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83章 只闻新人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殿堂上,安国侯像是一尊修罗,释放出无尽的死气,文武百官,皆不敢出声,一个个把头低着,气都不敢大喘。

    开玩笑,要知道他们的侯爷,一旦怒了,就连北凰也拦不住。

    而她与殷凉刹情同手足,殷凉刹被梁浮负了,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侯爷,西寻、南皇二国又被夺了几座城池,百国联盟的军队已经对北月的玄月关扎根,战火一触即发,今早有士兵快马加鞭的来北月城,说是玄月关失守了。”北凰道:“三日后,四国王仪式准时举行,再往后,你就要亲自上阵了。”

    “这是自然。”轻歌双手抱拳道:“仪式完毕后,我会立即前往西北,不将玄月关夺回,誓不回北月。”

    北凰一愣,而后道:“侯爷尽力就好,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看天。”

    “皇上可知,人定胜天?”轻歌背直如剑,笑意盈盈,朗声道。

    北凰诧然,旋即失笑。

    轻歌再次拱起双手,“既然事已成定居,臣就先告辞了。”

    言罢,转身时,轻歌面朝梁浮,道:“梁将军,夜府有只野狗长得与你很像,你要不要去看看。”

    众官员:“……”

    毒,太毒了。

    梁浮沉吟片刻,不动声色的道:“这倒是件稀奇事,去看看吧。”

    “请。”

    “请!”

    轻歌与梁浮、北鹰二人辞别北凰后离开了金銮殿,轻歌一走,那煞气极重让人窒息的气场终于消失,只是,金銮殿外却是传来了梁浮的惨叫声。

    殿外,轻歌眸色冷情,一拳拳如雨落下,打在梁浮身上,那坚硬的金丝盔甲,竟是被她一拳砸碎。

    北鹰冷漠的站在一旁,梁浮的士兵们看见自家将军挨揍,都想上前,然而,北鹰却是抬起手,制止了他们。

    她回头看了眼他们,道:“此次是你们将军该揍,谁也不准插手,帝国的侯爷,也是你们能够动的?”

    士兵面面相觑,一个个只能大眼瞪小眼。

    可见,北鹰在士兵心里,亦有很高的威望。

    因轻歌在外面打的火热,金銮殿的官员们都不敢出去。

    许久,轻歌自梁浮身上站了起来,梁浮被揍的鼻青脸肿,骨头好似都要裂开了。

    然后,她拍了拍衣袖,歉然的道:“哦,原来是梁将军,实在抱歉,看走眼了,我还以为是哪个不眨眼的刺客呢。”

    梁浮:“……”

    这借口敢不敢找的再随意点?

    北鹰过来,把梁浮扶了起来。

    “侯爷,气可消了?”梁浮道。

    男人刚毅俊美的脸庞上有两道狰狞如蝤蛴的鞭痕,曾经,他翻墙而入,从军临走前,想要拥抱一下心爱的姑娘,殷凉刹本想吓唬吓唬他甩过去了两鞭子,谁知男人还真的就不顾一切的挨下两鞭子,只为一个不切实际的拥抱。

    然而,当初再爱的轰轰烈烈海枯石烂,转瞬便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轻歌看着这两道疤痕,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骤然,她双眸如鹰隼般阴晦锋锐,红唇轻启,舌绽如莲,言辞犀利,铿锵有力,字字珠玑,“梁浮,我不怒你负了朝阳,你凯旋而归风风光光的回来,不去见她兑现当初的诺言我不怪你,我只是不能理解,你就当真急在这一时要皇上赐婚?你就非得一回来就要狠狠打她一巴掌,让她成为北月帝国的笑话?”

    是的,就像当初梅卿尘一样,他要走,轻歌不怪,她只恨雪女山下他把她推到风口浪尖。

    就譬如如今的梁浮,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北鹰,北鹰迟早会成为护国夫人,又何必如此之早?

    梁浮低下头,道:“既然我已负了,就不能还拖拖拉拉,把事情做绝一点,朝阳也会死心,她还年轻,她还有很好的未来,可我到底不是她的良人,如今,我身边有了鹰,别无所求。”

    轻歌冷笑。

    梁浮道:“朝阳是我的梦中"qing ren",可她太虚幻了,我的确是为了她去边境从军,一年多以来,我受尽了苦,从士兵到将军,美好的爱情都已经破碎了,这些时日,是鹰陪在我身边,百国联盟发动战争时,是她和我一同共度难关,一次次的生来死去,她从未放弃过我,我与她说了朝阳的事,一场大战后她决然离开,我才知道,我的心,全被她填满了,我不能没有她,我发疯似得找她……”

    兴许,是殷凉刹太骄傲了。

    兴许,当初梁浮许下诺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虚假。

    如果在梁浮从军前,她也给他一个承诺,他心便不会变。

    当然,如果而已。

    殷凉刹等了一年多,可实际说来,她并没有受到实际性的伤害。

    北鹰看着面色复杂冷漠的轻歌,道:“侯爷,原谅我的自私,你也看到了我的脸,丑陋不已,所有的人都把我当成垃圾,唯有梁浮,不介意我的容貌家世,与我坦诚相待。”

    气氛,沉默。

    许久,轻歌叹了口气,道:“你们都没错,朝阳也没错的。”

    “不,是梁浮负了朝阳公主。”北鹰坚定的道:“若是没有我的存在,兴许事情就不一样了。”

    言罢,北鹰从袖口拿出一把匕首来,她无情的挑断了胸腔前的一根肋骨,鲜血淋漓,皮开肉绽,血淋淋的肋骨落在大理石地上,北鹰把匕首递给梁浮,梁浮削断一截小拇指。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轻歌瞳孔骤然紧缩,梁浮的血,深红偏黑!

    梁浮把匕首丢在地上,道:“我没有实现当初的承诺,这便是我的惩罚,我无颜面对朝阳,希望侯爷能助她熬过这次的打击。”

    抱了抱拳,梁浮便搂着北鹰朝皇宫外走去。

    轻歌出神的看着地上的肋骨,半晌,她抬起手,招呼来一个婢女清扫。

    抬起步子,轻歌往外走去。

    回到夜府后,轻歌疲惫,躺在床上,房门打开,夜倾城走了进来,端来一碗安神汤,“累了吧,下午我跟着爷爷学了一道汤,你来尝尝看。”

    轻歌坐了起来,接过汤,喝。

    喝汤时,夜倾城在旁侧道:“梁浮回到国公府后,被梁国公揍了一顿,朝阳公主连夜进宫,请求与你一同赴战场,与百国联盟对战。”

    轻歌愣住,旋即把空碗放在旁侧桌上,苦笑。

    世间万事,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