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93章 屠杀军,回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次日,晨光熹微,屠杀军回来了!

    轻歌与俞长老前去相迎。

    她扶着伛偻着脊背拄着拐杖的俞长老,站在城门口,看着那一队无边无际的人马徐徐而来。

    李沧浪三位上将领队。

    轻歌恍惚,想,若这两万多军队,全都契约了高等魔兽,那么,就算与血族对战,她也不惧。

    沸腾的血,蠢蠢欲动。

    “小主人,我们回来了。”李沧浪双手抱拳。

    轻歌微微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恨意,道:“刘虎上将的尸体被安置在冰棺内,就等屠杀军的兄弟们回来,再火化。”

    闻言,几名上将都悲痛不已,好在,没有失控。

    他们上战场杀敌在外历练那么多年,多少个出生入死的兄弟在他们眼前死去……

    “今日午时,便火化,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如今这个季节,桃花灼灼怒放,就在城郊外的桃花林里火化吧,至于骨灰,如他所愿,撒入大海。”

    轻歌道:“前些时日,我已经跟当今圣上讨论过,会在桃花林里,建一所祠堂,极北之地里所牺牲的战士们,都有灵牌,借以慰藉他们的在天之灵。”

    “小主人——”一向耿直不阿的李沧浪,此刻有些哽咽。

    说起屠杀军,最让人重视的无非就是几名上将,其他战士的名字,百姓们都记不得,也是,小小士兵罢了,死也就死了。

    可夜轻歌,要把那几千人的名字,都烙在灵牌,摆放在祠堂,让人记住这些英雄。

    她已经做的够好了。

    午时,城郊外桃树林,萧如风与轻歌分别站在俞长老身体两侧,扶着这个老人,默然的看着不远处的木架。

    木架上,躺着一具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干尸,隐约可见是那个威武壮汉,屠杀军上将刘虎。

    轻歌身后,是剩下的三位上将和两万多屠杀军。

    李沧浪上将拿来火把,递给轻歌,轻歌点燃木架,大火纷然,吞噬了那具干尸,轻歌一手举着火把,一手虔诚的放在胸前,俯下上半身,深深的行了个弯腰礼。

    其他人,如是。

    轻歌咬紧牙关,攥紧了火把,掌心里骤然窜出了猩红火焰,将火把侵蚀,一无所有。

    若非冥千绝,若非梅卿尘,若非兰无心,若非血族!

    她英勇的战士们就不会死的如此凄惨!

    埋骨他乡!

    轻歌恨的咬牙切齿,那一瞬,积压在心底里的浓烈恨意,疯狂的爆发了出来,雷巢里的精神力,伴随着这股恨意,在长空之中绞杀,却见整座桃花林,桃花纷飞,所有桃树,光秃秃一片。

    众人,复杂的看着轻歌。

    萧如风郑重的拍了拍肩膀,道:“轻歌,你无需自责,错不在你。”

    “错不在我?”轻歌蓦地抬眸,“如风,我没怪自己,我问心无愧,我该做的我都做了,可我恨啊,恨我没有能力保护我父亲留下的旧部,保护这些舍生取义的将士!”

    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痛彻心扉!

    萧如风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而轻歌的一番话,让屠杀军的将士们热泪盈眶,他们在外出生入死,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家里没有婆娘,孤苦无依,唯有战友情。

    这些人就是如此耿直简单,真心待他们,他们定真心回之。

    李沧浪欣慰的道:“能跟着小主人,是屠杀军的福分。”

    当初夜惊风只在乎自己和北月皇的兄弟情,却忽视了北月皇会对屠杀军下手。

    夜轻歌是和夜惊风完全不一样的人,她对待屠杀军就跟护犊子一样,死了一个人她都会疯,都舍不得,都会千里追杀手刃仇敌。

    对于战士来说,能跟着这样的统领,着实三生有幸。

    傍晚,轻歌安顿好了屠杀军后,回到风雨阁。

    今晚是关键时刻,从下午开始,扶希就和无忧联手请来九界守护者。

    轻歌推开门,疲惫的走进卧室,一抬眸,就看见坐在自个儿床上的男人,男人一身黑衣,严丝密缝,手上戴着薄皮尊贵的墨丝手套,脑袋上罩着一面斗篷,斗篷之下,看不清面目。

    “焚缺。”轻歌皱眉。

    她与焚缺虽未有什么交情,但在雪女山下,焚缺却当着血族的面为她说过话,至少现在还算是有点好感。

    焚缺自床上跃了下来,抬起手将斗篷掀掉,扫了眼轻歌,笑道:“夜姑娘,我千里迢迢赶来,难道不来杯烫口的热茶。”

    “有话快说,没事就滚。”轻歌淡淡的道,她对血族的人,着实提不起来兴趣。

    焚缺:“……”这女人怎的越来越残暴了?

    干咳了声,焚缺道:“兰无心没死。”

    闻声,轻歌指间发凉,果然被她料到了,即便贯穿了兰无心的左心房,血族老祖宗还有办法把她救活。

    血族,果真是个神秘强大的组织。

    “兰无心的心与异于常人,长在右边。”焚缺道。

    轻歌咬碎一口银牙,千算万算,却是失策。

    轻歌一步走来,在桌前坐下,提起一个茶壶,随意的往焚缺那里一丢,“上好的西湖龙井,便宜你了。”

    焚缺:“……”她就是这样对待来客的吗?

    哪个喝茶是这样按壶喝的?

    焚缺咳了几声,而后视死如归的捧起茶壶仰头就喝,结果给一口吐出来了。

    这他娘的是隔夜茶!

    都馊掉了!

    焚缺嘴角眼角齐齐抽搐,面如菜色的看着轻歌,“你绝对是故意的。”

    “不好喝吗?”轻歌状若无辜。

    焚缺把茶壶丢了回去,“好不好喝,你喝了不就知道。”

    轻歌顺其自然的把茶壶放在桌上,“哦~我想起来了,是七天前的茶水,银澜那小妮子真是越来越会偷懒了,还不倒掉。”

    着实不是银澜偷懒,是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替换茶水这种事,忘了也就忘了。

    然而,焚缺听见这话,脸都黑了。

    他得知这姑娘登基为王了,火速赶来祝贺,她就给她招待一壶七天前的茶水?

    惨绝人寰啊!

    而且,她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在说,能给你喝就算好了,还挑三拣四的。

    焚缺表示欲哭无泪。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