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769章一舞盛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被高等魔兽选中为契约者的林崇五人,在一阵心惊肉跳后便与五头魔兽形成平等契约,五道水银色的光柱拔地而起,在深郁的夜色里炸开了花儿,一轮弦月徐徐浮现,午夜的黑,古老的气息在鬼渊山脉里蔓延弥漫开来。

    包括林崇在内的五个男人,在刑天战队其他成员的欣羡之下,自银色光柱之中悬浮起,落叶缤纷,景致萧条,似是重回了远古战场,沙漠的风,冬日的雪。

    林崇张开嘴,吐出精血,镶嵌在妖娆美人的眉心,震颤山河的灵魂之音响起,一人一兽两道灵魂,形成了难以言喻的羁绊。

    以汝之血,换我之魂,至此,并肩而战,死生不离——

    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在众人沉寂的脑海里响起,精神一震。

    契约光圈在地上形成,复杂晦涩的符文缓慢流动着,一条条笔直的线交织出古希腊的阵法。

    许久,五只魔兽钻入了男人们的眉宇之间,寄宿在他们的身体之中,光华消失,五人落在地上,像是新生了一般,气势凛然,满面春光。

    林崇领口的青鬃麒麟爬了出来,露出一个脑袋,一双眼睛涌满水雾,可怜兮兮的。

    似是知道自家主人契约了别的魔兽,青鬃麒麟觉得自己将要被人抛弃。

    林崇爽朗的笑了笑,而后抬起宽厚的手掌,揉了揉青鬃麒麟的脑袋,青鬃麒麟悬挂于空的一颗心,这才放下。

    望着眼前这一幕,轻歌点了点头。

    虽然过程有些坎坷,但好在一切如她所想,计划和发展并未脱轨。

    然——

    在轻歌把五只魔兽体内的黑暗元素尽数铲除时,这片大陆,某个无边黑暗的地方,一道王者般的身影,孤寂的坐在金色的椅子上,俊美白皙的脸,微闭的双眸,五官精致,轮廓完美,似上帝手中最完美的工艺品,没有任何瑕疵。

    终于,他将一双眼睁开来,幽绿的眸,犹如毒蝎般透过漆黑的空间紧盯着一幕画面,暗绿的眸光流转间,他仿佛看见某片山脉,白发少女驭雪灵珠之力,治愈世间所有邪恶。

    男人冷漠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表情,笑容溢满了整张脸,却并未蔓延至眼底。

    殷红如血,削薄的唇轻启,男人浅笑,“小家伙,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别让我失望,不然,你会死的。”

    “……”

    风声呜咽,如泣如诉。

    似有伶俜的女子,在江头唱着天地绵绵,曲终人散,谁也不知茶凉几许。

    时至深夜。

    鬼渊山脉。

    魔兽体内的黑暗元素太多,太浓郁,用雪灵珠治愈,不仅会消耗轻歌大量的精神之力,还会损耗轻歌的心脉,毕竟,雪灵珠安置在轻歌心脏处。

    也正因为如此,轻歌才能在短时间内掌控一部分的雪灵珠力量。

    一天消除六头魔兽,基本上是她的极限了。

    故此,晚上轻歌并未再往深处走,而是在林子里架起篝火御寒,吃着空间袋里储存的干粮,以无忧为首的高等魔兽们,在外围守夜。

    “倾城,来一曲吧。”

    轻歌捧着坛子痛喝断肠酒,醉眼朦胧,侧着脑袋笑望着夜倾城,露出雪白的贝齿。

    夜倾城盘腿坐在不远处,闻声,她看了眼轻歌,而后把旁侧的琴抱了起来,支在腿上,纤细白嫩的手指,挑拨着无弦琴骨。

    铮铮然的琴声恰似天上来,如万丈泉水沿着瀑布流下,凄凄惨惨戚戚,低沉悦耳之声,像是无家可归的野鬼对着长天哀嚎,似用骨髓酿成酒,来一场不问前程后路的醉。

    迷茫的人,迷失在万千条路里。

    谁也找不到归宿。

    骤然,整个鬼渊山脉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

    刑天战队的成员,一个个魁梧的男人们,此刻竟是热泪盈眶,似是想起了不为人知的故事们,似是怀念家中亲人,他们撇过头,瞪大眼,倔强的看着白月,牛饮浓烈的酒水,烈火般烧过咽喉腹部,不知愁滋味。

    就连魔兽们,也都惆怅不已。

    无忧站在不远处,骚包的红裤衩成了夜色里最华丽的风景线,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笑,仔细看去,无非是万年的寂寞得不到永恒而已。

    “女人,给我酒。”扶希站在轻歌面前,伸出手,一本正经的道。

    轻歌怔愣许久,哈哈大笑,而后从虚无之境里将一坛断肠酒拿出来,递给扶希,扶希捧着酒就喝,大部分却是倒在了他的脸上,将那清秀稚嫩的眉目,洗涮至白璧无瑕。

    轻歌斜躺在草地上,手肘撑在地上,玉指托着脑袋,干净的白发如水藻般洒落在地,绝色的脸,眉心处,一抹蓝焰妖娆潋滟。

    女子的另一只手,拿着酒坛,时不时的喝上一口。

    她听着伏羲琴声,想起了种种过往,那都是她的血烈曾经。

    忽的,轻歌用灵气支撑着自己笔直的站了起来,她将插在地上的明王刀拔了出来,跃进旁边的湖中。

    湖边杨柳依依,波光粼粼,岸的后边,崇山峻岭湮没在妖娆的夜色里。

    众人惊讶的看着转了几圈波纹的湖面,虽知轻歌不至于死在这湖里,但到底是危险重重的鬼渊山脉,说不担心是假的。

    夜倾城身体僵住,瞪着湖面,清冷的眼里满是浓浓的担心。

    哗啦——

    一道曼妙的身影冲出水面,那人踏水无痕,脚步翩跹,手执墨色的刀,在湖面一舞。

    夜倾城笑了。

    琴声高昂起来,四面楚歌,步步紧逼,生死存亡,千钧一发。

    湖上一舞的女子白发如雪,跃至空中,双腿笔直,而后并拢,手中的刀蓄势待发,凭空一刺,似有千军万马,葬于湖中。

    那凛然的杀气,风华绝代的身影,堪称千古绝唱。

    夜倾城手指快速挑拨,只见一道道虚影自琴骨上划过,琴声越来越快,如痴如醉。

    渺渺之音下,众人看着一舞倾城的那道身影,刀气如虹,重重叠叠,速度极快,似是国破家亡的悲愤,苟延残喘的无力。

    许久,夜倾城的琴声幽然如风,似是春景盎然,万物生机,国泰民安。

    而湖上的身影,舞刀的姿态也逐渐慢了下来。

    夜倾城坐在菩提树下,痴望着远处的身影,红唇微启时,琴声呢喃,“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琴声一曲相送,蒹葭一舞盛世。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