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94章 梅卿尘,你何其残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吧,来夜府的目的。”

    轻歌交叠起颀长的双腿架在梨木桌上,双手优雅的环着,危险的斜睨了眼焚缺,“不说,就滚出去。”

    焚缺:“……”

    嘴角抽搐了会儿,焚缺道:“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兰无心是血族最小的长老,极北女王去了血族,短时间内,被老祖宗捧起来,也有很高的威望,她们两个都对你恨之入骨,定会对你出手,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蓝芜病情加重,阿尘心急如焚,他想要……”

    “想要我的雪灵珠是吗?”轻歌面色阴寒,冷笑,“他还是不死心?”

    焚缺欲言又止,“阿尘确实有这样的打算,可他还在挣扎之中,他愧对于你,不过,他寻到了古时的秘法,他有能力从你的心脏里拿掉雪灵珠,且不会有性命之忧。”

    轻歌一巴掌往桌上一拍,顿时,梨木桌上出现了无数条如蜘蛛网般的裂缝,而后,沿着这些裂缝爆开,无数木屑在长空之中飞扬。

    轻歌站了起来,双目冰冷,逼视焚缺,“焚缺,我以为你和那些畜生不一样,可你真让我失望,你连夜赶来夜府,深夜拜访,是不是想告诉我,让我把雪灵珠拿出来,给梅卿尘,救治蓝芜,让血族接受蓝芜,而且我还不会有性命危险,当真是皆大欢喜。”

    焚缺沉默。

    轻歌步步紧逼,“可你自己也说了,那是古时的秘法,谁能证明这种秘法能确保我的生命万无一失?就算如此,就算我的生命保住了,可雪灵珠已经扎根在我的心脏,就这样突兀拿掉,我下辈子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我的心脏还能和以前一样的完整吗?当初是梅卿尘他把雪灵珠塞进我心脏,如今风平浪静,他却要拿走我用生命换来的雪灵珠,你去问问他,问他何其残忍,问他把我当做什么?蓝芜是人,我夜轻歌也是人,不是狗娘养的!”

    怒不可遏,胸腔起伏加剧,那些深埋的心底的痛楚,被她血淋漓的给剥了出来。

    是的,当初梅卿尘料到了轻歌不会死。

    可,她会痛啊!

    那是怎样的一种痛,不再是比喻,而是确确实实的将心脏撕裂开,将一个远古的冰冷东西,硬生生的残忍塞进去。

    “轻歌,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多加小心。”焚缺复杂的道。

    轻歌嗤笑,“多加小心?焚缺,你和梅卿尘一样,深爱着蓝芜,想护着那个脆弱的姑娘,你说话时,是希望能打动我,我没有你们的蓝姑娘那么善良,可我就算杀再多人,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我不会滥杀无辜,我不会把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推卸给别人,若当初梅卿尘自己拿着雪灵珠于血族之人对战,我不仅不嫉妒,我还会为他喝彩,这才是真英雄,真男人,可你看看,他做了什么?”轻歌手指东方,双目充血。

    她心有悲戚,怒火不可休啊!

    这么多天,她只字不提此事,是因为,她一提,就会崩溃。

    她能千万战士之中取敌军首级,她也能苟延残喘杀人无形,可她受不了,曾经在乎的人,倒戈相向,恨不得她死。

    “轻歌……”

    “滚出去吧,告诉梅卿尘,终有一日,我要取他首级,我夜轻歌是睚眦必报的小人,梅卿尘他欠我的,我会拿回来。”轻歌冷冷的打断焚缺的话。

    如今看来,梅卿尘、焚缺并不知雪灵珠破碎之事,她也没必要刻意提及此事。

    焚缺叹了口气,道:“轻歌,听我一句良言,不要对上梅卿尘,他虽因蓝芜之事被血族赶了出去,但他在血族的身份,尊贵高洁,若死在你手中,血族定会不死不休。”

    “可现在血族于我已经不死不休了,不是吗?”兰无心、极北女王都在血族,有他们在,她与血族就势同水火,绝不可能一笑泯恩仇。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血族老祖宗的记忆有没有被许年生磨灭,清不清楚神兽火焰龙之事,毕竟,血族老祖宗太强大了,若是许年生连老祖宗的记忆都能抹除,只怕许年生的实力深不可测,放眼四星,能与之媲美的,屈指可数。

    焚缺哑然,他太息一声,翻窗离开。

    焚缺离开后,轻歌软若无骨的瘫坐在椅上,双手握拳,关节发白,手背上青筋疯狂跳动,像是经历过了生死,一直颤抖。

    许久,扶希开门,走了进来,看见轻歌如此狼狈模样和室内狼藉时,一怔,而后箭步飞速过来,握住轻歌的手,淡棕色的眸子锋锐的看向四处,杀气四溢,“姐姐,谁欺负你了,我要杀了他。”

    轻歌苦笑,她攥紧扶希的小手,卯足了劲,而后把脸埋在扶希肩窝,双肩不断抖动。

    许久,她抬起脸,一脸冷漠,恢复如初,“九界守护者的事,怎么样了?”

    “半炷香后就会降临风雨阁。”扶希见轻歌不提适才之事,扶希也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可是,他们真的会同意带你去妖域吗?”

    “或许吧。”

    轻歌的答案模棱两可,目光却是势在必得。

    夜色妖娆,一大一小在风月阁待了许久,中气十足的脚步声响起,无忧一步踏了进来,“九界守护者来了。”

    轻歌蓦地起身,牵着扶希走出了房间。

    院落里,小亭轩榭,鱼戏绿荷。

    那幽绿的火焰,在黑夜里燃烧。

    身着黑袍头戴斗篷之人,脚踩绿焰,背影如山。

    熟悉的身影,让轻歌心头一颤。

    轻歌吐出一口浊气,松开扶希的手,走上前,恭恭敬敬的道:“子言,又见面了。”

    那人缓慢的转过头来,斗篷深渊下,亦有一双翠绿之火,毛骨悚然。

    他沙哑的道:“姑娘,你又认错人了。”

    上一回,在四星以南,她也说他是熙子言。

    轻歌浅浅淡淡的笑,“那你就当我是认错了人吧。”

    他朝无忧、扶希二人看去,属于九界守护者的威仪施展了出来,压迫感直逼二人,“真是稀奇,四星大陆上竟然还有中级圣兽,甚至有一个的天赋惊人的占卜师,说吧,请九界守护者来此,有何贵干,若是无事,就告辞了。”

    没人知道,扶希、无忧就算合力请九界守护者,也是无能的,他会来此,只是因为此事与她有关!

    轻歌道:“请你来是因为,我要去妖域。”

    哪怕他不承认,她也不会相逼。

    但她清楚,他就是熙子言,那个为她打开城门的小英雄。

    正因为如此,她才确定,他绝对会带自己去妖域!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