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80章 他们该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轻歌,你竟敢骂本王有病!”万年冰山的北月冥怒道,他生来尊贵,万人景仰,何时受过这般侮辱。

    轻歌耸了耸肩,无奈道:“王爷,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月明夜深,淡淡清风撩起轻歌的青丝,遮住了半边布满紫红胎记的脸,刹那间,原本黯淡无光的容貌骤然变得绝艳了起来,犹如加工过后璀璨的钻石,耀眼夺目。

    一刹那,北月冥心魂颠倒,而当那三千青丝重新落在肩上,紫红胎记再度出现时,北月冥的眼中却又泛起了失望来。

    他不再与轻歌争论什么,转身上了黑金马车,夜色浓郁,心猿意马。

    夜雪站在门口,半边脸湮没在夜色之中,北月冥适才的所有神情,都落入了她的眼中,宽大袖子之中的双手紧紧攥起,夜雪望着轻歌的眼神宛如毒蛇一般,幽绿森然。

    她转身离开,轻歌也将萧如风和墨邪二人送上了马车。

    轻歌准备跨过门槛,耳畔却是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许久不见,妹妹的魅力越发大了。”

    轻歌转头望去,门口石柱前,身着月白袍子的男子靠着柱子而站,嘴角噙着一抹不咸不淡的笑容,鬓若刀裁,黑发黑瞳,魑魅魍魉般悄无声息,仿佛天生便与暗夜融为一体般。

    夜无痕!

    “夜无痕与夜水琴通奸……”

    轻歌忽的想起夜羽的话,看着夜无痕的瞳色不由深了几分。

    “夜黑风高,少主小心闪了腰。”轻歌淡淡道。

    夜无痕:“……”这什么鬼?

    夜无痕逐步靠近轻歌,距离轻歌一步之遥停下,他抬起手,宽厚的手掌自空中划过,像是卯足了劲,往轻歌脸上打一巴掌。

    轻歌不动声色,眉头也不皱一下,目光不变,安之若泰,处变不惊。

    掌风撩起轻歌额前的一抹碎发,夜无痕的手却是停在轻歌侧脸,将其耳前的一缕青丝,勾至耳后。

    夜无痕俯下身子,凑在轻歌耳边,热气喷洒在轻歌耳畔,“明日及笄礼上,我期待你的表现。”

    音落,残影过,轻歌抬眸,眼前之人早已不知去向。

    来无影,去无踪,动作快到极致,实力深不可测。

    轻歌望着皎洁的月色,漆黑的双瞳之中倒映出一轮冰蓝弦月,诡谲,深长。

    她虽然不知道夜无痕脑子里想什么或是有什么阴谋,但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日次。

    晨光熹微,东方泛起鱼肚白,一轮朝阳冉冉升起,圣洁的光泽洒落在茫茫大地,浩浩一色。

    自从轻歌来到四星大陆后,每日都有晨跑的习惯,汗水淋漓挥洒,突破自身极限,好不痛快。

    轻歌跑完步,沐浴过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此时,林尘正从外走来,手中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之上是几件整齐叠好的衣裳。

    林尘将托盘放在桌上,道:“三小姐,这是萧少主送来的衣裳,希望小姐今晚及笄礼时能穿上。”

    “有劳你了。”轻歌道。

    “三小姐,过段时间我准备离开这里,出去历练,兴许过个三五年才会回来。”林尘犹豫了会儿,道。

    “为什么?”轻歌不解,“及笄礼后,爷爷就会把你引荐给皇上,前程锦绣都已定好。”

    林尘勾唇,笑容清爽,“若大长老真把我引荐给皇上了,以我现在的实力,皇上肯定会派人保护我,而那些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囚笼,不如借此机会出去闯荡闯荡,就算输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至少我不后悔。”

    轻歌与之对视,良久,太息一声,“这事情你什么时候跟爷爷说?”

    “这几日我就会告诉大长老。”

    林尘道:“我手下有一个徒弟,虽然狡猾,但心地不坏,而且很是机敏,我走后,他也许能帮到小姐你。”

    “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的,你根本就不欠我什么。”

    轻歌走至桌前,手提茶壶,斟茶入杯,倒了一杯茶,端起,放在林尘手中,“这是墨兄拿来的雪叶茶,香甜润口,喝喝看。”

    林尘接过茶杯,趁着烫口之际,一口饮下,他闭着眼,感受茶香萦绕在咽喉之间。

    喝完茶后,林尘低着头,声音出自肺腑,“小姐,我的确没用欠你什么,只是我想对你好而已,小姐你心地善良,让人忍不住想对你好。”

    轻歌错愕,拿着茶杯的手指忍不住的颤抖,一股复杂之感油然而生,冰凉的冷意自脚底升起,涌入天灵盖,脑子之中一片空白,轻歌愣在桌前,不知所措。

    半晌,轻歌在旁边的梨木椅上坐下,双手放在手把上,她的双眼有些干涩,眼前的景象很是模糊,不明了。

    视线一点点的转移,落在林尘身上,轻歌的声音掺杂着沙哑的成分,“不,你错了,我不善良,我很恶毒。”

    杀人谈笑间,眼也不眨,无数生命灰飞烟灭,看似白皙的双手上,实则沾染了洗不净的鲜血。

    轻歌依稀记得,第一次杀人时,是她七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手拿着组织新研制出的无声枪,面对敌人,实在拿不出杀人的勇气。

    而在她徘徊犹豫的间隙,敌人手中的枪,打穿了她的膝盖,她痛苦的瞪大眼睛,惊惶的扣下扳机,枪响无声,子弹贯穿敌人的眉心……

    从此往后,她走上了一条孤勇的血路,末路无花,唯有荆棘伴她百死无生。

    “或许是属下错了吧……”

    林尘的声音,将轻歌的意识从记忆边缘拉回,“不过,就算小姐杀了再多的人,那我也只相信,那是他们该杀。”

    轻歌诧异的看着林尘,少年身材颀长挺拔,身着灰色老陈的袍子,稳如泰山,眉清目秀,削薄的唇紧紧抿着,远山般的眉头时常蹙着,像是有烦心事,别有一番韵味。

    林尘淡然的望着轻歌,乌黑如墨的眼瞳之中没有别的情愫,如小桥之下的溪水,平淡出奇,波澜不惊,却特别真实。

    就算你杀了再多的人,那也是他们该杀。

    这句话,到临死之际,轻歌也记忆犹新。

    林尘是怎么离开的轻歌不知道,但她知道,有生之年,又多了一个患难朋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