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89章 我要去妖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要与你一同去妖域。”夜倾城固执的看着轻歌,道。

    轻歌沉下眸子,斩钉截铁,“不行。”

    “我能无弦弹琴了,可以护着你。”夜倾城倔强的轻咬红嫩的下嘴唇。

    “不行就是不行。”轻歌面无表情,“我带扶希、无忧前去,是因为扶希有七星瞳,能占卜到许多未知的凶险,而无忧更是强大的中级圣兽,就算去了妖域,也不至于被排挤,你虽能无弦弹琴,但技法还不够强大。”

    妖域过于危险,她绝不会带着夜倾城陷入险境。

    夜倾城无力的低下头,保持沉默。

    许久,房门被打开,无忧与扶希走了进来。

    “三天后子夜,九界守护者会降临北月国。”扶希脸色苍白,双瞳之中的七星齿轮逐渐褪去,道:“姐姐,至于能不能说通九界守护者,让我们去妖域,就靠你了。”

    轻歌点头,“这点把握,我有。我与一名实力不低的九界守护者有些交情。”

    无忧看着轻歌,嘴角眼角齐齐抽搐。

    他活了这么久,倒是不知,这天底下,竟然有人类能跟强大彪悍的九界守护者有交情,真是稀奇。

    “可雪灵珠破碎,那股强大的力量在你身体之中疯狂攒动,会不会爆裂掉你的筋脉血肉?”夜倾城担心的问。

    轻歌皱眉,精神世界里,轻歌问:“魇,我需要五天时间,你可否为我抑制住雪灵珠的爆发力量?”

    “能。”魇严肃的道:“不过只能五天,五天一过,你若不尽快把力量传输出去,这股强大的灵珠之力,会把你的身体骨骼碾碎成齑粉。”

    轻歌紧抿着唇,转头,看向夜倾城,道:“我的身体暂时没有问题。”

    “正好,两日后是四国王的仪式,你能举行完仪式再走。”释音道。

    轻歌赞同,她虽然担心姬月安危,但四大帝国的局面情势还是要稳住的。

    “……”

    牵着扶希的手,走出房间后,轻歌看见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夜羽、夜无痕二人,两天的时间,这位兄长削尖的下巴上,似是有了些胡渣,就连一向梳的整整齐齐的青丝,如今都蓬乱了起来。

    夜无痕的眼底,满是疲惫,他见轻歌走出来,连忙上前,拉住轻歌的手,焦急万分,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才道:“身体可好了?”

    “好了。”轻歌微笑,莞尔。

    “爷爷昏迷不醒。”

    夜羽皱着眉,担忧的道:“轻歌,你去看看爷爷吧,刘御医说是爷爷自己不愿醒来,你是爷爷的命,说不定你去了,他就愿意醒了。”

    “走吧,带我去见见爷爷。”轻歌脸色白了几分。

    她所有的初衷,都是为了夜青天。

    希望这位到了晚年的老人,能享天伦之乐。

    可,现实往往背道而驰。

    到了夜青天居住的檀木房里,夜家的另外两位长老和墨邪父亲墨云天守在床边,看见轻歌走来,几人竟是心领神会的走了出去。

    屋内,就只有爷孙两人。

    轻歌在床边坐下,颤巍巍的伸出手,抚摸着夜青天的脸。

    老人的皮肤,有了太多褶皱,一条条沟壑,是沧海桑田后岁月留下的痕迹。

    “爷爷,孙女不孝。”轻歌闭上眼,睫翼微颤。

    “我要去妖域了,我要去找姬月。”

    轻歌睁开眼,握住夜青天的手,眼神游离,“爷爷,你知道吗,我不是夜轻歌,我不是你亲孙女,我是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我是被人丢弃的孤儿……”

    轻歌微微张开嘴,咽喉生疼,像是被灌了火。

    一直慈祥温和躺在床上的老人,似是说了句什么。

    轻歌没听清,附耳过去,仔细听着,这才听清楚了断断续续的一句话。

    “呸呸呸,不吉利,歌儿怎么会是孤魂野鬼,歌儿是老夫的孙女。”

    灵魂,震悚。

    轻歌睁大眼,仿佛不想让泪水流出来,可她眸子里,干涸的不像话。

    许久,轻歌大笑。

    是啊,她是夜青天的孙女!

    有爷爷如此,此生何求?

    轻歌放下夜青天的手,郑重肃穆的站在床边,忽的虔诚的跪了下来,双手匍匐在地,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响头,每一声,都犹如洪钟大吕。

    三声之后,轻歌站了起来,额上青肿红紫,有一缕鲜血沿着眉心流了下来,她神圣的朝夜青天抱起双拳,拱手,道:“爷爷,三日之后孙女便出发去妖域,生与死,爷爷都要保重。”

    言罢,转身决然的离开。

    打开门,站在冷风里的夜无痕等人看见轻歌额上的伤,微怔。

    玩泥巴的扶希小跑过来,对着轻歌伸出手,轻歌顺其自然的牵住了他的手。

    “爷爷怎么样?”夜无痕问。

    “没有醒来的迹象。”轻歌摇头。

    夜无痕满是失望。

    轻歌带着扶希,朝风月阁走去。

    而后,夜无痕、夜羽二人走进了夜青天的房间,两人愣住。

    床上的老人,不知何时睁开了浑浊的双目,他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双眼之中没有任何的焦距。

    “爷爷,你醒了?”夜羽惊喜过头,跪在床边,握住夜青天的手。

    “别告诉歌儿。”夜青天道。

    “为什么?”夜羽不解。

    夜青天转过头,揉了揉夜羽脑袋,慈善的道:“歌儿现在有大事要处理,让她去罢。”

    此去妖域,生与死,难说。

    若是夜青天醒来后得知轻歌身体好了,结果去妖域又死了,只怕会一蹶不振。

    而这,是爷孙俩之间的默契。

    窗外,明月清寒。

    轻歌与扶希走在小亭轩榭内的阡陌道路上,扶希咧嘴一笑,粉嫩的小手一指,指向远处高墙,道:“姐姐,自你昏迷之后,那个人,偷偷的在这里站了好久。”

    轻歌抬眸顺着扶希的手指看去,高墙之上,一道身影,负手而立,风华绝代。

    也就是在这时,那人惊慌不已,脚掌朝墙上一点,飞掠离开。

    “咦,他怎么走了?”扶希摇晃着脑袋,疑惑不解。

    轻歌轻笑,玉指朝扶希额上猛地一弹,“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

    三言两语,二人已经走近风月阁。

    站在红漆门前,轻歌回头朝那高墙看去。

    荼白盛雪的袍子,忧郁成伤的眼眸,就连黑夜都会痴醉。

    如此之人,天底下,除却东陵国王,还能有谁有这般风采。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