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76章 他们是……龙的传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还好吗?”花豹兽担心的看了眼轻歌,而后望向无忧,问道。

    这十来天,轻歌的付出她和一群高等魔兽都看在眼里,最后的一丝戒备防范,也在真诚之下,化为虚无。

    “不碍事。”

    无忧道:“她现在掌控的雪灵珠能力并不多,也不够强,擅自用雪灵珠之力来为你们清扫脏东西,心脏便会枯竭,让她好好睡一觉就可以了。”

    “现在竟然还有人类,愿意为卑微的魔兽着想。”花豹兽苦笑一声,讥诮的道。

    无忧垂眸,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他复杂的看着病床上休眠的轻歌,心思微动,似是想起了那日轻歌保护着低级魔兽的姿态。

    “她很善良。”

    旁侧,不知哪头魔兽这般说了句。

    闻言,夜倾城苦笑。

    一路走来,她听说过许多关于夜轻歌的传言,心狠手辣,残忍弑姐,无情杀害未婚夫北月冥……

    然,这些貌似与善良搭不上边。

    兴许,连轻歌自己都不敢想象,有朝一日,有那么一群人,誓死追从她,是因为她的善良。

    善良么?

    她杀过的人,可多呢。

    一连许多天,轻歌在冰床上休眠,魔兽们和林崇等人心甘情愿的守护在旁边,高等魔兽基本上不会感受饿,至于林崇这些人,习惯性的从空间袋里把干粮拿出来吃。

    这一等,便是一个月。

    然,昏死过去的轻歌,思绪摇摇晃晃,不知去了哪个时空。

    她像是做了一场梦,梦见了远古战场。

    金戈铁马,生死无常。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冷色调的镜头画面里,她望见勇猛的将军率领着圣兽,与敌人一战。

    可,无论轻歌怎么睁大眼去看,都看不清楚敌军究竟是谁。

    千军万马之中,她看见了身着墨袍的凤栖尊后,她站在马背上,身姿绰约,绝代风华,操控着拥有治愈、攻击两种属性并存的玉石,一念动,我方人马身上的伤口竟是全部愈合,恢复如初。

    轻歌心痒如麻,她想要看清楚凤栖的脸。

    喊杀声响起,凤栖尊后回眸一笑,朝轻歌看去,轻歌极力的想要看清楚那绝伦的音容笑貌,可凤栖尊后精致的脸庞,仿佛罩上了一层纱,轻歌只是隐约看见了一个美艳幽然的轮廓罢。

    轻歌伸出手,颤然的抚摸那张脸,她的身体却是骤然下降,两方人马,朝她碾压而去。

    刹那间,地底世界里,冰床上,某一天,某一刹,轻歌猛地将双眼打开,对上一张张英俊妖孽,美丽妩媚的脸,险些窒息。

    “你醒了?”无忧问。

    花豹兽坐在床沿,握起粉拳,为轻歌捶腿,“想吃什么吗?人肉还是兽肉?”

    “姐姐。”扶希眯起眼睛笑,喜逐颜开。

    “老大……”

    林崇等人泪眼汪汪的看着轻歌,天知道这一个月,与这一群高等魔兽待在一起,是何等的折磨?

    何况还有一头虎视眈眈的中级圣兽,若不是他们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来守护自家老大,只怕无忧早就扑上去生小孩了。

    不过,他们可是龙的传人,就算是与魔共舞,也不能自乱阵脚。

    远处,夜倾城盘腿而坐,怀里抱着伏羲琴,看见被人和魔兽簇拥的轻歌,欣慰一笑,眼底却是划过一道落寞之色。

    轻歌自冰床上站了起来,冷淡的问,“我睡多久了?”

    “一个月。”无忧道。

    糟了!

    轻歌蓦地自冰床上一跃而起。

    她在鬼渊山脉足足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只怕北凰那群人,以为她有什么危险,何况,她躲在这凤栖宫里,在地底,他们也找不到。

    轻歌连忙督促高等魔兽们和刑天战队的成员契约,一道道银色光柱拔地而起,古老符文出现,所有成员,全都契约了一头高等魔兽,只要他们自身实力提高,即便人数不多,也能踏出万马奔腾磅礴浩荡的气势。

    未来,看似很美好。

    *

    轻歌去往鬼渊山脉的第二十天,北凰等四大帝国的王都汇聚在清凉殿里,严肃的讨论此事。

    “东陵王,已经这么久了,侯爷没有任何消息,就连派出去的士兵,也都杳无音讯。”北凰紧皱着眉,道,据他所知,夜倾城也跟着轻歌一同进了鬼渊山脉。

    “我亲自去看看。”东陵鳕蓦地站了起来,焦急的就要往外走。

    就在此时,清凉殿的殿门,被人一脚踹开,夜青天怒红了眼,站在殿门口,道:“已经二十天了,轻歌还是没有音讯吗?”

    “大长老,朕会和东陵国王一同深入鬼渊山脉。”北凰道。

    夜青天冷哼一声,甩了甩袖就走,“不必了,无痕已经集合了夜家精英,现在就赶往鬼渊山脉。”

    “大长老,鬼渊山脉太危险了。”

    北凰话尚未说完,便戛然而止,迎接着他的便是重重的关门声。

    “侯爷生死未卜……”顿了顿,东陵鳕道:“不论是死是活,你立即把消息传下去,说是安国侯为了百姓子民的安全,深入鬼渊山脉与高级魔兽搏斗,奄奄一息,甚至可能死了,这样的话,不论侯爷最后是死是活,至少百姓们的心里,都有她这么个侯爷。”

    北凰点头,见东陵鳕起身,袖手离开,便问,“东陵王这是要……”

    东陵鳕站定,回眸一看,道:“她身陷危难,我做不到袖手旁观。”

    北凰怔愣,而后一笑,一跃而起,站在东陵鳕身边,“一同去吧,毕竟是朕的安国侯。”

    东陵鳕诧异。

    “慢着。”沐七蓦地站了起来,“两位,安国侯与孤王也有些交情,这种事,可不能把孤王落下。”

    见此,辛阴司黑着脸站了起来,三大帝国的王都去了,他当然不能坐着吃白饭。

    只是,出动再多的力量,轻歌一行人就好似凭空蒸发了一般,无影无踪。

    而北月帝都城里的子民,都对轻歌改观了,再也没人说这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反而敬重她。

    甚至到了夜晚,还会有年迈的老人,背着熟睡的婴儿,在树墩下烧纸钱,祭奠安国侯英勇的亡魂……

    不知有多少人,盼望她一路走好。

    若是轻歌看到这些百姓悲痛的模样,只怕都不好意思出来说自己还活着打断他们伤痛欲绝的情绪。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