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9章 忘记吃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这几日越来越安静,几乎都不会出来,轻歌还有些想猫狐状态毛茸茸的姬月;她还有些疑惑为何能吞噬血魔花,姬月只解释说她体内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阴差阳错,就把血魔花吞噬了。

    若是那些想吞噬血魔花又无果的王者至尊听见这话,恐怕要气个半死。

    风月阁的院子内,百花飘香,夜菁菁坐在秋千上捧着草莓酥吃,轻歌盘腿坐在青石板上修炼,方圆百里的灵气全部朝此处疯狂涌来,铺天盖地,窜入轻歌的万千毛孔之中,汇聚在燃烧着紫红火焰的丹田上,而后灌入筋脉,充实,胀痛。

    忽的——

    轻歌敛起灵气,蓦地起身,目光犀利的看向院墙之上,“谁?”

    一个脑袋晃悠悠的探出,墨邪趴在院墙上,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子,“轻歌,我来给你送桃花酿,可香了。”

    院门打开,走进的却是萧如风,萧如风一袭素衣,洵洵儒雅,气质温和,他嗔了眼痞子似得墨邪,朝轻歌笑了笑,道:“我说走正门,墨兄硬要说正门关着冒昧打扰不好,就一意孤行的爬墙去了。”

    轻歌:“……”

    冒昧打扰不好,那爬人院墙就很有君子之风了?

    墨邪从墙上一跃而下,夜菁菁看见墨邪,双眼一亮,一路小跑过来,抱着墨邪的腿,奶声奶气的说:“墨哥哥,我的零食呢。”

    “啊呀,忘带了。”墨邪干笑着饶了饶后脑勺。

    夜菁菁撇着嘴,委屈的望着墨邪,那模样,可爱的很。

    墨邪大笑,从袖子里拿出一包东西放在夜菁菁怀里,笑道:“菁菁的话,我怎么敢不听,要是不带这些零食来,恐怕日后我都不敢进这风月阁的门了。”夜菁菁喜出望外的接过这包东西,打开之后看到许多香味四溢的点心。

    轻歌莞尔一笑,“不如进去喝杯茶?”

    “不了。”

    墨邪直接盘腿坐在草地上,指了指苍穹,道:“看看这天气,万里晴空没有雷电也没有风雨,没有比坐在院子喝酒更痛快的事情了,你们快坐,这桃花酿我可是不轻易送人的,你们能喝上是三生有幸。”

    轻歌与萧如风走上前,在草地上坐下。

    墨邪跟变戏法似得掏出几个酒杯,捧起酒坛子,斟酒入杯;墨邪将酒坛放下,执起杯子,一口饮下,“咱三儿都不是外人,我就不客气,先干为敬了。”

    轻歌浅酌了一口,不愧是墨邪埋的桃花酿,够香,够烈!

    在现代时,没出任务的时候她通常喜欢一个人呆在公寓,喝着上级打赏的美酒,时常喝醉睡个三五天也没人知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倒是练出了无量的酒量。

    轻歌一杯接着一杯喝,耳根微红,双眼迷离,只有些许的醉意,头脑反而比以往还要清醒。

    “轻歌果然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萧如风称赞道:“墨兄的桃花酿,我最多只敢喝三杯,也都是浅酌,哪敢跟轻歌这样痛饮。”

    “萧兄这话就不对了,茶才得细细品尝,喝酒就没那么多讲究,只求一个痛快。”墨邪笑道。

    “轻歌,明日的及笄礼,你一定要戴上我送的翡翠簪。”墨邪看向轻歌,道。

    轻歌面容含笑,颇为傲娇,“我不戴,你咬我?”

    “别以为你长得丑我就不敢咬你。”

    墨邪怒了,觉得被挑衅了,立即朝轻歌扑去,作势要咬人。

    几番言笑,环住长空,嘻嘻哈哈又是一日,而这一日,轻歌过得自在,活的轻松,没那么多心机阴谋,没那么多杀意又浓浓。

    萧如风起先不敢喝,后来见轻歌二人喝得痛快,一咬牙,也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转眼就醉得不省人事。

    就喝完了,已是夜晚,轻歌起身将醉醺醺的两人送出夜家。

    三人在路上不顾旁人的视线也不顾形象的打打闹闹,讲着世上最庸俗的笑话,喝着人世间最烈的酒。

    “轻歌,我跟你说,日后你身边有我在,就不再会是一个人了。”墨邪一把勾住轻歌的脖子,道。

    轻歌无辜的看着墨邪,“难不成会是一条狗吗?”

    墨邪:“……”

    一向最稳重的萧如风如今哈哈大笑。

    “轻歌,你年纪不小了,得照顾照顾自个儿胸的感受,这么小,日后我和你成亲了,委屈的可是我。”墨邪道,手还在空中抓了抓。

    “想要大的,你躲在茅厕摸自己屁股难道不更好?”轻歌翻了翻白眼。

    墨邪:“……”

    虚无空间内正在修炼最后一点灵气晶核的姬月听到这话,立即炸毛了,将墨邪的八辈祖宗骂了又骂。

    ·

    墨邪打了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日了狗了,怎么感觉有人在骂我?”

    轻歌大笑。

    对酒当歌的夜,最是年少,最是少年,美了又美,醉了又醉。

    当轻歌等人走至门口时,正恰巧遇见夜雪送北月冥出去,气氛突然很默契的尴尬了起来,墨邪不再打闹,萧如风虽然还站不稳,脸色却也凝重。

    “丑人多作怪。”北月冥冷冷的扫了眼轻歌。

    轻歌不恼,浅笑,轻瞥了眼北月冥与夜雪十字相扣的手,又看了看在夜明珠的光辉下绿油油的青草,意味深长的道:“春暖花开,又是一个可以发情的季节~”

    北月冥轻蔑的望着轻歌,这女人一定是还对他痴心妄想。

    不知怎的,有这个认知后,北月冥内心深处竟是涌出几分欣喜。

    “夜轻歌,你无非就是想做本王的女人。”

    北月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本王可以受些委屈,封你做个侧妃。”

    噗——

    轻歌只觉得若是此时自己喝着茶水,铁定会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小王爷,你今天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吃药了?”轻歌一本正经的问。

    站在北月冥身边的夜雪,愤恨的望着轻歌,轻歌熟视无睹。

    北月冥皱了皱眉,吃药?

    夜轻歌这是关心他?

    而晓得实情的墨邪,借着酒劲正哈哈大笑,望着笑得放肆的墨邪,聪明如北月冥,当即就反应了过来。

    夜轻歌问他是不是忘记吃药的潜台词就是说他有病!

    毕竟,有病之人才要吃药。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