怎么能这么轻松的死去?”

    帝九君蹙眉,而后带着两个中等妖魔走上前,囚住寻无泪。

    姬月把轻歌抱了回来,脱下外袍罩在她身上,深邃的眸,淡淡的看着她。

    “累了吗?”姬月问。

    “嗯。”

    轻歌默默的回应。

    “那就睡吧。”

    “嗯。”

    “别睡,不准你睡。”

    轻歌才闭上的眼蓦地打开,深陷进姬月的目光里,姬月的眼底闪过一道惊慌之色,他担心,他怕,怕轻歌一睡不醒。

    轻歌微笑,头靠在姬月的肩上,“好,我不睡。”

    姬月横抱着她,转身朝山脉内走去,方圆百里,也就只有瀑布后的那块地方算个容身之地,不论是轻歌还是姬月,都不能再颠簸了。

    寻王和他的军团虽然被灭,但势力已经扎根,想要彻底清除,还需要些时日,何况,姬月也要属于自己的势力,否则也不能在妖域立足。

    瀑布后的宫殿。

    姬月把轻歌放在虎皮床上,动作小心的换掉她湿透的衣裳,用瀑布外下的清泉为轻歌擦了遍身体,轻歌柔弱无力,脸色苍白,耳根子却红到了底。

    清澈明媚的眸子飘忽不定的看着四周,为了掩盖那一丝尴尬。

    “害羞什么,不就摸摸而已……”姬月不以围绕的道。

    不就摸摸而已。

    摸摸而已——

    轻歌脑子里一片嗡鸣,咳了一声,道:“随意……你随意……”

    姬月蓦地站了起来,把手里的棉布往地上一丢,一脸的阴沉。

    轻歌还是半裸的姿态,眼神迷离,有些不懂姬月的意思。

    姬月闷哼了一声,道:“怎么能随意?别的男人这样做你也随意?”

    轻歌哑然失笑。

    她仰起头,黑眸清涟的看着姬月,“可你不是别的男人啊。”

    显然,此话于姬月来说很受用。

    他傲娇的哼了声,继而温柔的继续之前的事情,吹着口哨,尾巴似乎都要翘上天去了。

    姬月突地一巴掌拍到桌上。

    轻歌眨了眨眼,疑惑不解。

    姬月愤怒的道:“怎么瘦了这么多?本来就小,这会儿更小了。”

    轻歌随着姬月滚烫的视线,低头看去,脑子像是被人砸了一拳火热起来,下意识的双手捂胸,瞪着姬月,“再看!”

    姬月别扭的撇过脸,眼底却盛满笑意。

    他女人就是好看。

    嗯。

    欲拒还迎的害羞也是好看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