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82章 赐国姓,一品夫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年多的时间,梁浮父亲德高望重的梁国公,甚至已经把朝阳公主当成了准儿媳,殷凉刹的火爆脾气也正合他心。

    而北月国上下,得知梁浮出息了,便时常跟殷凉刹打趣儿,说不久后公主就要变成将军夫人了。

    殷凉刹虽然佯怒嗔怒,笑意却是止不住的绽放。

    而现在,殷凉刹站在宫门前,美丽妖娆,似那忘川河边徐徐怒放的曼珠沙华,慵懒妩媚,她脸色苍白的过分,双唇干涩颤抖却殷红,瞳眸之中的希翼之光,似是被一盆冷水浇下,暗淡无色。

    殷凉刹想躲进暗无天日的地底,她只觉得,自己所穿的花哨衣裳,与鹰姑娘的素白对比起来,像个花花绿绿的小丑。

    “朝阳。”梁浮看着殷凉刹,欲言又止。

    时过境迁,人事已非,旧景色里,早已没了等候的人。

    一瞬之间,殷凉刹贵气逼人雍容自若的走了过来,朝梁浮优雅一笑,“梁将军旋而归,欢迎。”

    这一刻,似有什么破碎了。

    “朝阳公主,幸会。”鹰姑娘对殷凉刹拱起双手,肃然道。

    与其说鹰是个姑娘,倒不如说她像个实打实的军人。

    殷凉刹紧咬着下嘴唇,她瞪大眼看着鹰,突地怒斥一声,“你真丑。”

    鹰眸色不变,梁浮脸色却是大黑了起来,他走至前方,站在鹰的前面,正视殷凉刹,道:“凉刹,请不要侮辱我的未婚妻。”

    殷凉刹倔强的瞪着梁浮,“凉刹?你一介武夫,也敢直呼本宫的闺名吗?本宫怎不知这北月的法律法规,都等同虚设了?”她似是把所有的心碎都宣泄了出来,怒不可遏。

    梁浮沉下眸子,低下头,“是末将僭越了。”

    刹那,近在咫尺的距离,似乎遥远了起来。

    孰是孰非,谁又能说得清呢?

    殷凉刹冷笑,“进宫吧,皇上还在等着,不然皇上等会儿还要怪本宫。”

    “末将告辞。”

    梁浮作揖,而后带着鹰走进皇宫,威武的军队,分成两队,自殷凉刹身体的两侧进去。

    殷凉刹面朝北月城,背对着金色拱门和梁浮。

    轻歌幽幽的走至殷凉刹面前,殷凉刹微微低垂的脸扬了起来,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精致的妆容,花了。

    她不懂,为何当初为了抱她一下活生生挨了她两鞭子的人,功成名就之后,竟然如同陌路,当初前往边境前,为了见她一面与她深情告别,玩世不恭养尊处优的梁世子竟然翻墙而入……

    轻歌一言不发,上前,抱住殷凉刹,殷凉刹将脸埋在轻歌的肩窝,突地失声大哭,抽泣的声音不好听,却是让人心疼。

    轻歌身体紧绷,她闭上眼,颤然的抬起手,轻抚殷凉刹的后背。

    许久,有太监过来喊轻歌前去金銮殿。

    殷凉刹抬起脸,狼狈不已,眸子,却冰冷的可怕,“轻歌,你去吧,我一夜未睡,有些乏了,想回府休息。”

    轻歌沉默半晌,道:“可以伤心,可以崩溃,别做出自残伤害身体的事情来就行。”

    转身,便袖手离开,临走前,让几个宫女照看好殷凉刹。

    无非几个痛彻心扉而已,熬过去这段灰败时日便好,任谁谁都会崩溃,可只要身体还在,未来就依旧可以憧憬。

    殷凉刹行尸走肉般往前走,宫女上来想要搀扶,她却一把推开,跌跌撞撞的走回家。

    双眼,浑浊,毫无希望。

    *

    金銮殿。

    轻歌来时,北月文武百官都在。

    北凰头戴冠冕,身着龙袍,端坐在龙椅上。

    梁浮和鹰并肩而站在金玉台阶之下,百官分别依次排开,站在殿内通道的两侧。

    “梁将军,此次你保住了北月国土,胜利归来,可想要什么奖赏?只要不是朕的皇冠,美人珠宝,荣华富贵,任卿挑选。”北凰居高临下,睥睨着众人。

    梁浮双目如火灼烧,“皇上,臣唯有一求,恳求皇上赐婚。”

    提及婚事,众人想到的都是朝阳公主殷凉刹,毕竟,梁浮身旁的鹰,并没有什么女人的特征,那等沉稳之气,更像个男人,何况脸上还有一块狰狞的疤,丑陋不堪,谁也没想到,未来的大将军夫人,会是她。

    “赐婚?当然可以。”北凰也以为会是殷凉刹,便笑着按流程问,“只是不知梁将军看中了哪位姑娘。”

    梁浮与鹰十指相扣,而后将手举起,坚决的道:“皇上,鹰是孤儿,与臣在边境相遇,一见钟情,一同对抗敌人,希望皇上能赐她一个身份,赐婚于臣。”

    轻歌脚步顿住,站在大门外,愣了会儿,而后步步生莲,走了进来。

    北凰脸上的笑容僵住,文武百官如同见鬼,不可置信的看着梁浮。

    梁浮当初欢喜殷凉刹厚着脸皮穷追猛打之事撼动了整个帝都城,梁浮是梁国公唯一的儿子,他从军后,殷凉刹时常去国公府照顾梁家二老。

    一年,梁浮成为了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北月城里的人都以为有"qing ren"终成眷属,谁知会来唱这么一出呢?

    “梁卿,你可想清楚了。”北凰问。

    北月皇死后,大部分的皇子公主们怕惹到杀身之祸,都请求离开帝都,去边远的地方待着,他身边也就只剩下七王爷北岭海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公主朝阳。

    朝阳性格虽然火爆,但也豪爽,北凰也把她当成了至亲妹妹,这些时日,殷凉刹对梁浮的期盼他都看在了眼里。

    以殷凉刹的性子,定会叽叽喳喳的冲到金銮殿来,如今竟然消失了,只怕梁浮在见他这个皇帝之前,已经和殷凉刹有过照面了。

    梁浮眸色决然,拱起双手,道:“臣心如磐石,不可动摇。”

    “既然梁卿想要,那便依了。”北凰看了眼鹰,道:“鹰姑娘就赐国姓吧,北鹰。出嫁时,以丞相之女的身份进将军府,之后再进宫,封为一品浩命夫人,享至高荣耀和无尽富贵。”

    “谢主隆恩。”

    梁浮与北鹰一同跪了下来,俯首磕头。

    在北凰的示意下,两人重新站起。

    “将军府已打造完毕,今日即可入府。”北凰顿了顿,便道:“就叫做护国将军府吧,届时,北鹰便是护国夫人,可喜可贺。”

    北凰是公私分明的人,他不可能因为殷凉刹的事,就去为难梁浮。

    梁浮负朝阳是真,可梁将军保家卫国也不是假的。

    此刻,轻歌走至梁浮、北鹰二人身侧,站在安国侯的位置上,面罩冷霜,不动如山。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