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03章 落难的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忧抵不过轻歌的执拗,只得同意轻歌一人下海。

    第二座山脉脚下,扶希、无忧二人合力为轻歌拖延了一天时间后,就分道扬镳。

    神秘的瀑布里面,帝九君看见无忧、扶希走了进来,焦虑的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轻歌的踪迹,便问:“轻歌呢?”

    “她下海去了。”无忧毫不客气的道。

    “下海?”帝九君错愕不已,而后慌张的站了起来,“她要去山脉南方的那片海域?”

    无忧点头。

    帝九君眉心一压,“不行,海域里未知的危险太多。”

    无忧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她意已决,你们谁能拦住?寻无泪的军队那么强大,被困山内又有精灵咄咄逼人,轻歌下海是想引发海域生物与寻王军队一战,你们就能趁乱逃脱,她这样舍生取义是为了谁?”

    帝九君眸光闪动。

    圣女提着鞭,往外走,“我去陪她。”

    “站住。”帝九君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只能等了。”

    圣女回头,眼眸微微睁大,“九君,他们不是妖域中人,不清楚,你我二人可是知道,海域内有怎样凶猛的生物存在,夜轻歌一去,必死无疑,我虽恨不得她死,可她死了,妖王怎么办?若妖王知道她死了,就算醒过来了,也会颓废萎靡,一蹶不振。”

    帝九君沉思。

    扶希忽的道:“什么大风大浪姐姐没见过,区区海域也能拦住她?让她去吧,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无忧也说:“轻歌留下了白水晶,白水晶在精灵一族之中相当于价值连城的宝贝,若是精灵一族找到了我们,有白水晶在,局面也不会过于失控。”

    圣女犹豫了会儿,回走。

    此时,圣女似是察觉到什么,身体颇为紧绷,她僵硬的转过头,朝虎皮床上的姬月看去,那双美丽诡谲的异瞳,缓缓睁开,邪魅,野性,狂妄,杀戮。

    “妖王?”圣女惊喜,却又在害怕什么,喃喃着。

    帝九君闻声,连忙回头朝后看去,不可置信,妖王竟是醒了?

    姬月骨骼分明的手,撑着床,坐了起来,眸光淡漠的扫向帝九君,问,“她来了?”

    帝九君并不打算隐瞒,“昨日来的。”

    “果然还是来了么……”姬月似是在自言自语,突地喷出一口血,双眼冒出血丝。

    “妖王,你的身体……”

    “无事。”

    姬月想要起身,突地被无忧按了下去,扶希也跟了上来。

    无忧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姬月,“你可别死了啊,不然轻歌真会以为是我杀的,然后与我来一场甜蜜的不死不休。”

    姬月:“……”

    扶希柔柔弱弱的走来,楚楚可怜的仰起头看着无忧,“爹,娘她下海了,会有危险吗?”

    无忧蹲下身,捏了捏扶希的脸,“轻歌那么坚强,不会的。”

    众人:“……”

    姬月太阳穴狂跳不止,愤怒的瞪着风骚无害的无忧和天真无邪的扶希,他才离开多久,轻歌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姬月表示很忧伤。

    扶希犹似个粉嫩的水晶包,爬上了床,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姬月看,“叔叔,你是我娘什么人啊?”

    姬月:“……”

    帝九君在一旁看好戏,窃笑不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扶希和无忧是想捉弄姬月,毕竟这一大一小,都是骚包腹黑的人,即便没有商量,也有心灵感应,一拍即合,就这么成了。

    姬月黑着脸,雪白脖颈上的青筋暴起,他怒不可遏,恨不得想把面前两个无比臭屁的人给丢了出去,活埋得了。

    旋即,姬月脸上的黑化之意逐渐消失,他笑容可掬的看着扶希,妖孽的容颜美如画。

    扶希打了个冷战,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帝九君失笑。

    姬月长臂一挥,便把扶希给捞了起来,男人笑的尤其阴森,“我是你亲爹,你说是你娘什么人?”

    扶希:“……”

    无忧:“……”

    他们这是腹黑少年遇见腹黑他祖宗了。

    帝九君憋笑憋的肾疼,圣女在一旁看着,满心的苦涩,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笑意,她鲜少见到这样的妖王,可只要有那个女人存在,不可一世的妖王也会有温柔长情,腹黑冷血的模样。

    扶希还想说些什么,姬月却是想要脱掉他裤子,扶希挥动四肢疯狂挣扎,姬月幽幽的道:“别怕,你爹我十八代单传,祖传的秘密,男孩过了五岁就要自宫,可长生不老。”

    扶希水晶般粉嫩的小脸煞白煞白的,精致青涩的五官都委屈的皱到了一起,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扶希倔强的捂住某处,“长生不老什么的宁可不要。”

    姬月扬眉,“轻歌还是你娘吗?”

    “不是。”扶希憋屈的道。

    “这就乖了。”姬月捏了把扶希的脸蛋,把扶希放至床下。

    至此,他的视线才落在无忧身上。

    “中级圣兽?”姬月双手抱胸,“看来轻歌的眼光越来越差了,什么货色都往身边揽。”

    无忧:“……”这嘴巴够毒。

    扶希掩嘴在一旁咯咯的笑着。

    帝九君走上前,汇报如今的情势和轻歌的想法处境。

    “她下海了。”姬月问。

    “下了。”

    “那就下吧。”

    “妖王,你不担心她吗?”帝九君诧异。

    姬月说:“担心有用吗?她舍生取义,不是让我们无止境的在这里担心她,既然有白水晶,先把精灵搞定。”

    天知道他多担心,有哪个男人愿意看见自己的女人为自己赴汤蹈火陷入危险之中,更何况是他姬月。

    他比谁都担心,他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融入骨髓。

    可,的确如轻歌所说,这是万分之一的生机,从海域突破。

    他必须要理智对待,才不会失去轻歌做这件事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听到轻歌危险的消息,重度昏迷的姬月才能堪堪醒来。

    没人知道他遭受怎样的折磨。

    姬月攥紧双手,古井无波的眼底,深藏一抹阴鸷之色。

    虎落平阳,他日,必再现辉煌。

    所有的敌人,他都要手刃。

    妖王之路的坎坷,旁人不知,也不懂。

    他万年孤独,灰白的人生,只因她,才有了色彩,他怎会让自己的女人,死在冰冷的深海?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