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15章 黑暗下的囚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被海水洗涮一遍的平原,泥土松软,血流满地,本该有几万妖魔的军队,如今分散的坐着,一个个垂头丧气,双眼泛红,一眼望过去,加起来的人都没有三百。

    几万妖魔,说没就没了呢。

    周遭大地上,一具具尸体泡的发白,或是人形,或是妖魔本体的狰狞模样。

    甚至,几位长老级妖魔,就活下来了两位,也都元气大伤。

    其中,那头水系长老妖魔,站在一个狭小的囚笼前,囚笼的铁柱有手臂般粗壮,铁笼里,衣衫单薄的女子身体蜷缩着,双眼闭上后,少了几许锋利冷寒,多了些柔情。

    有妖魔看见寻无泪,看见寻无泪身上的伤,热泪盈眶了起来,而后过来,想要扶着寻无泪,寻无泪一手推开他,一瘸一拐的走至囚笼边,从旁边扫起一根铁棍,发狂似得朝铁笼砸去,每砸一下,他便发疯似得喊了一声。

    就连强硬的铁柱,都被寻无泪打歪了。

    他歇斯底里的打着,把所有深沉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几百心思悲怆的妖魔都无力惆怅的坐在地上,看着寻无泪把一个囚笼打的变形。

    没人知道的是,寻无泪身后,闪过一道绿光。

    脚踏绿焰,拥有一双碧瞳的男子一闪而过。

    此时,残缺的瀑布前,姬月等人与精灵部队都在此。

    因他们不是八骨鳄龙的主要目标,损失的不算多,不过还是死了几头高等妖魔和十几只精灵,帝九君、龙三和几只雄性精灵在旁侧挖坟。

    “妖王,你……”圣女见姬月要走,问。

    姬月冷淡的看了眼圣女,又望了望帝九君等人,他们,都在看着他。

    姬月说:“我该去找轻歌了。”

    他终于等到事情处理完毕。

    “可……”圣女皱眉。

    他们都认为轻歌死了。

    谁能在上古凶兽的嘴里逃生?那是不可能的。

    “你以为她死了是吗?”姬月嘴角微扬。

    被说中心事,圣女眼中闪过一道难堪狼狈,头压的更低了。

    姬月脸上的笑意愈发温柔,“相信我,她不会死。”

    妖王印记还在,若她死了,他也会有感应。

    “姬王,你不能逃避事实,那可是八骨鳄龙啊。”圣女大声道:“轻歌她的确是个英雄,可……如果她死了呢?”

    “滚!”姬月冷下脸,双眼阴郁。

    圣女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复杂的看着凶她的姬月。

    “姬王?”

    帝九君见姬月如此模样,也是一慑,连忙过来缓和僵硬尴尬的气氛。

    “她要是死了,其他人为什么能活着?”姬月咧嘴笑了,那笑阴森不已,让一众人犹如堕入地狱。

    帝九君伸出想要安抚姬月的手,凝滞在半空,他震惊的看着姬月,眉头狠狠蹙起。

    他忽然发现,若轻歌当真死在妖域,姬月会更加凶狂的夺回妖域主宰权利,然后,屠戮妖域。

    是的,这是个荒唐的想法。

    可深知姬月为人的帝九君清楚,姬月就是有这么荒谬,荒唐。

    姬月走至扶希、绛雷蛇身边,伸出手,把迷你型台的绛雷蛇抱在怀里,温柔的抚摸了几下,而后牵着扶希的手,朝外走去,“走,去找你娘。”斜睨了眼火焰龙,火焰龙便也乖乖跟上。

    死吗?

    怎么会呢——

    没有他的首肯,那个女人也敢死吗?

    孩子还没生,百凤朝凰还没穿,妖后之位还没坐上,她怎么能死?

