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07章 背叛寻王者,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丫头,在你身边,我真是艳福不浅!”寄宿在轻歌身体内的魇惊喜的瞪大骷髅眼,颇为激动的喊着。

    艳福不浅——

    轻歌嘴角抽搐,魇该不会是要与这上古凶兽来一段缠绵的爱恋吧?

    魇似是没发现轻歌脑中所想的一些不纯洁的东西,继而道:“八骨鳄龙,在母体中要氤氲一万年才有一个蛋,蛋只有手掌大,一万年孵化,一万年成长,一万年八骨,一万年十六刺,总共要历经五万年才能衍生出这么一个生物,我生前是驯兽师,生平遇见过最强大的魔兽就只是高等魔兽,这种上古凶兽,万年也难一见啊。”

    轻歌惊讶的看着在沉睡之中的八骨鳄龙,难以置信,这片广袤无垠的大陆,真是神奇,五万年,那是多少个世纪。

    时代在更迭,世事万物变化莫测,五万年才氤氲出的凶兽,是人类的一大祸害,也是一种奇迹,传奇。

    象征着这个群雄四起的时代的传奇。

    “如果我激怒它,会造成什么后果?”轻歌问。

    魇说,“你想利用八骨鳄龙去杀寻无泪?”

    轻歌承认:“可我担心八骨鳄龙会伤害到帝九君他们。”

    “若是平时,我定然会让你打消这个念头,世间亿万人,都不敢拔老虎的毛,更别说是八骨鳄龙。”

    魇井井有条的道:“可现在,这是绝地反击最佳的办法,反正你们就几条命,那可是整整一个军队,甚至有长老级的妖魔,不如赌一把吧。”

    魇是个男人,骨子里流着冲动魔鬼的血。

    得到魇的赞许,闻言,轻歌勾唇一笑,双眸里闪烁着凶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赌一把,孤注一掷,说不定还能死里逃生。

    若是一直这样等下去,只怕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过……”魇幽幽的说,“你若是想把八骨鳄龙弄醒,也得好生想想办法,我适才忘了说,八骨鳄龙,醒一万年,沉睡一万年,它醒时,便是洪荒之乱,它睡时,人世一片宁静……”

    轻歌:“……”

    睡一万年?

    冬眠咩?

    干咳了声,轻歌也手足无措了起来。

    她还真拿这八骨鳄龙没有办法。

    八骨鳄龙的皮肉比最牢固的城墙还要硬,那十六根凛冽野性的骨刺,像是他的保护兵器,对于一头防护强悍到拿刀去捅一下都没有知觉凶兽来说,想要他醒,难度那可是相当的大。

    轻歌表示很头疼。

    此刻,傍晚,驻扎在山脉外的军队,大本营的帐篷内,寻无泪醒来。

    他似是想起什么,皱了皱眉,掀开帐篷,朝路卡斯的营地走去。

    然而,奇特的是,路卡斯营地,一个守护的士兵都没有。

    走进帐篷内,寻无泪瞳孔骤然紧缩,床上的路卡斯,堪堪昏死了过去,手脚四肢包扎了伤口,鲜血溢出,看得出,是筋脉挑断之伤。

    路卡斯的身上,还有许多密密麻麻深可见骨的伤口。

    寻无泪紧皱着眉,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可路卡斯是巅峰的高等妖魔,想伤他,难。

    奥马巴——

    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寻无泪摸了摸下巴,唇角扬起一抹笑。

    这会儿,寻无泪发现帐篷内的桌上,铺着一张白纸,纸上用血写满了字。

    寻无泪走上前,温柔的拿起纸,纸上的血,微干,龙飞凤舞的几行字——

    寻王,精灵一族与妖王一脉同气连枝,暗杀路卡斯大人和五十位兄弟,我准备潜入山内,为寻王套取重要线索,绝不放过他们,背叛寻王者,死!

    落笔,奥马巴。

    似乎,这样奇葩的一个名字,破坏了纸的美感。

    寻无泪眸中划过一道深意,他一手拿着宣纸,另一只手抬起,指腹朝血迹上摸过,而后含在嘴里,旋即,寻无泪眼神一凛!

    高等妖魔的血!

    寻无泪沉下眸子——

    “奥马巴,是我多虑了吗?”

    寻无泪在帐篷内坐了许久,而后离开帐篷朝大本营走去,怒气冲冲,“果然是精灵的劣根性,也敢背叛本王,既然如此,莫怪本王翻脸不认人。”

    入夜,寻无泪暗中派人进入山脉通知精灵一族,子夜,老地方见。

    不巧的是,那中等妖魔一进入山脉,就被潜伏在山脉脚下的无忧、扶希给宰了。

    无忧看着中等妖魔的尸体,咋了咋舌,“还真被妖王说对了,轻歌会在此事上从中作梗,寻无泪会派人进来找精灵。”

    “不得不说,妖王与姐姐,心有灵犀。”扶希笑道。

    “再心有灵犀还不是要跟我生孩子……”无忧闷骚的环起双手,傲娇的哼了声。

    扶希揪住无忧的衣袖,抬起脸,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圣兽大人,我为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无忧:“……”

    滚。

    他还变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连孩童都不放过。

    扶希咯咯的笑着。

    无忧黑着脸把中等妖魔毁尸灭迹后提着无忧气势汹汹的回到瀑布之后。

    “寻无泪派出一只中等妖魔,已经杀了。”无忧把扶希丢在地上,道。

    姬月靠在床上,浅淡一笑。

    果然如他所想,轻歌在下海之前,会把寻无泪和精灵一族的后路堵绝。

    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呢。

    从不为自己着想,哪怕惹一身伤,只要身边人好,她依旧能笑靥如花。

    姬月再次笑了,那笑似深海之下化不开的水,柔柔绵绵的,像是半醉半醒的春风幽幽拂来,盛满眼底。

    正在照顾龙三的圣女看见姬月的笑,心口发闷,觉得很震惊,又很悲伤,又有些欣慰。

    万年孤独的妖王是很少笑的,哪怕他在邪魅的笑了,那双美丽的眼眸,都是冰冷的。

    圣女一直以为,他天性如此。

    原来,只是他的暖,他的温柔,不属于她罢了。

    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温柔粗暴,都是看人来。

    帝九君倒是很欣慰,也跟着笑了起来,问,“妖王,你怎么知道寻无泪一定会派人过来?”

    “很正常的事。”

    姬月淡漠的道,唇角勾起一抹温柔,“那个蠢货想舍生取义,既然做了,就会做到底,帮我们铺好后路,她留下白水晶让我们与精灵谈判,势必会破坏掉精灵和寻无泪之间的协议,让精灵毫无退路,与我们站成一线。而这,就是她的作风,还是没变,还是一样的蠢。”

    她比谁都狠,她却也心怀善意,舍己为人。

    妖孽的男人说话间,满满的宠溺,尽是温柔,那一身的暴戾邪魅,全都成了绿水秋波。

    圣女的心一滞,嘴角满是苦涩。

    那么多年的等待和守护,是不是该放弃了呢?

    可如今的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呢。

    俗话没错,输者,溃不成军。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