    绛雷蛇受宠若惊,在它的印象里,姬月一直跟它针锋相对,根本就没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帝九君等人看着姬月的背影,不知滋味。

    无忧突地也跟上。

    帝九君犹豫了会儿,也跟了过去。

    “龙三,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来处理。”说完,圣女便狂掠出去。

    龙三抓了抓头发。

    翼坐在残缺的藤蔓上,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旋即,他带上一只天真烂漫的小精灵,朝姬月离开的方向走。

    夜色浓,幽风柔。

    暗处,姬月停下脚步,冷淡的道:“出来吧。”

    一道人影,逐渐出现。

    扶希眼睛一亮,“是你?”

    是把他们带来妖域的那个九界守护者,熙子言!

    熙子言目光波澜不惊,“寻无泪已经知道八骨鳄龙是夜轻歌引出来的,轻歌落在了他的手里,他们在北面平原上。”

    熙子言绿色的眸,闪烁了几下,而后绿光汹涌而出,包裹着他,光芒再越来越淡,直到化为一粒细小的萤火之光,隐没在潮湿的空气里。

    姬月愣住。

    绛雷蛇僵硬的蜷缩在姬月怀里,硕大的双眼里满满聚起水雾

    脚步声响起,无忧、帝九君踱步过来,圣女和翼也跟上。

    姬月眼底闪过诧异。

    翼双手环胸,眯起幽绿的眸笑起,“我很想知道,能被妖王呵护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绝对比你未来婆娘好看。”姬月一本正经淡淡的道。

    众人:“……”

    圣女苦笑。

    姬月回头过,看着熙子言适才站着的地方,而后回过神,把怀里的绛雷蛇往下一抛,松开扶希的手,双目睚眦欲裂的瞪着空气,朝北面平原狂奔而去,猩红浓烈的颜彩在夜里画出一道痕。

    “他怎么了?”帝九君不解,他鲜少看见姬月如此失控。

    扶希说:“有人来告诉妖王,姐姐落到了寻无泪的手里。”

    顿时,所有人脸色一变。

    全都往姬月的方向跑。

    无忧走之前,抱起了扶希。

    绛雷蛇被丢在地上,挪了挪几下摔痛的屁股,与迷你形态的火焰龙,火急火燎的赶去北面平原。

    同时同刻,寻无泪瘸着腿,唯一的手紧攥着铁棍,殴打铁笼,有几棍甚至打到了轻歌身上。

    刻骨的痛,让轻歌幽幽醒来。

    清冷的双眸,慢慢睁开,划过一道凛冽寒光。

    当她看见寻无泪遍体鳞伤和四周偃旗息鼓的士兵妖魔时,她便知道,她成功了。

    但她没想到,她落到了寻无泪的手中。

    寻无泪会拿囚笼桎梏她,显然是发现始作俑者是她。

    是她毁了他的半壁江山,把他害得沦落至此。

    轻歌心里没有惶恐,反而欣慰。

    她成功了。

    她特地把火焰龙、绛雷蛇给姬月他们,除了想保住姬月等人以外,也是想等尘埃落定,帝九君他们会跟着火焰龙、绛雷蛇的契约感应过来。

    就算感应不了,虚无之境里的杀戮血狼也可以出来。

    但是,她千算万算,忽略掉了上古凶兽的威仪,直接断掉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就算杀戮血狼想出来,因有八骨鳄龙的威严在,依旧无法离开虚无之境。

    寻无泪是暴怒暴躁之人,他残忍血腥,之所以要救轻歌,便是为了让轻歌能够活着接受他的报复。

    轻歌堪堪坐在囚笼里,淡红的血光洒在她苍白的脸上。

    嘭!

    寻无泪一棍砸在轻歌额头上,鲜血沿着棍子流下来,衬着雪白的肌肤,凄艳美丽。

    “你看到了吗?”

    “我一无所有了,你满意了吗?”

    “我几十年的布局,我的军团,全被你毁了,你可满意,你说啊?”

    寻无泪咆哮。

    “寻无泪!你再敢动她一下试试!”

    一道压抑着愤怒的嗓音,传了过来,似有狂风如刀刮来。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